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5节

    王飞扬此刻一头雾水,他还没联系萧采袅呢,怎么她会跟嫂子走在一起?

    “警察查到你一辆保时捷,再通过这辆车找到我头上,所以我知道了你的事。我问清楚情况之后,知道你虽然有错,但也情有可原。不管如何,我会尽量保住你,但你也得保证,以后不准再那么冲动!打人也就算了,你还把你嫂子给太不像话了!你还是一个军人么?你跟禽兽跟那个霍伟光有什么两样?我最憎恶你这种人,要不是”

    萧采袅板着脸,先是一通非常凌厉的训斥。

    王飞扬低头不语,但不是不服气,恰恰相反,他觉得萧采袅骂得很对。

    被这么骂,他感到自己都轻松了不少。

    萧采袅骂够了,看着王飞扬满脸的琇愧,也算是解了一些恨。

    当时在公安局问了王飞扬的案件后,她也很生气,觉得这家伙让自己失望了。但不管如何,已经认了他做干弟弟,加上他对自己有恩,不能见死不救。

    于是,跟那个领导要了梁甜芬的手机号码后,她立刻联系了自己认识的一个著名律师,咨询了相关的问题。得到律师的一些确认后,就打了电话给梁甜芬,把她叫罍鼬行仔细询问。

    当然,主要还是律师在那盘根究底。

    最后,确定有了比较大的把握,就来这里找王飞扬。

    “跟你嫂子道歉!她为你的事,做出了很大牺牲!”

    萧采袅呵斥道。

    王飞扬看向梁甜芬,看着她那憔悴不堪的样子,心里头一阵阵绞痛。他立刻道歉,非常诚心诚意地道歉,但嫂子冷冷说:“不用道歉,只要你能安全出来,那就最好,我也不欠你的了。而你欺负我的事,我不会原谅你,一辈子都不会!!”

    说到这里,她的双眼又冒出泪花。

    她看向萧采袅,低声说:“采姐,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经过之前跟你的沟通,我觉得你一定能够解决问题的。我先走了。”

    说着就朝外边走去,看了不看王飞扬一眼。

    萧采袅一怔,问道:“你不跟我一起,跟他把事情说清楚?”

    “不用了,你跟他说清楚就行。我还会在广州呆到他出来为止,在此之前,我会配合你的。所以,你有事找我就行。”

    梁甜芬一边说,一边走出去。

    看着她那纤弱的背影,王飞扬心如刀割。

    他忍不住喊:“嫂子,我”

    嫂子忽然站住脚步,接着扭过身子朝他走去。

    王飞扬一阵惊喜,还以为女人回心转意,忽然啪的一声!!

    嫂子重重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打得他的脸顿时红肿,鼻孔里都流出了血。

    一个弱女子,可见这力量有多大!

    “我每晚都做噩梦你这畜生!!”

    嫂子低着声,一字一顿地说,扭头就走。

    她的身影留不下,留下的只是她的泪水。

    王飞扬看着她的背影毫不留情地消失在门口,禁不住狠狠握住拳头。

    甚至,手腕上的肌肉都鼓了起来,要把手铐个撑爆似的!

    对嫂子,他都是愧疚;对自己,他都是恨!

    “我真的搞不明白,当时你为什么会那么做,不过我也不想多问了。其实,我多少也能体会你当时的心情。你嫂子把一切都跟我说了。你也不要急,她这么决绝,只是因为对你也有一些感情,所以不敢相信你会这么对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你弄出去,至于你嫂子,以后日子还长,你慢慢地求她原谅吧。”

    第389章 看你怎么騲作而已

    萧采袅轻轻叹了一声,说着这些,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

    她看了看半张脸高高肿起的王飞扬,接着说:“这位是左律师,你这样的刑事案件,他处理过很多起,经过认真分析,配合我这边的力量,甚至觉得还来得及,你这个案子不用进入司法程序。当然,你嫂子的牺牲很大,你有一个很好的嫂子,以后真的要好好对她。”

    “她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王飞扬一字一顿问道。

    “之前不是已经有你们的不少流言蜚语了么?警方也掌握了这方面的情况,跟我说了。这方面,就拿来做文章。你嫂子答应承认和你早就有关系,就是那种最亲密的关系。那么,当时你强暴她的情况就可以供述为,她确实是跟霍伟光有所暧昧,被你发现。在打了霍一顿之后,继续冲动之下,和她发生关系。她当时的反抗举止只是因为惊吓,并非真要抗拒你的行为,过后就顺从了你。所以,并不构成强堅。”

    萧采袅用不急不慢的语调说着,每一个字都显得挺有力量。

    这是作为一名资深老兵的风范。

    “本来以强暴入罪,在警方那边就有些勉强,但毕竟和故意伤害罪一起发生的,加上有有人看到你施暴,难免会立案,这也不算黑你。当然,里头也有霍伟光在那利用关系兴风作浪。但现在有我的干预,加上你嫂子的牺牲和配合,这个案子有把握撤掉。”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旁边那个表情严肃的男子一眼。

    “左律师,我说的对吧?”

    “强堅罪一般是以违背妇女意志为前提的,如果妇女表示属于自愿,哪怕是事后改口,基本上也以其意志为准。何况,之前已经确定两人之间有过关系,何况更有那么多人的流言可以作为证明。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

    左律师的语速更慢,郑重地说。

    王飞扬沉默不语,满脸凝滞和苦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