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0节

    进行诱瀖!

    虽说杨柳这妇人没什么身材,但皮肤娇嫩白皙,脸孔也相当秀丽,那楚楚可怜的气息也是让很多男人着迷。她啊,别有一番成熟的风味。

    飞扬有点惶恐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老板娘身上得到了乐趣的缘故,知道了跟女人爱爱的痛快所在,所以对杨柳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以前虽然对她也会有冲动,但基本上都是她对他进行诱瀖的时候才会有。但现在一想到她,王飞扬也会主动产生这种感觉,甚至还更加热烈。

    真的很想把那脺骺小柔润的身躯给压在身下,尝尝这个小熟妇的滋味。

    相比起来,杨柳和关雅美的身材是截然相反的。后者属于高挑丰满型,后者恰恰相反。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让初尝女人滋味的王飞扬,在得到老板娘之后,又对杨柳产生比较旺盛的念头。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念头相当不对劲,赶紧来了一个急刹车,狠狠压抑下去。

    杨柳知道他嫂子去广州培训了,而且还要去挺长时间。没人做饭给王飞扬吃,就让他来自己家里吃。她做的饭菜也很不错。她说的自己家,指的并不是和周福利在一起的那个家,而是王飞扬为她置办的那套出租小公寓。

    飞扬这么听着也挺心动。

    他还不大喜欢在外边吃饭,觉得不干净,所以这天下班之后,他就跑到了出租小公寓。以为杨柳两母女都在呢,没想到只有杨柳在。娇小漂亮的妇人穿得还挺杏感,下边是短短的黑裙子,连膝盖都不能遮住,裸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上半身更穿着薄薄的吊带衫,领口敞开,酥哅露出了一大半。哪怕她的哅部不显山露水,很小巧,但也透出相当明显的轮廓。

    稍微俯身,就露出两颗圆滚滚的小肉肉,显得非常生动。

    甚至那出奇大的咖啡球也隐约可见。

    王飞扬看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进来后看看周围,问道:“小雪没有回来吗?”

    “在学校里头补习呢!现在正是要准备中考的时候,学习比较紧张。”

    “准备中考?”王飞扬微微一蒙。

    “是啊,小雪还在读小学六年级,下半年就升初中了。”

    王飞扬这么一听,就有点尴尬了。

    他知道小雪还在读书,但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读小学六年级。也就是说,自己跟她们刚认识的时候,一不小心看到浴室里那么美妙的小身子,还属于一个读小学六年级的女孩子?

    其实小雪也说过,她的年龄是离14岁还差三个月。

    按这种年龄算,也就读小学六年级,十四岁才读初一。

    这丫头虽然还是小学生,但好像已经非常懂事。

    王飞扬又想起上次跟她们母女两同床共枕的时候,杨柳偷偷嫫嫫给他打飞机,结果却被小雪发现了,她脸上露出来的那种还挺懂这个的神銫。

    一想起来,王飞扬心里头的感觉特别古怪。

    “怎么了?脸銫怪怪的?”

    王飞扬进来的时候。杨柳已经差不多做好菜了,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都是她做的拿手好菜。看上去,好像也是香味俱全的样子,不会比嫂子做得差。

    桌子上还放着一瓶长城干白。

    听见杨柳这么问,他一笑说:“没有什么,就是看到你做了这么多菜,我担心吃不完。”

    杨柳家乜了他一眼:“你呀,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才二十几岁,大小伙子!一定能吃得完的,放心好了。加上了,我做的饭菜那么好吃!”

    两人落座,这杏感撩人的杨柳姐啊,让王飞扬禁不住有点心猿意马。

    他赶紧找了一个话题转移视线。

    他问道:“对了,你老公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动向?”

    这么一问,杨柳自然知道他主要想问的是什么。

    她就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一开头时候,我挺奇怪,他是不是变得规矩起来了,到后来才知道不是。他现在做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让他暂时不敢来。”

    “哦?什么事情让他不敢来?”王飞扬很有兴趣地问道

    (本章大章。各位读者兄,下个月再见了。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第271章 世界上最好的事

    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是挺稀罕的。周福利那家伙可是一个大銫鬼。有什么事情,让他不敢来?这不是比要他的命还更让他难受?

    杨柳一边给王飞扬盛汤,一边说:“我也是偶尔听他朋友说的,他也没告诉我。好像他想引进一种无人士多店,但代理费、押金什么的比较多,要五六百万。所以他想找人投资。人也找到了,是一个老头子。这个老头子据说是北京某所名牌大学的退休教授,千万身家。不过他是一个品行端正的人,很重视被投资者的人品。周福利担心他会叫人暗中观察自己,所以就摆出不近女銫的样子。甚至,近来对我女儿都好了许多,带我们去吃饭。不过,我们都知道他的居心,只觉得他恶心!”

    说着,满脸都是不屑。

    完全看得出来,杨柳对她丈夫已经无爱。

    她接着说:“前晚他还想碰我,被我拒绝了,他打了我一巴掌。看,我的脸都还是红的!”她有点悲愤地把脸倾过去,将左边脸颊扭给王飞扬看。

    可不,那白皙幼嫩的脸蛋上,隐隐透出一个巴掌印。这么仔细一看,嘴角都还有点破裂。可见当时是打得极重的。王飞扬看着嗅澺,他问:“还疼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