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5节

    看着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牛大壮就很想一拳头砸过去,但他忍住了。他怒瞪着那家伙说:“滚,没你的事,干你的活去!”

    说着还是忍不住扬起了他那钵头一般的拳头。

    刘达标被吓得后退两步,接着就六干笑了两声,点点头,扭身就走了。他的脸上还是挂着得意,回头又看向已经跑得不见了影的王飞扬。他脸上的神情好像是在说:臭小子,你走了最好不要再回来!

    看着王飞扬就这么跑走,刘达标的心里头确实很解恨。

    自从申月苓走了后,他心里头一直憋气呢。虽然王飞扬接管工作安排的管理职责后,并没有故意把苦活累活往他身上加,只是显得更加公平地进行分配但对于一直都有点好逸恶劳的刘达标来说,这也等于就是王飞扬暗害他了。

    所以,他一直很不爽。

    看着老板娘把他骂走,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老刘也不是笨蛋,看得出几分异常。按理说,王飞扬只是迟到几分钟而已,这件事放在任何一个员工的身上,都算得上是普遍,为何她就抓着他不放呢?而且,这还是她亲手提拔起来的亲信!

    一件小小的事,却搞得那么大,这里头一定有猫腻!

    所以,刘达标也琢磨起来,觉得这里头不简单,非常不简单。

    而且,王飞扬就这么跑掉也不大对劲。

    琢磨着,他的脸上透出一丝丝茵笑

    王飞扬回来了。

    他兜了一个圈就回来了,不过这回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没让店里头的任何一个人知道或看到。他已经知道是自己不对了,让老板娘气上加气,怎么还可能就这么走人呢?刚才那情况,是做给店里头的人看的。

    他兜到了家私城旁边的一条偏僻马路上,往上一看,就是老板娘那间办公室附设的洗手间的窗户。前阵子,他就是从里头爬出来,站在了水泥搭建的遮雨檐上,躲过了申月苓的搜寻。这看看,要爬上去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王飞扬早有准备,他刚才跑出去的时候,已经买了十米长的消防绳。这种绳子非常坚韧,吊起一头牛都不是问题。当然,他不可能往绳子一头拴上一只铁钩子,然后把它朝上丢到那窗口里边。他知道,那里头压根没有可以让铁钩子着力的地方。

    而且。响动太大。

    要是老板娘听到了

    他脑子里晃过一个画面:正抓着绳子蹬着墙爬到一半呢,老板娘忽然从窗口探出一张充满凶残的脸。同时间,还有一把大剪刀伸了出来。咔擦!咔擦!一蟼愑就把绳子剪断了。“不要!”接着就是轰一声, 他那雄壮的身躯狠狠砸在地面上。

    大地在颤抖,楼房在摇晃。

    赶紧用力一晃脑袋,王飞扬驱除了这个荒诞的画面,他扭身跑进了一个小区。

    还家私城所在的这栋楼,是一个高档小区的其中一栋住宅区,一二层临着马路作为店面,三层是空中花园,四层以上是住宅。

    换句话说,在家私城的上边,就是空中花园。

    王飞扬找个借口忽悠了保安,带着他的消防绳钻进小区之后,上到了空中花园,很快靠近了洗手间窗户所在的上方位置。幸运的是,这里是一个视觉盲点,在一片灌木丛的后边,这会儿大上午的,也没有人这里逛。

    王飞扬把绳子绑在一张石凳子下边,就这么滑了下去。

    第243章 极品女人

    之前他当然已经看好了,老板娘办公室洗手间的那扇窗户,是半开着的,他就这么晃了进去。接着还琢磨起来,不行啊!这也太容易进来了,和老板娘和解了,得建议让她装上防盗网。这一进去,他还感觉挺有意思的。这好像那个谁,罗密欧和朱丽叶呀!半夜的时候,老罗也是这么钻进老朱的窗户,跟她亲热的。

    不同的是,一个是从下边爬梯子,一个是从上边垂下绳子。

    只是一进入洗手间,王飞扬就满脸黑线。

    “王飞扬,你个混账!你还真背着我跟申月苓那贱女人亲热,你就忘了我们之前是怎么被她陷害的事么?差点都被她弄死了!你居然还跟她亲嘴你居然还敢顶撞我,你真是銫迷心窍了,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了?你要这么欺负我?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特别是你,王飞扬,你特别不是好东西”

    洗手间的门没有关,敞开一条缝,外边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老板娘的那声音真是怨气冲天啊!

    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王飞扬的脑壳子都给啃下几块来似的。

    小王同志偷偷地往外边看,看见老板娘气呼呼坐在沙发上,高耸的酥哅不断起伏,带着迷人的波浪,简直可以说是翻涌不已。

    看着真是迷人。

    她穿着一条紫銫滇澴裙,露出来的白得欺霜赛雪的大腿,是那么撩拨男人的心。王飞扬每次看着,都想抱住它们,好好地亲着。

    他还看见老板娘的眼眶红彤彤的,隐然有泪光在闪烁,显然是很不高兴很伤心。

    看着她那样子,王飞扬也是一阵阵不忍心,本来想走出去,好好安慰她,随便她打几下,然后进行解释。不过,他又不敢贸然走出去,万一老板娘还在气头上,突然间看到他,然后一通尖叫,引起外边的人注意就不好了。

    所以王飞扬只能等着,等老板娘气消了再说。

    不过她嘀嘀咕咕地怼个没完,简直就是怨妇了。王飞扬听着也是傻眼,我这老板娘也太恨我了吧?以前还说过,不介意我找别的女人呢。虽然哥没这么想过,没想过真的去找别的女人,这次跟申月苓这样,也有些茵差阳错,但老板娘你说得那么宽容,现在,骂得那么入骨,这也太让人感伤了。

    不过,话说回来,骂得这么狠,说明爱得深。

    这么一想,王飞扬又有些感动了。

    过了十几分钟,老板娘挺起身子,拿出一面镜子照着自己的眼睛,又恨恨地说:“该死的王飞扬,害我眼睛都哭成这样了,老娘好久没为男人这么哭过了,都是你害的。王八蛋!我下午还要去见客人,这样子怎么去?”

    她赶紧从挎包里掏出一份眼膜,撕开来戴在脸上。这种眼膜跟眼罩似的,有根纸质伸缩带能够戴上,哪怕起身做些什么都不会掉下来,就是看不到东西。

    接着她就躺在了沙发上,双手交叉放于腹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