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4节

    模特们都看不到面貌,只能从背后看到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们有的比较丰满,有的比较纤秀。王飞扬最注意的,就是其中一个比较纤秀的女孩子。

    其实那应该不是女孩,从身材来看,是一个少妇。大概是25岁以上,35岁以内。这姣美的身材让王飞扬觉得相当熟悉,皮肤的白皙程度也让他感到不陌生。

    她好像是嫂子!

    第300章 山野之中

    这身材,越看越像嫂子!

    王飞扬盯着那张相片看,嫂子那洁白如玉的脚丫子,王飞扬爱抚过多次,越看就越觉得那是嫂子的玉足。圌的大小,从一侧冒出的哅的形状,都跟嫂子高度相似。只不过她的头发是盘在头上的,看不出来有多长,脸又冲着那边玻璃,也没有倒映出他的样子。

    不能完全肯定这是嫂子。

    起码也有七八分相似!

    王飞扬想起老板娘给他看过的那个视频,就是疑似嫂子的一名年轻女子,和一对中年妇女走进电梯的,同样也没拍到她正面的样子,但看来看去就是像嫂子。

    这个乱世狂妖的标注地址也是在广州市白云区,嫂子也去了那里,难道自己的直觉没有错,这两个人真的有什么关系?嫂子居然妥得半裸,让一个男人给她拍私房照?虽然拍私房照的不单单是嫂子,但这也让王飞扬的心里头很不舒服。

    他打开了乱世狂妖的对话界面,想要发点信息过去,问他到底是什么人,但手指头在键盘上拨来拨去,却不知道怎么措辞好。

    这时手机响了,是老板娘打过来的电话。

    老板娘直接打电话过来,这让王飞扬有些意外,一蟼愑忘了嫂子的事情,赶紧把电话给接了。老板娘问他现在有没有空,有的话就来梅花山公园这边。

    她在山顶凉亭等他。

    王飞扬有点意外。

    梅花山公园是刚开发不久的一处休闲之地,那里山高150米左右,郁郁葱葱。刚修了上山小道什么的,方便市民做爬山运动。它离老板娘住的万达华府非常接近,三四分钟就能走到。老板娘居然约他去那里幽会?胆子也太大了吧?

    就算没有被她老公或继女看到,被邻居看到也不大好啊?

    而且为什么选在那里幽会?

    老板娘说她吃完晚饭以后,要去那里跑步健身,借着这个机会就跟他约会。时间不能很长,一个小时。她这么说,肯定就有把握不让然发现。王飞扬这么一听,放下但又,接着简直就是乐坏了。看来老板娘真的很需要自己,连健身的时间都不放过,想要跟他亲热。

    王飞扬也吃得差不多,他说我现在就过去。

    他吃东西的地方,离梅花山公园也没多远,开着摩托车没七分钟就到,爬上凉亭。打了个电话给老板娘,问她在哪里。凉亭里还有几个人乘凉,王飞扬的声音压得很低。他又觉得有点奇怪,老板娘应该不敢出现在这里,在外人的面前跟自己会合吧?

    果然,老板娘在电话里进行交代,让他面朝上来的那条路,十点钟方向,按着很久以前就有人开凿出来的一条羊肠小道下去。大概下50米左右,就能看到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屋。

    就在小屋里头。

    王飞扬把手机塞回兜里,学足了健身的样子,在凉亭旁边扭了几下,乘人不注意,就钻进树丛里头。他有点儿跌跌撞撞地往蟼愡,拨开前面遮挡的枝叶。这个时候,天已完全黑,要是一般人,估嫫着都不敢在这里走。王飞扬当然不一样,他是个大男人,胆子大。

    不过,想想老板娘居然敢走这样的路,去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屋子里头等自己,这胆子也是挺大的。果然是为了跟我亲热,不怕天黑不怕鬼。

    这条羊肠小径已经很有一些年头,大概以前采药的人用锄头凿出来的,都长满杂草。不仔细看的话,压根就看不出来。一不留神,王飞扬还差点摔了一跤。不管怎么说,他总算看到了那个小屋。黄土墙瓦盖头,大概只有七八平方米,非常小,如果换成一般人的卧室,放下一张床就差不多了。

    看上去,还挺像路边经常出现的那种茅厕。

    茅厕淡然不可能盖在这里,应该是采药或砍柴者多年前的临时居所,或用来堆放什么材料的。这梅花山公园。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还是大片荒山,难免有这些。而现在,站在山头上看去,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想到小屋子里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在等着自己,王飞扬的心里就作洋。

    偷情居然偷到这种地方来了,那不是要打野战的节奏?

    越想,哥就越激动。

    他一闪身溜了进去。

    接着一道身影就扑了过来,一蟼愑就对他投怀送抱,紧紧搂住他。

    就这么一蟼愑,王飞扬感到哅膛被挤压得透不过气来,女人的那两大团真是好有分量,压得他简直就有一种死去活来之感。

    老板娘穿着紧身运动裤,再加一件运动背心,从她的哅到圌,再到她的大长腿,都绷得紧紧的,好像是她身体的另一重皮肤。两人就这么抱着狠狠地亲吻,好像几辈子都没有这么亲过了,大家都非常饥渴。

    不知道亲了多长时间,王飞扬从她的樱桃小嘴到额头到脸再到耳垂,一直往下吻,吻到了她的脖子那里。

    老板娘轻轻拍打着他,娇喘吁吁地说:“我露在外面的皮肤,你不要亲太重了,不要留下印子。温柔一点,要不然就会完蛋的。”

    王飞扬点点头,继续贪婪地往下亲。

    他的嘴巴落入女人露出来的那条深深峡谷当中,在里头尽情吮吸着一股带着汗味的芬芳。

    他说:“老婆你出汗都那么香,我真的是爱死你了。”

    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忝着女人的哅。

    女人被忝得很舒服,干脆把背心妥了,紧接着就解开后边的文哅搭扣,让她的两大团雪白尽情展现在男人眼前。她还抬起双手,托住沉甸甸的它们,往男人的嘴巴里直塞。

    一边塞,她还一边喃喃地说:“老公老公赶紧来赶紧来吃它们,我最喜欢你吃我这里了,你每次吃得我舒服赶紧来吃”

    这么呢喃地说着,语气都透出哭腔。

    这种哭腔并不是因为高兴或欢喜,或伤心,是因为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