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3节

    老板娘,你要赶我走是吧?

    我就跟你老公一起吃饭,看他怎么向我献殷勤!

    吃饭的时候,杜豪对申月苓果然是大献殷勤,各种讨好,甚至还给她发了一个16666的红包。吃的饭也非常高档,两个人这么一顿就吃掉了差不多两千块,这还不包括一些高档酒水。

    在杜豪的劝慰和怂恿下,她借酒浇愁,不知不觉喝下去了约莫有半斤的人头马XO。她的酒量本来就不是很好,又喝了这么多酒,就变得晕晕乎乎了。迷迷糊糊地,就被老板带来这里开了房,躺在床上才恍然大悟。咦,我怎么没在餐厅里了,变成在这么一个房间里头?

    之前被老板带进来的时候,她还有点意识,咕哝着说不要进去,说她要回家,但纯粹就是潜意识里头感觉到不大对劲,其实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怎么一回事。

    现在被老板亲了脚丫子,又忝她的腿,还把脑袋钻进她裙子里边,她就完完全全的警醒过来了。

    但是,似乎已经有点迟了

    被老板压在身上,抓住她的两只手按在脑袋旁边。她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老板也喝了一些酒,一边喷着酒气,一边看着这只白白嫩嫩的小羔羊,他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接着说道:“月儿,你放心,大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虽然不能让你在家私城做下去,但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给你找一份月薪两三万以上的工作怎么样?大伯的能力这么大,随随便便就能让你干一份高薪的活,甚至你不愿意干活也不要紧,我每个月给你5万块,只要你随叫随到就行,怎么样?”

    杜豪越说越有劲头了。”我还可以给你买一套小公寓,成为我们两个人的小爱窝。我一有时间就去那里,尽情的欢爱,那多么浪漫啊!你说是不是?”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个做大官的杜豪,已经完完全全的撕下了那严肃威严的外表,变成了急不可耐的老銫鬼。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亲申月苓的脸,嘴巴贴在她脸上,都是口水。

    申月苓闻到那种腥臭味儿,又加上喝了酒,肚子里边有点翻腾,忍不住就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么着,把猝不及防的杜豪给吐了一脸。

    杜豪呆了,紧接着就狠狠骂了起来:“妈蛋,臭娘们,好心当做驴肝肺也是吧?老子这么好对你,去了法国买那么贵重的首饰给你,连我老婆都没送就送给你,刚才还给你发了一个大红包。你丢掉了工作,我还好心好意安慰你,答应再给你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你特么居然这么对我,吐了我一脸?”

    申月苓扭动着,她发出哀求的声音。

    “放开我,老板!大伯,你放开我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了,你不要再犯错我是你的侄媳妇,我是你侄子的老婆,你不能这样子对我。赶紧放开我!”

    叫到后来,他都声嘶力竭了,声音变得非常沙哑,像是一头受伤的母兽在哪里咆哮。虽然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挺好,但她这脺餍也保不准外边的人会听到。

    所以,杜豪也有点慌张。

    毕竟要是被人听到又来了什么人进行检查的话,很容易就泄露他的身份。他赶紧松开了紧紧按住申月苓双手的两只巴掌,又用一只手去捂她的嘴巴。而申月苓这个时候也有点发横了,一看这个禽兽大伯伸手过来捂住自己的嘴巴,就狠狠张嘴咬了下去。

    一蟼愑,咬得杜豪嗷的一声叫,巴掌的边缘处被撕下了一小块肉,鲜血淋漓。厉害了我的姐,简直就是一头母狼。

    杜豪大怒,一巴掌狠狠打在了申月苓的脑袋上,打得她顿时披头散发,疼得发出了呼叫声。紧接着,杜豪干脆把她的身子一板,让她趴在了床上,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脸死死捂在枕头里头。

    用力的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哧啦啦一声,三下五除二,她身上的裙子被撕开了,露出了她洁白的身躯。她的文哅也被狠狠扯掉,一只雪白的肉团从哅脯下边被拉了出来,可怜巴巴的,像是一只被硬生生拽出来的兔子。

    申月苓拼命挣扎,拼命喊着不要不要,但是杜豪已经发狂了。他今天晚上非得占有这个垂涎已久的女人,不理会她的喊叫,不考虑什脺餍做倫理。他现在就是一个禽兽,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东西。他竟然猛然转身,一芘股坐在了申月苓的后脑勺上,一只手紧紧的压着她不断扭动的背部,一只手伸了过去,抓住她的小内内就往下一拉。

    顿时,雪白而皎洁如同满月的两瓣圌肉就冒了出来,颤悠悠的,结实动人。叫杜豪的禽兽还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东西,正当他想把另外一只手也伸过去,按住那美妙的芘股,把它给掰开来好好看的时候,外边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拍门声。

    “开门,赶紧开门,警察查房,立刻给我开门。”

    “里面的人听到没有,赶紧开门,不然的话我们冲进去了。”

    “赶紧开门,有人投诉说里边有个男的抱着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进去,而且两个人之间年龄相差有点大。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开门让我们进去!我们好好好查一查,免得犯罪事件的发生!”

    里头正在兴头上的杜豪,这么一听就傻眼了,接着就咬牙切齿。

    第180章 这件事就算了吧

    丫的!是哪个家伙这么好管闲事?居然还投诉酒店,前台都没管你特么管什么?老杜气得不轻,但也没有办法。看外边拍门的劲头,如果他不去开门,那么人家肯定会撞门进来。

    没有办法,他赶紧爬起身子,忽然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女人竟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看样子,是活生生闷晕过去了。

    这样子也好。

    杜豪掀起被子盖住了几乎已经被他撕得浑身赤裸的申月苓,把从她身上妥下来的所有衣服都给塞进被子。他自己没怎么穿衣服,稍微整理一下就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外边站着几个警察。

    都挺年轻的,打头那个还獐头鼠目,年龄大一些,二十六七岁的样儿。其他人,似乎都还不到二十岁。这么年轻就做了警察?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獐头鼠目者看上去更像警察,倒像一个贼。

    就是这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眨冻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神气活现地看向杜豪,冷冷问道:“你是谁?跟里头躺在床上那个女人什么关系?赶紧说!”

    里头的女人完全被被子盖住,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形状。

    杜豪扭头看看,再回过头来,他冷冷说道:“女人?哪来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