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9节

    王飞扬耸耸肩头,有时候确实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男杏魅力。

    老板娘呵呵一声:“得了吧,你什么男杏魅力,也就只有我看得上你!”

    王飞扬赶紧附和:“对对对,我也觉得是,就只有老板娘看得上我!”

    关雅美很用力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坏蛋,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原来也是一个滑头。王飞扬我告诉你,你可不要銫迷心窍了,我觉得申月苓这么主动接近你,想要跟你这个那个的,一定有目的!很有可能,她想要找到我你在一起的证据!”

    说着,她的语气都变得有点茵森了。

    “看来,昨晚在胡桃里酒吧,我你都被她算计了。我就说呢,那个阿玲平时簢也不是很熟,有个十几万的单子找我,就把我叫去吃西餐。这么巧,我们一进去,她就看到申月苓和你,还装模作样说那个是不是我的店长,哼!我也得找人问问,看看她跟申月苓是不是早有什么关系。不管怎么样,这样一来,她肯定从你身上进一步确定,我们之间是有什么暧昧的。这个女人,果然狡猾!王飞扬,我问你,你接下来是怎么想的?”

    “啊?我接下来是怎么想的?”

    王飞扬一怔,似乎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第246章 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爆更开始)

    (没错,今天爆更。因为最近有几个读者兄老骂我吊胃口,所以干脆爆更展现接下来的快乐情节。)

    老板娘又想抬脚踹他,无奈双足都被某人小心翼翼按住,就把它们从温柔可人的小东西变成杀伤力还挺大的武器。

    她没好气地说:“王飞扬你这头猪! 刚才你说到最后的时候,不也透出对她的怀疑么?你是怀疑,我是几乎可以确定,她还不甘心,想要报复我们,至少想要刺激我。如果她和你真的好上了,对我来说当然是一个打击。而且,她跟你好上,被她老公知道了,也许没什么,因为她老公是个阳痿”

    老板娘说到这,王飞扬一怔。

    咦?原来她也知道啊。

    “要是我跟你好上了,被我老公知道,我惨你更惨!所以,她杀敌一千,最多自损一两百,这对她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所以,你还不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吗?”

    老板娘盯着王飞扬。

    她的一双美丽的眼睛都带着煞气了,好像在说

    你丫的要是再听不明白,以后我们就一刀两断!

    其实王飞扬早就听明白了,只不过有些装糊涂。他毕竟是男人,在跟申月苓多次暧昧之后,对她多少也有了点感情。特别是昨晚发生的一些事,这个女人更是让他有些同情和怜爱。要不是因为怀疑她设计陷害自己和老板娘,加上听她说什么,要当着她老公的面,让他和她亲热什么的,觉得有点恶心,昨晚可能都把她给XXOO了。

    但现在,看着老板娘咄咄苾人的眼神,他不得不勇敢地面对一切。

    他说:“我明白!行,老板娘,我答应你,以后我再也不跟她暧昧了!”

    老板娘稍微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接着问:“她找你怎么办?她约你怎么办?”

    王飞扬很坚决地说:“我不会去的!”

    老板娘撇撇嘴,嗤了一声:“得了吧,一看就知道你口是心非。申月苓长得比我漂亮,又比我年轻。她要勾引你的话,你一定更喜欢她,你你一定会抛弃我的!”

    说着,她都有些伤感了。

    王飞扬叹气道:“看来,老板娘你太低估自己了。我告诉你,我店里头的大部分男颖工做过一个统计,如果要你在老板娘和店长之间选一个做老婆,你会选谁。你猜,他们都选谁了?”说着还朝老板娘神秘地眨眨眼睛。

    老板娘问:“都选我?”

    “不对!错了,没有一个人选你,都选店长了。”王飞扬立刻说。

    老板娘有些郁闷了:“我就知道不会选我,你逗我玩。”

    王飞扬说:“事实上,我不逗你玩的,我说认真的。为什么没人选你呢?其实所有人都选你,但我说不行啊!我告诉他们,老板娘是我的,你们要选就住店长去,只能我选老板娘。你知道我拳头很硬,我一凶起来,他们都有些怕我。所以,就没有一个人选你了。”

    老板娘噗嗤笑了。

    她想忍住的,但还是没忍住。

    她说:“你个二货!你不是人么?你还选了我呢。”

    “我不是人!”

    王飞扬看着老板娘,深情地说:“我本天嗊一小神,偶见人间一美女,醉得忘了去修行,赶紧下来红尘陪美女咦,最后一句好像多了两个字,我再看看怎么修改。”

    老板娘已经被逗得情难自禁了,笑得几乎就要在床上打滚了,哅前都要天崩地陷了。她说:“王飞扬,我快要被你逗死了,你真是太奇葩了,对你真是又爱又恨。不过我可告诉你”她的语气陡然又变得严厉:“总之,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要是敢再跟她来往,别被我发现,要是我发现了,从此后我们的关系真一刀两断了。另外,再次非常严肃地提醒你,她绝对不安好心,没准还会祸害我们!就这,你也最好别跟她走在一起。”

    “我知道了老板娘,我会听你的,不过我还是郁闷。”

    王飞扬说:“前阵子你还说得好好的,什么我把申月苓给那个了, 你也不会介意,原来你口是心非。”

    “混蛋!敢情你这还抱着左拥右抱的心思啊?我那是开玩笑,你当真?踢死你!”

    老板娘顿时发飙了,猛然从王飞扬的钳制中抬起一只脚,朝他就踹了过去。

    当然,还是被眼明手快的王飞扬给抓住了,他继续去亲老板娘柔润的脚心,一边亲一边说:“老板娘,我知道你开玩笑我再次保证,我不会再跟申月苓发生什么关系的了,我只跟你好我只跟你好,我爱你!”

    说着,他真的是动了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