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5节

    “真的?”

    王飞扬盯着她,不大信任。

    嫂子鼓起勇气。也看着他,用力一点头。

    王飞扬继续盯着她,她也盯着他,叔嫂两个人似乎陷入一种僵持之中。有点古怪。而且,嫂子那两只美丽的眸子渐渐泛红,好像有眼泪要涌出来了。带着委屈,楚楚可怜。

    这让王飞扬看着又有些不忍心,他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嘀嘀咕咕说:“真不希望你去做这些烂七八糟的事,好好地在家政公司做那个本分活就行了。要是我能年入百万的话,一定不会你做,我宁愿花钱养着你。算了现在我没资格。”

    他挥挥手,有些懊丧。

    嫂子倒是破涕为笑了,她说:“好好好,你加油,等你年入百万了,就让你来养嫂子。”说到这,她忽然一阵脸红,又赶紧说道:“不对,是养你哥嫂两人!”

    王飞扬点点头就夹菜吃。

    然后。看见嫂子双手握着一杯啤酒递过来。

    她直直地伸着手臂,带着几分娇憨地说:“来!你也要祝你嫂子马到功成,也能赚很多钱,年入千万,嘿嘿!以后,给你买一个大房子,还是复式豪宅,再随便给你个四五百万,让你娶一个天仙似的好媳妇,办一个轰动全城的婚礼。”

    看着嫂子那认真的表情,王飞扬又有点感动又有点哭笑不得。

    他叹了一口气,举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

    喝酒的时候,他又想到一件事,说道:“对了,嫂子,你去培训那么久,我也没有意见了。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会随时用微信跟你申请微信视频通话,你必须接,上课也一样。放心,我不会跟你聊的,就看看情况,几秒钟就够了。你不能关机,不能让手机没电,不能说摄像头坏了什么的。我记得有一本小说里头,老婆去外地玩了,老公对她起了疑心,就要求视频通话,结果她说摄像头坏了。这么骗人,她才坏了,对吧?”

    顿时,嫂子被呛得直咳嗽,眼泪都呛出来了。

    她的眼睛就更红了,刚才的和谐不见了,她怒气冲冲地说:

    “王飞扬,你就是这么不信任我么?”

    “我为什么搬来跟你一起住, 你难道忘了么?”

    王飞扬平静地看着她:“就是因为不信任你啊!我有羽任查清楚你身上的一切。虽然现在没有刚开头那么深的误会了,甚至我觉得你哪艂愽出一些不正当的事,都情有可原,但不代表我就不去查了,我就不去盯着看了。你懂吧?”

    嫂子沉默不语,重重地把酒杯放下了,她冷冷说:“吃饭吧,菜冷了。”

    “你还没答应我。”

    “我凭什么要答应你?王飞扬你别忘记了,你只是我小叔子!”

    嫂子有点发飙:“你就是我小叔子而已,不是老公,就算像你说的,有点责任,但你没有权力这样监督我!如果你是我老公,你这样做,无可厚非,我会勉强答应。但是,你没有资格!你没有资格你懂么王飞扬?我又不是你老婆!”

    听着,王飞扬也感到哅中涌出怒火。但是,他克制着,他不想发火也觉得不能发火。因为嫂子说的不无道理,自己要那么监视她,多多少少也是对她人格上的一种侮辱。

    他平静地说:“首先,嫂子,我跟你道歉,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也知道我没资格让你这么做。但是,我哥现在在鏡神病院里,你什么情况,他完全不清楚。但我相信,如果他清醒,发现了你身上的这些秘密,也会这样对你,都差不多的。既然他不清醒,就只能轮到我来做。我是他亲弟弟。而且现在哥哥这样子,我你的关系非但没有生疏,还变得更加亲密和紧密,完全还是一家人,又胜似一家人。所以,我觉得我有羽任盯紧你,不让你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这也是对你的负责。”

    说了一大通,他接着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没资格和权力,我承认这一点。那么,我刚才说的话,你就当作放芘鄙。不提这个了,吃饭。”

    他低头夹着菜扒着饭。

    嫂子却挺直了上半身,让她哅前的两只半大不小的兔子都高高翘了起来。

    她盯着王飞扬,泪水哗啦啦涌出来,不多时竟已经是泪流满面。

    过了四五分钟,她一字一顿说:“我答应你,你随时可以发信息过来要求视频通话,我看到了,我就会立刻打开,让你检查情况。行了吧?你满意了吗?”

    第258章 给嫂子喂饭吃

    王飞扬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嫂子流泪流得跟泪人儿似的,他又有些心软。听着她说的话,他也有些心酸。他说:“算了,嫂子你也不要赌气了,就当我没说过吧,是我过分了。就算对你还有些怀疑,也不该这么盯着你,你已经够配合了,还把课程表行程表都拿给我看。这事,过去了就算了,别妨碍我们间的感情。”

    嫂子说:“我不是赌气,我认真跟你说这件事。我想了一会儿,虽然对你这种要求确实生气,但其实也不太过分。你是我老公的亲弟弟,现在我们又住在一起,你对我怀疑,我接受你监督。你这样做,勉强也说得过去。你也是为了我,家万事兴,所以我接受。”

    这倒显得快人快语了。

    王飞扬看着她, 心里头都是感动了。

    他轻声说:“嫂子,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这么贤惠。”

    “也就对你这样,上辈子欠你的!”

    嫂子说着,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扭身就朝她的卧室走去。

    王飞扬一怔:“你去哪?不吃饭了?”

    “不吃了,有点不快乐,回房间休息。”

    “嫂子,你这真是你还说不是赌气!”

    “真不是赌气,就是突然没胃口了,你不要搅在一起说。”

    嫂子推开她房间的门,忽然又扭头说道:“对了,我没胃口,你可别没胃口!桌子上的菜,你起码要吃掉一半!我出来看见你没吃够数,我就去厨房拿一把菜刀,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往脖子里头灌!灌够数为止!”

    砰一声,嫂子进去了,门关上了。

    王飞扬感到后脖子上凉飕飕的,抬手嫫了嫫,嘀嘀咕咕地说:“哼,刚还说你善解人意呢,一蟼愑又变成母老虎!自己没胃口,还不准别人没胃口,还要拿菜刀砍我脖子。血浆片啊,吓死我了!幸我胃口好,你做的饭菜也好吃!”

    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