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7节

    王飞扬闭上了嘴巴。

    接下来,苗莉还冷嘲热讽,他都不说话了,就用冷厉的眼神盯着她。

    本来确实是轻微伤,双方如果同意和解,打人者也愿意进行令对方满意的赔偿的话,警察也不用那么多事,不用带人去局子里了。

    况且,经过调查,他们也知道了这件事儿没多严重,还是被打伤的人先进行辱骂。不过,他们不同意和解,一心要让王飞扬去坐班房,警察也没办法,只能把他往局子里头带。

    王飞扬被拷上了手铐,然后押走

    (看到有几位读者兄说,王飞扬宁愿拿钱去泡妞,也不愿意给哥治病,其实并非如此。在之前的章节里,我记得我提到两点,第一是飞扬哥的退伍金有一部分给他哥哥治病了,第二是他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拿一部分给嫂子。有些读者兄可能漏看了,也可能是我一笔带过,令人印象不深。所以,在这一章里再通过嫂子的口,将这件事交代一遍。另外,飞扬哥也好像没用钱去泡妞。之于杨柳,初期是要靠她找到嫂子出轨的视频,后来是同情她们母女俩;之于申月苓,是那一笔钱来路不正,从杜豪手里搞到的,正好给她作为补偿。这些,想突出王飞扬稍微正能量的一面。)

    第212章 哭着哭着就坚强了

    苗莉还哼哼着:“这种混混一样的人,就该抓进去好好蹲几天,以后才会老实。不坐坐牢,还以为自己是老大呢,我都敢招惹?我都敢打?!我叔可是派出所所长,哼!等着,明天再找你要医疗费和赔偿费!”

    阿芬看着王飞扬走了,继续哀求那个女人还有黄俊兴,求他们高抬贵手。要多少赔偿费都好说,看在同学份上。虽然低了头王冠会掉,但总比眼睁睁看着小叔子因为自己去蹲班房好。旁边有几个同学也在劝,但不管用。

    苗莉:“赔钱?赔钱就能了事啊?呵,没那么容易的事!我被打了,看看我的脸啊梁甜芬你看看我的脸,被你那个什么小叔子打得快要毁容了。我一定得告他,把他往重里判,这种混蛋,就该让他在班房里好好蹲着。”

    黄俊兴:“把我打得那么重,阿芬啊,你陪我三个月,没准我答应你。算了算了,不要了,没准你小叔子会把我打死。我我还是赶紧看伤去!”

    嫂子抹着眼泪,赶紧跟去了派出所。

    这事闹到这会儿,都将近十二点了。

    这个小案子,是派出所的出的警,但没把王飞扬往所里头带,直接带到区分局去了。据说是现在有个红头文件,派出所不能拘押嫌疑犯,只能进行治安处理,或带到所里进行初步审问。拘押的话,至少往分局送。

    所以嫂子傻乎乎跑到派出所,没见人。

    问清楚了,又眼巴巴开着她的小电驴,在深夜的街头奔到了分局。

    本来警察不让她见人的,但看她眼睛都哭得红肿了, 同情她,还是来了一个“法外开恩”。见到了小叔子,人家却让她回去,直说没事。

    “嫂子你好好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别着急我。明天早点弄点吃的,给我带过来,别让我饿着了就行。你呆在这,也不是办法啊。要不你来一招嫂子哭倒警察局,然后就把我带出去?”

    王飞扬这说得还挺幽默的,让旁边听着的两个警察都笑了。

    嫂子也差点破涕为笑,她忧心忡忡地说:“我我还得去弄点钱,我看我那两个同学不会放过你,除了一定要让你坐班房,还要索取不少赔偿。唉,飞扬,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是我”

    说到这,她又不说出去了,捂着嘴,又要哭。

    看着她,王飞扬都有些纳闷。

    嫂子真的是水做的,可这两年她又那么坚强,为哥哥付出那么多。也许,她的坚强都是在泪水里泡出来的;这两年,她一个人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就像是一个叫做狐大仙森的写小说的人所言:人啊, 哭着哭着就坚强了。

    他说:“干嘛要说对不起,不是你的错!这种事,再来一回我还是会干,人我还是会打!那两个王八蛋,凭什么这么骂你,我还告他们毁谤罪呢,对吧?”

    嫂子愁容满面:“我就担心苗莉和黄俊兴真会把你往死里告,把你判刑!就算判个一年半载的,那也顶不住啊!你出来后,还怎么找工作?”

    一提到这事,王飞扬也有些郁闷。

    拘留十五天什么的,他勉强能够接受。

    但真要判几个月或一两年,真特么有点完蛋的感觉。

    旁边一个警察看了,忍不住说:“知道打人的可怕了吧?打人一时爽,打后每天慌!不过你这事件,我看也不算严重,只要赔偿到位,没什么事呀!等苦主气消了,再去劝劝吧,也许比较好说。退一万步,就算人家真要告你你真入了刑,也不大可能立刻坐牢,毕竟这不是你主动挑衅,多半是缓刑。只要接下来表现好,就减掉了。”

    这么一听,嫂子和王飞扬都多少安下心来,但还是忧心忡忡。

    嫂子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我得先去筹一点钱。还有我明天还是去求求他们,看能不能私了。”

    “不要去求贱人!”王飞扬一瞪眼。

    “我不管!”

    嫂子也朝他一瞪眼:“我只要你赶紧出来,最好明天就没事,不要拘押不要坐牢。只要能这样,花多少钱也行,王冠掉了也没关系!”

    这蟼愑,王飞扬还瞪着眼睛,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回应了。

    据说这种状态还有一个词是专门用来形容它的:干瞪眼!

    嫂子知道老坐在这里没没用,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拜托警察好好照顾王飞扬。

    “我小叔子人很好的,他不会故意打人的,都是有人骂了我,还骂得比较难听,才让他发了火。各位警官麻烦你们了。他还年轻,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你们多教教,千万别”说到这,她忽然一阵茫然,不敢说下去了。

    大概是在网上看多了警察欺负嫌疑犯的事,所以才这么担忧。

    看着嫂子这样哀怜地求人,看着她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看着她满脸无助地咬着蟼愳滣,王飞扬心里头直发酸,牵连着鼻子也发酸。甚至,有一股想哭的冲动。刚才嫂子说她对不起她,但为什么呢,现在是他觉得对不起她。

    要不是自己打了人,也不会害嫂子这么担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