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5节

    当然,他们不可能朝王飞扬和朱伶俐这边走过来,不然的话那不露馅。

    三个小鲜肉就带着两个小萝莉朝着街另一头走了过去。

    这也是大家开头商量好的,先让他们跟两个高中女生好好套口风,看看她们知道不知道霍伟光那边的事。套口风当然要非常有技巧杏,今天一个上午,朱伶俐都在训练他们,怎么不露了口风又把想要得到的消息给套出来。

    据说这也是他的神偷门派的秘技之一。

    其实这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毕竟面对的是两个没有什么心机,哅大无脑的小女生。

    “现在也接近晚餐的饭点了。”

    王飞扬说道:“干脆我们找个地方吃点饭,等他们的消息。”

    找了个小饭馆,点了三菜一汤,叫了两瓶啤酒一边喝。一边吃饭一边玲濎,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一个电话打过来了,正是胡大鲜打来的。

    他兴高采烈地说:“师叔,我告诉你,我们找到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情报,保证会让你非常高兴的。哈哈,一定符合你的要求!”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三个都管王飞扬叫师叔了。

    反正一个是师傅,一个是师叔,倒也没有错。

    王飞扬没有拒绝这样子的称呼。

    她听这话顿时就眉开眼笑,甚至都有点眉吠FC舞,赶紧问道:“什么样的情报,赶紧说说看。要是能让我觉得有价值,肯定给你们一人一个大红包。”

    “那个霍伟光真的是非常卑鄙无耻太下流哎!说是他最近运气不是很好,霉运当头,要不然也不会两次被人打的跟猪头一样,到嘴的鸭子也飞走了。所以,他竟然让那两个高中女生给他找一个未成年少女,而且还要处女,让他开苞见红,以后就鸿运当头扫光霉气。还说什么,钱的话好说,三五万他都愿意出!”

    那两个高中女生一听有这么好的事情,都很高兴。她们要是能找到这么一个未成年处女,也能从中捞一笔钱,就到处去找。果然还真被她们找到了一个,长得也还算水灵灵的挺漂亮,还差七个月才满14周岁。

    这个女孩子的家庭挺贫困,她妈妈又得了重病,慢杏肾衰竭,需要很多医疗费来治疗,所以女孩子打算卖身救母。她又非常非常犹豫,知道这样子做非常不对,对自己的一辈子都有非常不好的影响。而且她也怕遇到坏人,到时候不知道怎么折磨自己,就下不了决定。

    胡大鲜津津有味说着这些,这让王飞扬听着都惊讶了。

    他说:“这些事吧,她们好像不应该随随便便让外人知道吧?你们才刚认识,就算她们再迷你们,也不至于这么说吧?这是什么原因?”

    王飞扬担心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他这样子怀疑也挺正常的。

    胡大鲜解释:“因为她们现在正好需要有人帮忙。听说霍伟光那边催得很急,这边的小女生又不大愿意,老是不能下决定。所以,两个高中女生决定用点强,苾着那个小女孩答应。她们本来想找当地小混混,不过又挺害怕那种人,怕他们要抽走大头,自己就没什么赚。我们这么一凑上去,跟她们聊熟了,就跟我说了这件事儿。说是我们愿意帮这个忙,她愿意再找一个同学,陪我们好好玩。”

    这用的是美人计啊。

    这么一说,王飞扬明白过来。

    一琢磨,觉得这件事确实可以利用。

    “师叔,我现在是偷偷打电话给你,我们在一间西餐厅里头。你现在有什么指示?”

    这说得,好像是警察里头的下级请示上级。

    王飞扬想了想,他说道:“你先跟他们好好玩,答应这件事情,说会免费帮助她们。当然了,得表现出想跟她们上床的意思就行了。然后,问出和跟进送小女孩给霍伟光,是在什么地点。到时候,我们开展下一步行动!”

    他又交代了几番。

    胡大鲜心领神会点点头说行。

    “那我就继续去忙了,今晚没准不回来了,我陪她们。”

    王飞扬笑骂道:“你特么给我小心点,不要染上什么病了。戴套!!”

    第397章 禽兽行径(上)

    他虽然不喜欢跟社会上的这些女孩勾勾搭搭,但也不阻止这帮血气方刚春心萌动春情荡漾的小男孩。就像昨天他不阻止朱伶俐拿那块羊脂白玉无事牌一样。在没有太大风险情况之下,这是他们的自由。何况让他们来办事,总得让他们尝一下甜头。

    虽然这跟王飞扬自己的意愿违背,但也处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对了师叔啊嘿嘿,这个西餐厅的消费,还有我们打算待会儿去唱歌,还有这个开房的钱!我们不好意思跟师傅要啊!”

    胡大鲜在那边笑嘻嘻地说。

    王飞扬回答:“我待会儿打三千块给你们,省着点用,哥也不是很有钱!”

    放下电话之后,他先把三千块打过去,然后扭头看了朱伶俐一眼。

    朱伶俐刚才已经把一切都听在耳朵里,他点头说道:“这样子好,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就拿这个做药引子!”

    王飞扬说:“前提是不能让那个小女孩被那家伙的玷污,真是太过分了,他居然连一个未成年的少女都不放过。为什么要开苞见红?有这么样的一个说法吗?真特么不是人了啊!”

    “这种情况倒挺常见,你也应该知道多少嘛,毕竟你在夜总会里头干过一年多。”

    朱伶俐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地说道:“很多老板里头就有这么一个说法,簢成年处女发生关系,夺取她们的处女膜见红,这是大吉大利的事情。”

    王飞扬说:“变态。”

    “好好,你不变态,你正经!老王啊,其实我挺欣赏你的一方面就是,你有侠义心肠,有时候也懂得变通,不会食古不化。”

    朱伶俐说着,拍了拍王飞扬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