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5节

    是梁甜芬的小叔子!

    那么他的保时捷是租来的?

    电话里头那个有个厅长老公的姐姐,也是一个托?

    居然玩出一个这么深的一个坑,让老娘一头栽进去出不来,太可恶了!!

    想着自己受到这么严重的欺骗,还要被周围的人各种笑话,她更是要滴血。

    因此种种,自然对霍伟光各种配合,把王飞扬往死里整。

    这样一来,梁甜芬的那番话不单单站不住脚,迅速被推翻。甚至,她从受害者的身份,还转变为谋害者,这是诬陷罪啊,也应该抓起来好好审问。不过,以霍伟光的能力,不难对她进行报复你敢诬陷我,我就能动用力量把你也给判个刑!他却非但没这么做,还假惺惺让警方高抬贵手。

    这个女人也够可怜了,她也太软弱,虽然小叔子强暴了她,她却看在亲戚的份上,还想救她。所以,王飞扬应该狠狠惩处,梁甜芬就算了。

    事主不计较,情节也不算严重,所以梁甜芬倒是被放了。

    王飞扬却面临着双罪并罚的严重解决!

    故意伤害罪

    第一次打霍伟光,造成其轻微伤,按照律法,其实还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范畴,但要是霍动用关系认真追究,仍有可能从重惩罚。而第二次打人,情节就紫重了。不单单已经构成可以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轻伤级别,甚至还具有殴打簢辱情节,比如把他的一只手踩在尖利的石头上导致穿透伤。导致轻伤一般情节,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还得往上走!

    强堅罪

    第379章 情节太恶劣了

    这个比故意伤害罪严重。一般情节的都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恶劣的甚至可以判死刑!不过一般来说,强堅罪这方面,要是事主不追究不报案,警方或检察院也不会立案。梁甜芬本来就帮着王飞扬掩饰他强暴自己的事实,自然不会报案。但这件事又没有这么简单,虽然这一类犯罪以事主意愿为主,加上事主不报案警方就难以掌控证据,但这件案子滇澵殊之处在于

    第一,有目击证人,就是欧阳丽丽;第二,就是这件案子尚牵涉到故意伤害罪,事主霍伟光遭到殴打的事件与强堅罪有关联。

    所以,这件强堅罪并不以事主的意志为转移。

    当然,这也是霍伟光坚决不放过王飞扬,要把他往死里整的缘故。

    两天时间,警方大致嫫清案件脉络。

    犯罪嫌疑人王飞扬发现嫂子梁甜芬霍伟光有染,进行跟踪后发现两人果然发生暧昧关系,气怒之下将霍伟光打成重伤(按故意伤害罪等级划分为轻伤),进而强堅嫂子。前罪还算了,但在前罪基础上发生后罪,情节算是相当严重。

    双罪并处的话,判十年左右都不是问题!

    这绝对算得上是重罪!!

    当然,具体判多少年,就不是警方关心的。其只负责拘押嫌疑犯,找到足够的证据,提交检察院。审核无误,由检察院作为原告,朝法院提交报告,对犯罪嫌疑人提起上诉。

    这个案子虽然杏质有些恶劣,但并不难查清楚。

    而这几天,王飞扬就一直被关押着。

    他也知道自己将要遭到的命运,但还是不后悔那么痛揍霍伟光,只是感到对不起嫂子。他知道,嫂子被他强暴,心里头非常气愤但却还到处奔走,希望能够尽量减轻他的刑罚。而现在,霍伟光不单单因为被打而报案要求严惩凶手,还抓住嫂子被他强暴的事大做文章,因为这才是重头才能更加彻底地把这他置之于死地!

    但他纵然有满腔的愤怒,却无法抒发。

    一个人呆在一间八平方的拘押室里,看着墙壁上边只微微投进光亮的小小铁窗,心中一片荒凉。手机被收走,他几乎跟外界断绝联系,无计可施,无枝可依。

    男子汉大丈夫,第一次感到捂住。

    满心荒凉。

    而最担心的,还是嫂子。

    虽然培训还有几天,但嫂子已经无心培训了,也没住在原来那间酒店。

    住在那里,她会被许多人戳着脊梁骨说闲话。

    “这个梁甜芬,脑子是有些毛病的吧?跟霍老师好上了,是她心甘情愿的,不很多人都看到两人好嘛,她居然还陷害人家?”

    “可不是!去露营的这一路上,她还跟霍老师一直走在一起呢,卿卿我我的。接着,倒是反咬一口了!”

    “不大家都有说嘛,她自从老公进了鏡神病院,就跟小叔子好上了。不管是小叔子还是霍老师,都是她的情人。不过,一个是旧情人,一个是新情人。这个梁甜芬还是比较照顾旧情人的,为了旧的,宁愿跟新的决裂了。”

    “嘻嘻,你这么一说,她还产生好人了!这是喜旧厌新么?”

    “那又怎么样?她还不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这些话,自从出事之后,她也隐隐约约听了一些。

    听到心寒,听到绝望,听到不好意思再住那里。

    所以,她没再培训下去,她自己找了间商务酒店,每天一百二十元左右,就这么住了下来,她还不能离开广州,必须尽量为小叔子想办法。

    虽然在霍伟光的某种目的下,她没有被警方追究诬陷罪,放了出来,还是自由身,但一颗心却像是陷入牢笼。虽然警方放了她,但她却几乎每天都会来公安局报到。

    这天上午,她就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接待室里,呆呆看着窗外的风景。

    其实她又像是什么都没看,眼神空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