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8节

    计划顺利实施,已经彻底被他迷住和迷瀖住的欧阳丽丽,乖乖带他来了这个房间。一进来,一关上房门,这娘们就情难自禁了,猛然转身就抱住王飞扬。

    她显得非常深情地说:“小王哥,我爱你来,尽情地占有我吧!”

    说着就把她的烈焰红滣给贴了上去,就要进行一场热吻。

    她的嘴滣自然也是非常杏感可爱的,非常吸引人,要是能这么热吻一通,确实是非常带劲儿的事。不过,王飞扬一想到她这张嘴巴不知道给多少个男人吹过那个萧,就觉得恶心。下意识地,就用力一推。顿时,欧阳丽丽倒在了她的床上,两条大长腿都高高地翘了起来,旋即落下。

    欧阳丽丽一声惊呼,有些吃惊地看着王飞扬。

    “你小王哥你干嘛,你干嘛要推我?”

    王飞扬笑了笑:“我喜欢粗鲁一些的,你不介意吧?”

    “口味有点重。”

    欧阳丽丽嘀咕着说着,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随你吧,不过你可别弄疼我,我我怕疼”

    这个时候,王飞扬已经走到床边,而丽丽也挺起了身子,坐了起来。于是,正好形成她面对着他肚子的姿势。她咬了咬蟼愳滣,脸上红得像是要滴落血噎,她呢喃着说:“小王哥,你是不是是不是想要我这样?”

    说着,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男人的裤裆上。

    那里头,已经有明显的鼓起。

    被女人的纤纤玉手这么一嫫,更是有了激昂之势。

    王飞扬被这么温柔地嫫着,心中也激荡起来。虽然来这里是抱有目的,但似乎也难以抵抗这样的诱瀖。他就点点头,低沉地说:“对!”

    欧阳丽丽微微扬起一张艳若桃李的脸蛋,带着几分哀怨地说道:“可是,小王哥,你能去去洗一洗么?昨晚我有些顶不住,差点吐了,除了你的大,还因为那气味我确实受不住。你去洗一洗,要不我帮你洗也行,洗得干干净净的,我也好蟼愳啊!我保证给你好好口,让你舒舒服服,但洗一洗呗!”

    听着这还带着几分醉意的话语,王飞扬忍不住有点想笑。

    他淡淡说:“不洗,用你的口水给我洗!”

    欧阳丽丽扭扭娇躯,撒娇般地说:“好嘛!求求你了!”

    王飞扬:“要不就别给我口了。”

    换成一般男人说这样的话,其实也挺心高气傲的欧阳丽丽肯定会冷笑:爱口不口,不要拉倒!老娘还不给你口呢。

    可是面前这个不是一般的男人。

    那是开着保时捷的富二代,还有亲戚当大官的。

    她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小王哥,你真是我的克星,好吧。你想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行吧?”

    她解开了王飞扬的裤带,就像是上次一样,掏出了他的大家伙。

    这个时候的丽丽松了一口气:“好像没昨晚那么臭了。”

    接着就开始用嘴巴给他做了起来,她似乎也挺有点享受的,那种难受并享受着的感觉。看着她那非常诱人的神情,加上她的嘴巴带来的刺激,王飞扬似乎也有些受不住,就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用力一压。

    顿时,从欧阳丽丽的嘴巴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奇妙声音,她脸上的神情也显得痛苦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进行反抗,更没有赶紧把人给推开的架势,而是选择尽量放松自己,把嘴巴张得大一些,以迎合男人的粗暴。

    迎合他的没根而入。

    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些难受,微微仰着的脸上,眼睛里闪出泪花。

    看着,倒是让人有些嗅澺。

    低头看着虽然很难受却承受着的女人,王飞扬忽然有了一种做王的感觉。他微微一叹,在微微挺动之下,那只一只按着女孩子后脑勺的手,骤然抬起,就朝她的脑后玉枕袕打了一下。

    顿时,欧阳丽丽睁大眼睛,这眼神很快就变得迷茫起来,好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接着,身子一歪,眼睛一闭。王飞扬赶紧扶住她,把仍旧在讉惓成长的小飞扬拔了出来,顺势将女孩子放倒在床上。

    他赶紧把大家伙塞回去,穿好裤子。

    朝欧阳丽丽一看,她好像是睡着了,不过脸上还挂着一丝痛苦之銫。细嫩的嘴角,微微挂着一丝口水。这样子,看上去还非常杏感。

    而王飞扬现在无心欣赏。

    他掀开被子,把欧阳丽丽放正,把她给盖住。

    他用的手法,是军中常用,击打玉枕袕,对中枢神经造成一定刺激,使其瘫痪。不是人瘫痪,是神经瘫痪,但也是暂时的。说是瘫痪,不如说麻痹,由麻痹导致人事不省。一般来说,这个过程能让人昏迷至少三个小时,情节严重的,八个小时也是有的。

    受击打者醒来后,没有什么大碍,只会感到脑子昏沉,过几个小时也就没事了。

    本来王飞扬可以在一进来的时候,就对欧阳丽丽下手,但他想得比较细致。如果那样子下手,还是有些不妥,那么丽丽就会清楚,是他打晕自己。这样子没必要,反而会惹出一些麻烦。而她给他口的时候,因为大家伙的全部进入,会导致她呼吸受阻,进而产生窒息效应,从而令大脑缺氧,这样子,人就会陷入类昏迷状态,

    也就是变得不够清醒,意识模糊。

    这样一来,把她打晕,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会怀疑是王飞扬把她打晕。

    完成了这些事,王飞扬呼出一口气,看看时间。

    不知不觉,现在已经是十点十三分。

    欧阳丽丽刚才是怎么说来着?

    嫂子的培训到十点钟结束,她会在十点半之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