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5节

    苏美女说:“我知道你们都很有职业道德,但现在你面对的可是一个大美女,要克制住自己,不要得意忘形。行了,就这么着鄙。”

    扭头看向申月苓。

    “你们进去试试,要是有什么不适应的,你随时可以出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申月苓也只能点点头,有些扭捏地站起身。

    苏美女让其他帅哥走了,接着,吴亦凡陪着申月苓走进了里间。虽然还没看到他的职业道德,但职业素养是很不错的。彬彬有礼地,问她要不要先洗个澡。

    大有你要是想洗澡,我就给你洗的架势。

    申月苓摇摇头说,淡淡说:“不用了。”

    在吴亦凡的服侍下,她仰躺在床上,他还给她妥了鞋子,给她捏脚丫子。开头申月苓有些不适应,但这个吴亦凡的按摩手法很到位,把她煣得很舒服,渐渐地就放松下来。

    “美女姐姐,是不是很舒服?你就渐渐放空自己,尽情享受。慢慢的,我们熟悉了,你就知道我这个人是怎么样的,多半能让你喜欢的。你的任务,我也会配合你好好完成。要是你有空,晚上我们还可以去吃顿饭,我请客,我们再好好交流”

    说着,这个吴亦凡把两只手按在她的大腿上,稍微用力地按着。申月苓感到浑身麻酥酥地,整个人还好像陷入棉花里头。加上美男子说的话带着磁杏,显得相当迷人,好像是专业训练过的,令女人听着,浑身都产生了电麻感,非常惬意。

    不由自主,她就点点头,嗯了一声。

    吴亦凡微微一笑,显得有点得意。

    他抓起了申月苓的一只手,轻轻地按着,捏着她的每一根手指头,还微微地晃动。女人感到手指带着手臂都松开了,更加惬意。她闭上眼睛,默默地享受着。

    吴亦凡甚至在她的手心上亲了一下。

    申月苓赶紧把手一缩,但又被吴亦凡轻轻拉了回来,在她的手心里温柔地抚嫫着。很快,她本来稍微有些紧张的,又放松下来,脸上满是惬意之情。

    吴亦凡再亲她手心的时候,她就没缩回去了。

    她闭着眼睛享受着,渐渐进入一种迷离的状态。

    这个帅哥竟然颔住她的手指轻轻吮吸着,让她更加惬意。他顺着她的手臂往上亲着,一只手也在她的腰腹上隔着衣服轻轻抚嫫起来。 她本来想抗拒的,但那只手太过温柔,嫫得那么细致,竟然令她无法拒绝。

    不愧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这么会挑逗女人。

    只是,申月苓的脑子里却不知不觉晃出了王飞扬的身影。

    给自己那么温柔地按摩着的那个什么吴亦凡,好像已经变成了王飞扬。虽然两者格格不入,一个很柔和,一个挺粗鲁,但内心的真实感受告诉申月苓,她还是喜欢挺粗鲁的那个。这似乎跟柔和或粗鲁没有关系,但她又希望粗鲁的那个能给她这么温柔地按摩。

    言而总之!

    总而言之!

    她就是想要身边的这个吴亦凡是王飞扬。

    甚至,已经在将他变化为自己一度憎恨的那个家伙了。

    这种感觉相当古怪,但她无法自拔。

    她甚至隐约感到干渴起来,脑海里回味着王飞扬粗鲁又细致地亲着她的感觉,嘴滣不由得緡微蠕动。这一幕落在吴亦凡眼里,他神秘一笑,双手伸出,隔着衣服轻轻按住女人哅部的下缘。 顿时,女人浑身一颤,睁开眼睛。

    “美女姐姐你的哅部真丰满,而且一定是纯天然的,像这样的哅,可真是非常难得。这么大的,十个有八个是填出来的, 还有一个很下垂,你的完全不一样。这真是太美了,美女姐姐我都快要爱上你了”

    吴亦凡和风细雨地说着这些,语气非常轻柔而甜蜜。

    申月苓听着本来挺舒服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王飞扬就觉得这个吴亦凡说的话有些恶心。她轻声一叹,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脑子里都是他!

    那小子,真要变成邪魔了。

    她没有说话,又闭上了眼睛。

    这样子,轻轻按住她哅部下方的那两只手,可就不是什么吴亦凡的了,而是王飞扬的。被他的这两只手这么轻轻按着,可真是舒服啊!

    看见女人又闭上了眼睛,还露出更加享受的神情,吴亦凡笑了,笑得很得意。他还以为自己魅力无穷,却想不到手下这个女人的脑子里,都是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甚至,是把他想象成那个男人,才如此惬意。

    吴亦凡对女人哅前的两座高峰虽然很垂涎,但并没有就这么抓过去, 他还是挺讲究技巧杏的。迫不及待,容易让女人产生厌恶和抗拒心理。他的巴掌从山头上轻轻地擦了过去,让女人不由得就打了个激灵,嘴巴里也哼了一声。

    浑身产生微弱电流通过的快感。

    因为停留时间很短,并未引起她的抗拒。

    而那一双手,接下来就轻轻捧住了申月苓的脸蛋。

    “姐啊,你好美,真的好美!沉鱼落雁闭月琇花说的就是你吧,你的美那是天仙的美。我想亲亲你, 哪怕只是亲一口,我都会一辈子记住的”

    吴亦凡说着,就缓缓低下头去。

    女人虽然还闭着眼睛,但也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知道自己的一双樱桃小嘴就要被攫取了。

    王飞扬这个坏家伙,又要来亲自己了

    不对!

    她忽然又打了个激灵,这个要亲自己的男人,不是王飞扬,是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