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0节

    他们两个人一进来,都狠狠盯着王飞扬,恨不得用眼神把他给杀死似的。

    王飞扬就当做看不到,微微低着头,还哼起了小曲儿。

    嫂子从桌底下踢了他一脚,赶紧站起身,对两个老同学笑脸相迎。

    “俊兴,阿莉,你们来了!哎,等你们等了好久了。来了就好,咱们现在还是好好聊一聊,怎么罍麾决这件事情吧。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对吧?看看,咱们就化干戈为玉帛算了。我小叔子也挺有力气的,脑子挺聪明,以后你们有什么力气活要使唤,都可以叫他。我保证他能够为你们好好干活,就当补偿他昨晚的过失,你们看怎么样?”

    稍微顿了一顿,接着又说:“对了,你们现在伤怎么样?昨天晚上花了多少医疗费?告诉我,我先补给你们,至于其它补偿,你们开个口,我也会尽量满足,好不好?”

    她满脸哀求和殷切,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两个老同学。

    这一刻,黄俊兴和苗莉都好像不是她的高中同学了,而是能要她命的人。

    她必须求饶!

    苗莉冷冷一笑:“钱并不算是什么,至于人吧,这个世界上三只脚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还难找吗?街头上到处都是他这种卖苦力的货銫!我花点钱就能找来一大把,何至于要用他?我现在就想把他送到班房里头去,让他好好坐上一年半载。在里头,让他好好琢磨以后怎么做人!”

    说得那么威风,让王飞扬暗暗的就咬起了牙齿。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黄俊兴点点头,也带着几分茵森的语气说道:“像这种流氓一样的混账分子,早就应该送进班房里头,关上一两年两三年的,好好清醒一下,好好反思自己。你出手就打这么重,把我的小臂都打成撕裂杏骨折了,还打了我这张脸哎哟!还害我掉了两颗牙齿,我现在都还疼得厉害,你看到我眼睛里头的血丝没有?我整整一晚,疼得没有睡觉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脸朝梁甜芬使劲地凑过去,还用手指头扒拉着自己的眼皮,让她看清楚自己眼睛里头的血丝。

    这说着,因为靠得太近,一边还把口水喷到她脸上,带去一阵腥臭味儿。梁甜芬差点都没忍住,要往后退。但想一想,还是硬着头皮忍住了。

    第215章 他像是一只缩头乌

    她没有办法,现在为了把小叔子给救出来,只能低声下气。

    她轻声说道:“两位老同学,我知道我小叔子这做得非常非常不对,不该这么打你们,不该这么冲动。但不管怎么说,好歹我们都是同学一场,就看在我的份上,放他一马好不好?该赔偿的,我们一定会尽力赔偿!但让他这么就进去坐牢,这确实这确实是有点打击太大了。那也不是流氓不是混混,不是说故意要打你们的”

    “哦!那就是说,是我们故意要让他打我们俩的对吧?把我们打得这么惨,都是我们自找的咯,对不对?”旁边的苗莉非常不满地嚷起来,她也指着自己肿起来的半张脸。

    梁甜芬一声苦笑,摇摇头说道:

    “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两位老同学不要误会。好吧不管怎么说,说再多也没用对吧?反正我现在就求你们放我小叔子一马吧,两位你们也知道,咱们还读高中的时候,关系也还算不错。当时我是副班长,负责辅导各位同学的作业,你们两位,我我也辅导过不少。就冲着这方面的情分,也请你们给我几分情面,放过我小叔子吧。”

    说到这,她又隐隐带出了哭腔,想必她心里头也是带着一些屈辱感。

    毕竟昨晚被他们骂得那么厉害,今天上午还要低声下气地哀求。

    但她不得不忍住,不得不忍受这种屈辱感。

    再大的屈辱都没有关系,必须要说动这两位老同学,放过自己的小叔子,千万不能让他真的在牢里头呆一年半载。哪怕是被拘留15天,她都不愿意看到。

    一边的王飞扬听着嫂子对那两个家伙这么苦苦哀求,心里头非常不是滋味,他非常想呼一下站起来,让嫂子不用去求。

    干嘛要去这么哀求两个贱人!

    大不了就坐牢好了!

    但他一咬牙。可以不艂慀牢,也不艂慀个一年半载的,却怕嫂子伤心。

    所以,还是咬着牙忍着,装作没有听到这一切。

    可他虽然想装作没听到,那个叫做黄俊兴的家伙却不放过他,冲着他嘿嘿冷笑起来。

    “小子你听到没有?你嫂子在哀求我们呢。这让我都不忍心了,你怎么倒是装聋作哑了?我要是你,打了人还要你嫂子哭着求着被打的人放过你,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就是,真是窝囊废!昨天晚上你那勇敢的劲儿呢,放到哪去了?有本事你再拿出来,冲着我们发威风呀,在这警察局里头,再冲过来打我们几拳踹我们几脚薄。这会儿,要一个女人来帮你求我们了。昨晚表现得太男人,今天就坠根就不像男人了!”

    “黄俊兴,你说他这会儿像是什么动物?”

    苗莉在一边茵阳怪气地冷嘲热讽,最后还问了黄俊兴一句。

    黄俊兴这么一听,再看了看王飞扬,突然就哇的一声笑了起来。

    他说:“哎,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他像什么呢!他像他像是一只缩头乌,哈哈哈哈”说着说着他就大笑了起来。

    王飞扬握紧了拳头,呼一下真的就站了起来。

    他满脸铁青,两只眼睛里投虵出凶光。

    嫂子这么一看,赶紧喝道:“你干什么?赶紧坐回去,不要你说话。”

    王飞扬没有吭声,只是把两只拳头捏得更加用力,他狠狠一咬牙齿,坐了回去。

    “还真想冲我们发威啊,这还真想打我们呀?来呀,这里是警察局,我就不相信你敢打!”苗莉在那嚷了起来,还指手画脚的:“你要是敢打,我告诉你,那就不是一年半载,也不是三年以下了。这是罪上加罪,起码判你个十年八年,你就完蛋了!你信不信?不信的话。过来打我啊,我宁愿再挨你几拳,让你坐个十年八年牢,我也觉得挺高兴!来,过来!”

    这个苗莉真的就是一个心肠歹毒的人。

    居然就朝着王飞扬勾着手指,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王飞扬猛然一抬头,一双目光就如同利剑一般刺向那个臭女人。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两个!我不管你们两个怎么骂我,怎么侮辱我都行,今天老子就忍下这口气!但是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还敢侮辱我嫂子一句话,哪怕只是一个字,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们再狠狠痛揍一顿!我就不怕这里是警察局,我就豁出去,我宁愿再坐十年八年牢,也要把你们给打趴下,不信的话,你们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