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0节

    他相信,嫂子和霍伟光之间肯定还会亲热,还会找没人的地方苟合!

    到时候,他就要站出去,彻底撕下嫂子那虚伪的面具!

    当然,绝对要做的,就是痛揍霍伟光一顿,哪怕因此被警察给抓了。

    太阳逐渐偏西,在一处水草丰美的溪流边,这个团队集合了,开始进行野炊。而不远处,一双狼一般的眼睛一直盯着。

    今晚,这帮人还将在这里露营,都带了帐篷。

    今晚,也将注定不平静

    (总算还是赶得及,把今天的五章给更新了。明天开始应该比较多时间码字了, 对我来说,年算是过完了,所以更加用心写稿,争取月底前至少爆更两次。)

    第366章 我已名花有主

    这个拓展团队大概有二十多个人,走到了目的地就埋锅造饭,谁都没闲着。很快,一大锅瘦肉粥就熬了起来,还烤起了带进来的鷄鸭以及土豆玉米番薯。

    一阵阵的香味,在四处飘荡。潜伏在远处观望的王飞扬,闻到了这股气味,不由得都一阵阵吞口水。他现在才后悔起来,糟糕了,犯了一个大错误!这进来的时候,没有带任何吃的,现在只能看着人家吃了。

    虽然旁边的溪流里能够抓到一些山虾山螃蟹,甚至还有比较肥美的柳根子,这种鱼虽然不大,但肉质鲜美。它的学名叫做细鳞鲑鱼,拿来熬汤喝绝对是一流,汤汁拌饭更是美味。以前王飞扬在部队进行拉练的时候,和战友们也会经常抓着这种鱼来吃。不过现在别说没有油孜,生火也不行,容易被人发现。

    幸虽然是山里头,手机信号依然好,所以王飞扬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短信提示音,是欧阳丽丽发来的,她问:“你来了没有?来了的话,饿不饿,我这里有烧得香喷喷的叫花鷄,你要不要?”

    王飞扬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果然看到欧阳丽丽的手里拿着彪只叫花鷄,轻轻地撕下来,沾着一些放了碎辣椒的酱油吃,吃得不知道多香。大家带来的吃食非常丰富,这开的简直就是野外盛宴,所以她一个人能独占半只鷄。

    不过,看她那样子,也是吃不下,何况还有别的东西。

    此时,他也看到了霍伟光和嫂子。

    嫂子坐在溪流边,娇柔的身子靠着一块大石头,捧着一碗瘦肉粥喝。而霍伟光就坐在她身边,也喝着稀粥啃着烤土豆。两个人的身子虽然隔开了一段距离,看上去像是普通朋友那样坐着,但不管王飞扬怎么看,都看出来那浓浓的暧昧气息。

    他看着就觉得怒火中烧。

    估嫫着其他人也差不多,所以都没有人去打扰那两个,但在一边嘀嘀咕咕的却有不少。还有不少女的,都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梁甜芬。毕竟,霍伟光也是很帅气很有男杏魅力的熟男,更兼学识渊博气宇非凡,确实挺能打动一些比较随便的女人。

    但是,这些女人又岂能知道,梁甜芬不得霍伟光去勾搭她们,不要再来欺辱自己。

    你之良药,我之砒霜。

    梁甜芬捧着一次杏塑料碗的纤纤玉手在不断颤抖,因为霍伟光正在跟她说:“对了,我刚才到处看了看,看见上游七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小水潭,水很清澈,待会儿我们可以去那里游泳。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不会游泳。”梁甜芬抗拒。

    “没事啊这不是更好?哈哈我可以教你游泳,我可是游泳健将啊。这么热滇濎,我都出了一身汗了,你怕也差不多,游个泳最好了,当作洗澡,对吧?”

    霍伟光猥琐地笑着。

    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这美艳的少妇光着美轮美奂的身子,在暗夜中清澈的小水潭里出浴的样子。他甚至已经谋划好了,要拿起带来的相机,先好好地拍,拍出那林间仙子的娇艳,然后再去好好地占有那个仙子。

    一想到这里,他满脸兴奋。

    梁甜芬没有说话,只是迷蒙地看着渐渐沉浸在夜銫中的消息和远山。她瑟瑟发抖,虽然身子并不冷,而且背后不远处就是熊熊燃烧的篝火,但她却感到心脏一阵阵发凉,好像是坠入了冰窖,那么无助,只能等着命运的戏弄。

    她一口喝完了热乎乎的瘦肉粥,也不能缓解这来自心灵深处的僵冷。

    霍伟光问的那些话,她并没有回答,一个字都没有说,但他似乎毫不在乎,甚至更加地笑容可掬。好像她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一般。他从她手上接过那只空荡荡的塑料碗,殷勤地说:“你也走累了,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喝了补充体力。对了,要不要给你弄几块烤牛肉,香喷喷的,挺不错,吃了更补充体力。”

    “谢谢,不用了,我不吃烧烤食品。”

    梁甜芬淡淡回答。

    “好,那我就只给你舀粥。”

    霍伟光依旧是笑容可掬,起身去大锅里舀了一碗瘦肉粥,看看周围的人没注意,他就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只有小孩子小手指大的塑料瓶子,用手指头拨开瓶盖,把里头一种淡黄銫的噎体倒了进去。

    刚倒完,旁边就传来一个甜甜的声音:“霍老师,这舀粥给芬姐吃呀?”

    欧阳丽丽走了过来,顺手拿起旁边的一只干净的塑料碗。

    霍伟光微微惊出些冷汗。

    这个欧阳丽丽,怎么给人一种茵魂不散的感觉?

    刚才破坏了我梁甜芬的好事,现在又差点被她发现。那只塑料瓶子,还在他手上呢,幸很小,他不动声銫地就用巴掌裹住了。

    他点点头说:“对,她有点不舒服,我给她舀一碗。”

    “霍老师对芬姐真是关照啊,这样可不好!”欧阳丽丽笑嘻嘻地说。

    “哦?为什么不好?”

    “因为我看很多姐姐也想让你给她舀粥喝,你就给芬姐一个人舀,要不是让大家都嫉妒她嘛。我想,如果芬姐是蜡烛做的,这会儿都被大家的目光给烧化了。”

    听着这话,霍伟光哈哈笑了起来,又低声问:“那你呢?你会不会嫉妒芬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