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4节

    她狠狠地说:“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王飞扬,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

    “我不是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现在发这么大的火,就是想在大伙面前给我一个狠狠的教训,展现你老板娘的威风嘛!行了,随便你。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要炒了我?哦。我不应该这么问,我应该问老板娘”

    “你现在是不是不想我干了,不想我干了。我走人就是,你不用在那摆谱。”

    周围有几个员工都忍不住低头窃笑。

    因为王飞扬说的那一番话实在有些暧昧。

    当他说到那个干字,咬字咬滇澵别重,好像有别的颔义一般。

    员工们的窃笑声让老板娘的脸銫更是煞白,她抬起一只手,狠狠指着王飞扬:“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话吗?你真是太下流了!”

    王飞扬撇撇嘴回应:“我说错了么?我哪里说错了?就算我说错了,开头错的是你,是你在那干的干的。现在又说我下流!麻烦你老板娘,你说别人下流的时候,先检讨一蟼愒己行不行?那你现在想把我怎么样,你直接说就行,不用在那兜圈子。”

    老板娘被气得好像都有点糊涂了,娇躯颤抖个没完。

    她万万没有想到,王飞扬居然敢这么跟自己针锋相对!

    她心里头还感到非常委屈!

    昨晚错的明明就是你,明明是你背着我跟我最讨厌的那个贱女人在一起,还抱着亲嘴。现在,你居然还用这么强硬滇潿度来顶撞我。

    你这个混蛋,你真的想把我气死吗?

    但是,这如果让她亲自开口说,我要把你给炒掉,不要你干了,你给我滚蛋这一类的,她又说不出口。

    毕竟老板娘还是有一些理智的。听着王飞扬的语气那么强硬,不由得,她自己倒是变得有点软弱了。彼涨此消之下,她干脆就用力一跺脚,狠狠地说:“王飞扬,你有种!你也是店里头有管理权限的人,你要是想把自己炒掉,你就把自己炒掉好了,我不管了!”

    “解散!!”

    把老板娘气得真是失去了做老板娘的一种风范,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甚至还带着几分沮丧,一扭身就蹬蹬上楼去了。

    大家看着她扭来扭去的圆滚滚的圌部,不由的就摇头叹息。

    “完了完了,本来凶巴巴的老板娘被更凶的王飞扬这么一顶撞,这都不敢发火了。咱们店真的要变天了。”

    “这王飞扬也太能耐了,斗完了店长斗老板娘,果然是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典范啊!”

    “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板娘心情不好,他忍着不就是了!”

    第242章 秘密潜入

    牛大壮凑到了王飞扬身边,用肩膀撞了撞他的臂膀,低声说:“不会吧,哥们!你这是哪里招惹到老板娘了?本来她对你那么赏识的,看看,现在闹成什么样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你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解决。现在,到了我燃烧小宇宙的时候了,为了救兄弟于水火之中,我必须发挥自己的最高聪明才智了,哪怕干掉全部脑细胞!”

    他说得大义凛然,真情感人。

    王飞扬却深深叹了一口气。

    让他怎么说呢?

    总不能告诉牛大壮,他和店长幽会亲吻,结果被老板娘发现了,于是大发雷霆?

    这一说出去,是要石破天惊的呀!

    想一想,王飞扬自个儿都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前阵子等于是和老板娘联手,把想祸害两人的美女店长给赶走;现在,又和店长发生亲热之事,把老板娘气得从头到脚都不对劲,这是一大早就等在这里,要看看怎么整治自己。

    女人一吃起醋来,是那么可怕。

    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吃醋。

    现在回想起来,又为刚才对老板娘的冲撞感到深深的歉意。看看都把人家气成什么样了,而且,就算把她气得很厉害,明显这开头虽然兴师问罪,但到了后来却有些忍着他了。要不,没准一开口就让他滚。这还说什么你也是有管理权限的人,你自己炒自己!

    言下之意,其实还是舍不得他的,宁愿自己更生气,生闷气。

    想到这里,王飞扬更加愧疚不安。

    本来就是自己不对嘛,老板娘发火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虽然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揪着他的小辫子发怒,也有些不妥当但她是一个女人啊!不要跟女人说什么道理,你对了你也是错了,何况你确实是错了,还够得上大错特错的标准。

    王飞扬越想越心软,于是他一扭身就走。

    牛大壮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哇!你去哪?”

    “我走人了,不上班了!”王飞扬狠狠丢下这句话。

    “不会吧?怎么能这样?老王啊你不要意气用事,你听我好说”牛大壮都傻眼了,赶紧追了出去,但王飞扬跑得飞快,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回来,老王你回来了啊!你这样一走了之,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表现,你不能怎样,好歹你也是半个店长。回来呀!当我求你行不行我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被老板娘骂上几句你就要走人?不带你这么玩的,回来回来哟!”

    牛大壮一边跳脚一边招手,却挽回不了那执意要走的人。

    旁边传来一个森森然的声音:“行了,老牛,他要走,你还能把他抱回来还是咋的?”

    牛大壮一扭头,看见一张藏不住幸灾乐祸的脸。

    就是刘达标那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