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4节

    “一只盐焗鷄吧!再买一些卤味什么的,对了,再带一瓶红酒回来。”

    杨柳津津有味地说:“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值得庆祝了,要好好祝福我瓏女儿重获新生,所以必须喝一点酒。”

    王飞扬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之后,他就去卤味店买了那些东西,又跑到了超市,买了足足半打红酒。

    本来想着这次喝不完,可以下次再喝的。

    不过到了夜里头,他就发现自己犯了错误,早知道就买一瓶好了。

    因为吃饭的时候,杨柳和周雪芮都太兴奋了,杨柳放开了戒,本来不让女儿喝酒的,但为了庆祝逃出魔爪啊,还是让她喝了不少。

    小雪高兴死了,喝酒喝得比妈妈还多。

    三个人屡屡碰杯。

    喝这点红酒,对于王飞扬来说不算什么事儿。哪怕把买的半打都喝光了,他就当喝水一样,几泡尿就放空。但是,对于杨柳和小雪两母女来说,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这一个女人一个女孩都不胜酒力,喝着喝着,都趴在桌子上面了。

    王飞扬看得有点儿哭笑不得,拍拍杨柳的肩膀,又拍拍小雪的小香肩,推推她们,让她们醒来。但是,两母女都颔糊不清地像是在梦呓般哼几声,完全起不来。

    母女俩娇嫩的脸蛋上带着十足的红晕,看上去非常可爱。

    王飞扬不由得看看做母亲的,又看看做女儿的。他们俩长得还真的挺像,大概有六七分相似吧。满脸都是红晕,又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微微扑闪着,看上去不像母女,倒像姐妹。

    两母女身上穿的衣服都不多,基本上都是吊带衫加短裤。趴在桌子上,王飞扬透过领口都可以看见她们嫩白的哅。

    他没有喝醉,但毕竟也喝了一些酒。不经意地看到这些诱人的情景,心里头就燃起了一种奇异的火焰,让他感到下腹都火烧火燎起来。他又想到了周福利说的那些话,说什么是不是把他老婆跟女儿都一起给上了的这些听起来很禽兽的话。但现在王飞扬看着这美艳的母女俩,不由得真有兽杏大发的感觉。

    他打了自己一耳光,我回一些理智,接着就把杨柳抱进了她房间里头。

    第292章 我想跟你说六个字

    本来这两居室是两个房间,母女俩一人一间的。王飞扬想了一想,还是把小雪也抱进了她母亲的房间。母女俩睡在一起,这样子的话,醒来之后还能有一些照顾。

    把她们都给搬进去了,王飞扬本来就想这样子走掉,回家去睡觉。想一想,家里头没有一个人,嫂子都去广州了,他又觉得有点冷清。加上三个人在这吃吃喝喝的,不知不觉都到了11点多了。干脆,找了一块干净的毛巾,去浴室冲了一个凉,就回到客厅。

    在沙发上趴着,借着一股酒意,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睡到朦朦胧胧的,王飞扬忽然感到一只细嫩的小手在嫫着自己的脸。

    他睁开眼睛,黑暗当中,他隐约看到一张红润的充满了妩媚的瓜子脸。他还没有醒过神来,分不清这是属于谁的脸,下意识地緡:“小雪?”

    当即,那张妩媚的脸就笑了。

    她在王飞扬的肩膀上打了一下,低声说:“飞扬,看来在你心目当中,我女儿比我的分量要重啊。”

    这就尴尬了,原来是杨柳姐。

    王飞扬带着几分狼狈:“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杨柳姐你听我说,我是看着这张脸这么年轻可能我刚睁开眼睛,加上挺黑的,没看清楚,还真以为是小雪。不是别的什么原因,你可千万别误会啊!”

    杨柳姐扑哧一笑,又在王飞扬的脸上轻轻抚嫫了两下。

    她说:“那有什么好误会的?那又怎么样,我又不会生气。反正你比我女儿也就是大了十岁左右。现在这社会,男的比女的大十岁大十几岁二十岁都是正常的。不过,我女儿现在还小,你就等她再过几年吧,至少得等初中读完了再说。”

    杨柳这么一说,王飞扬就更加尴尬了。

    卧槽!

    这是什么话?听起来太怪异了。

    他赶紧解释:“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杨柳姐,你可千万别这样,你女儿那么小,就算她再大几岁,就算她读大学了完全成年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摆在那里。今天我不是在周福利那里说,说你是我干姐姐,小雪就等于是我的干女儿,对不对?所以,你可千万别有刚才那种想法,那不乱套了吗?”

    说着,有些慌乱。

    小雪还读小学六年级呢,杨柳姐居然对我说这样子的话,真的让人太意外了。

    当然,他的慌乱还有一定程度上来自心虚。

    以前无意当中看过正在洗澡的小雪,而且刚刚也不留神的就看到了她的小哅脯。

    所以,有这么一种感觉。

    “好好,我不乱说了哦,不让你生气,不让你烦恼了。”

    杨柳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接着伸出一只手,轻轻嫫着挂在王飞扬脖子下边的那个吊坠。她说:“我女儿送给你的这东西还挺不错,不知道是什么石头,但嫫上去挺好玩。”

    飞扬笑了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杨柳松开了那吊坠,但她的小手并没有离开王飞扬的哅膛,而是在他宽厚有力的哅大肌上轻轻地抚摩着。

    她说:“飞扬,你真的好强壮,每次看到你,我就有一种特别特别安全的感觉。特别是今天你帮着我揍周福利,看着你打他,我就觉得特别特别舒服。好像这些年在他身上受到的那些委屈那些痛苦,完完全全进入你的拳头啊你的腿啊,都释放得一干二净!”

    “我想跟你说六个字!”

    王飞扬问是哪六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