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9节

    王飞扬没要,说了四个字:“受之有愧。”

    女人也没勉强,只是问道:“那你今晚住哪?”

    “还可以跟朋友一起住的,这没事,反正明天上午就走。”王飞扬坦然笑道。

    萧采袅深深看了他一眼,自此没有淤多说话。吃完饭后,也是寒暄几句就告别了。看着她开着车子载小强离去,王飞扬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他听得出来,自吃饭以来,采姐的语气清淡了不少;他也看得出来,她对他不再抱太多的姐弟之情。

    本来就是不小心认的,感情不深厚。虽说他救过她母子俩一命,但她也出手挽救了他的牢狱之灾,而且更算是救了嫂子一把,避免她永沉苦海。虽然这跟两条杏命比起来,看着像是差了太远,但她似乎觉得差不多了,而对王飞扬而言

    则是太够了太够了。

    哪怕他必须坐牢,只要嫂子安全无事,他都觉得这恩够报了。

    他也看得出来,萧采袅不是寡恩之人,本不至于救了他和嫂子一回,就觉得恩情抵消,变得冷淡。实在是他的作为让她无法接受,居然强暴一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嫂子!如不是因为他救过她,没准她还会狠狠惩罚他。

    她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容易。

    王飞扬也心存感激了,并不在意她是否对自己冷淡,也觉得这无可厚非。只是想到这可能早夭的干姐弟之情,有点遗憾。

    遗憾的不是她的强大背景,而是一份真情。

    也罢,缘来在心,缘去随意,不挂碍,不患得患失。

    这一晚王飞扬住的自然又是宾馆,不过不是上次的商务宾馆了,换成了天河客运站旁边你的一个小旅馆。住一晚,才六十多块钱。虽然赚了点钱,但不多,能省就省。第二天上午,他就进了客运站,不过不是走人,而是接人。

    还在拘留所的时候,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人身自由,手机什么的都拿回来了。只不过因为释放书还没下来,所以还呆在里头。既然拿到了手机,他自然打了几个电话,其中有打给老板娘,说过两天保证回去的;也有打给杨柳,大致问了她的情况的

    另外,还打了个电话给另一个人。

    现在,他罍饔的就是这个人。

    第392章 相见欢

    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车子应该到了呀,王飞扬朝着出站口一个劲儿地看。

    咦?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忽然间,肩膀上被拍了一下。

    王飞扬扭头一看,就咧嘴笑了,抬手就冲着对方哅膛来了一拳。

    “老朱!”

    面前站着一个瘦家伙,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约莫是三十上下。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二十上下的小伙子,有些儿吊儿郎当。正是梅州第一神偷朱伶俐,带着他仨徒弟。这四个小主在帮王飞扬对付了杜豪之后,跑厦门躲风头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梅州。

    王飞扬就打了他一个电话,问他来不来广州玩玩,还大致说了自己的事。

    朱伶俐当即决定,带着徒弟们来广州,反正在厦门也待腻了。

    这会儿,王飞扬带着他们离开了客运站,先带去小旅馆开房,安顿下来。

    他问了一句:“这种地方,你们住得惯不?”

    朱伶俐一个徒弟笑嘻嘻地问答:“我们的师父很厉害的,在厦门,他带我们住过五星级宾馆,也住过海边帐篷、八人间的青年旅社和免费的桥洞跟烂尾楼。师父说了,做我们这一行的,要能住得天庭,也能睡得地狱,那才叫厉害!”

    “不错不错,小子有前途!以后能够完全传承我衣钵的人就是你了。”

    朱伶俐笑嘻嘻地拍了拍这家伙的肩膀。

    他看向王飞扬:“哥们,在广州遇到事了?说来听听,到底是啥事,谁敢跟你对着干?昨天,电话里也说不大清楚。”

    王飞扬看了看他的三个徒弟,朱伶俐立刻会意,挥挥手说:“你们先回自己的房间去,我跟老王好好聊聊。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间,再找你们,今天中午好好吃一顿!去吃小龙虾大闸蟹,师父请客,老王买单!”

    “好哎!”

    三个小混子笑嘻嘻地出去了,王飞扬就把在广州发生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当然,有些没必要说的也不会去说,重点就是的让朱伶俐明白

    有一个叫做霍伟光的家伙,非常严重地得罪了他,差点把他送进监狱!而且,还差点欺负了他的嫂子,差点把她给虽然把对方暴打了两顿,但还是难解心头之恨,不狠狠把对方折腾个半死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个人。

    “我不单单咽不下这口气,想报仇,而且也要让这个家伙以后没办法再玩弄女杏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身败名裂,把他打落尘埃!”

    王飞扬说着,脸上透着一股茵森之气。

    他接着说道:“霍伟光这家伙玩弄女杏,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但他还是安然无恙地做着自己的大学教授培训讲师。为什么?他后台硬,没人敢对付他,哪怕那些被他欺负过又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都只能忍气吞声。话说回来,他也长得人模狗样的,确实挺吸引女人的主意,这也是他玩弄女杏却一直没事的原因之一。不过,我已经想到了一些办法可以把他往死里整,只不过需要你的协助。”

    稍微一顿,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

    “一张桌子断了一条腿,它就摆不稳了!”

    朱伶俐嘿嘿一笑:“我像明白你的意思了行,照你说的来行事!妈蛋,这家伙敢得罪我的兄弟,那就是得罪我!敢得罪我兄弟的女人,那就是得罪我的咦,不对我是不是就要说错什么了?我的意思是那就是得罪我!”

    王飞扬瞪了他一眼:“那是我嫂子,不是我女人!”

    朱伶俐冲着他眨眨眼睛:“你刚才说的那些事,虽然掩盖了一些关键点,但哥听得出来,你八成把你嫂子变成你的女人了,所以哈哈哈!不说这不说这,你别瞪着我了不就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睡不过嫂子嘛!哎呀,我不说了,别打人!!”

    这家伙喊了起来。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确定了一些行动方案,看看时间到了中午,就招呼了他的那三个徒弟,一起去吃饭。果然是去吃小龙虾大闸蟹,一个个吃得不亦乐乎。低度白酒九江双蒸酒,一人一瓶跟喝啤酒似的对着瓶子吹,五个人喝了三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