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7节

    所以说到底,不是小叔子要欺负她,都是她招惹来的祸根!

    梁甜芬其实真的是一个本杏淳朴的女子,若不是老公治病需要花那么多钱,她也不会做一些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所以,这会儿好好思考了。虽然对王飞扬恨意难消,却把一切问题都归咎在自己身上。

    这么想着,她想要把小叔子救出来的心就更加坚定。

    但是,在公安局这边打不出缺口,能怎么办呢?

    在广州,她也没有朋友可以帮自己啊!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能够帮助自己了。

    虽然非常不愿意向他求救,但此时此刻,,没有办法。

    只能如此。

    梁甜芬掏出手机,想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咬牙,拨出了那个号码。

    第381章 争取减刑

    那个号码,是她不愿意再打的了,一度都想删掉,但鬼使神差地还保留着。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一个苍老却沉浑有力的声音。

    这个声音还显得有些意外有些开心。

    “甜芬,想不到你居然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不要理我了呢,呵呵!”

    “你把那些相片放到某个网站上去了?你跟我说过,你拍了之后就自己欣赏,哪怕会跟几个摄影师切磋都好,都不会放到网上去的。你违背了诺言!”

    梁甜芬狠地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既然你知道了,也该知道,那个网站是非常保密,能加入的除了交纳高额会员费,都需要作出承诺。而网站也会保证,相片不会外泄,也有特殊手段”

    “如果有人对着屏幕翻拍或截图呢?”梁甜芬反问。

    “截图的话,网站有特殊软件进行感应,不管用什么方式截图,都会被追踪到。这正是我们放心上传的地方。至于翻拍,效果并不会很好,翻拍也没必要,除非”

    “除非是用来胁迫别人就范!!”

    梁甜芬打断了他,更用力地说道。

    那个声音吃了一惊,接着就透出几分茵沉:“有人用我拍的这些相片威胁你?”

    “这只是一个方面,我现在遇到一件挺大的事,主要是请你出手帮忙。”

    梁甜芬就这么坐在公安大楼门口滇潹阶上,顾不得进进出出的人的目光,把事情经过低声简单说了一遍。

    “我不想我小叔子有事,他现在差不多就等于被人陷害,可能会坐十年牢。你能量那么大,能不能帮帮我,最好帮我把小叔子救出来,别坐牢至少,少坐几年。你要是愿意帮我,你把相片传到网上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另外,你不是还很想继续给我拍么?你要是能让我小叔子出来,我给你拍五套。要是能帮我小叔子减刑,给你拍两套!好么?”

    梁甜芬哀哀地说着。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了。

    这跟继续出卖自己也没什么两样了。

    可是没办法。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了几个关键问题。接着,他凝声说道:“甜芬,如果你小叔子是在梅州这边出的事,哪怕是在周边其它几个城市出了事,这种情况,我都可以帮你,让你小叔子安全出来都不是太大问题。但是,广州不一样!”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艰涩:“广州是省城,权力中心,我在那里虽然有几个有力的朋友,有一些关系,但没办法帮你做这件事。”

    “为什么?你们这些做大官的,不是手眼通天么?”梁甜芬情急地问。

    那个声音笑了笑,又叹口气说:“世界上没有真正手眼通天的人,都是制衡。我也一样。在梅州乃至省内几个中等城市,我有一定影响力,但在省城,我说不上靠边站,但也得靠尾站。何况你也知道,梅州这几年不太平,一二把手都落马几个了?这里可是全省乃至全国的官场重灾区!我还能挺到现在,是懂得明哲保身。不该做的事,哪怕再小,都不去做。你的这件事,对我来说真是芝麻绿豆,但它比较敏感,这么说吧!”

    他缓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如果在你小叔子没落入法网之前,跟我说,我还有回旋余地。但是,现在都关进去几天了,我再挿手,我在省城也是有对立势力的,万一被他们盯上,小题大做,牵扯出了你,牵扯出了我的小爱好,那就不好了。我已经退下了,声威虽在,权力大为逊銫。好吧,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我能帮你的就是”

    “让法院去判刑吧!判了刑,还不是要交给监狱,交过去了,跟公检法就没多大关系了,监狱虽然属于公安管,但又有比较大的自主空间。我可以帮你的小叔子争取减刑,减个三五年的应该没问题,到时候也没什么阻力了。当前,前提是他的表现也应该要好!”

    判十年的话,哪怕减个五年,也还有五年。

    而且,这时在判了之后的事,到底什么情况还难说呢,所以梁甜芬听着,感到心里头都完全没有底。她低声说:“就不能争取让法院少判几年么?我作为强堅案的受害者,我都不告他了呀,我愿意和解啊,加上里头又有苦衷”

    “根据我从你嘴里听到的情况,你小叔子情节相当严重,打人和强暴一起来,加上你说的那个叫什么霍伟光的,也是有能耐的人,在后边推波助澜。所以,你老嘀咕这些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忍一时之气,他要搞风搞雨随他去,等你小叔子进了监狱,他就搞不起来了,到时候我会来帮你争取减刑的。”

    电话那头的老者,说得都有些苦口婆心了。

    可见他对梁甜芬的喜欢传给你都,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多。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能对一个小女子说这么多,知道的人听到,也会感到诧异。

    但梁甜芬远远无法满足,判刑后再争取减刑?

    说得倒是不错,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轻声说:“那谢谢你了,我再想想其它办法,看能不能帮我小叔子争取一下。如果不行,真要判那么重的刑,我再求你帮忙。”

    虽然不是她现在想要的,但也不失为一个后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