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7节

    说着她就嫫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过了大概20秒钟左右,那边接电话了。

    那头隐约传来杜豪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

    “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正在开会呢。”

    从这话里头,就可以听出杜豪对他的这个老婆确实不怎么在意了。

    老板娘微微露出了一个苦笑,有意无意看了王飞扬一眼,像是想从他那里寻求某种安慰。接着她就对着电话那头冷冷说道:“我找你是有些事情,我想把申月苓给炒掉。”

    “你疯了,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小月她做得挺好的,你干嘛要把他给炒掉?要不是她撑着店子,你能三天两头跑去别的地方到处玩?你能去泰国玩?真是不像话!关雅美我告诉你,你不要仗着自己是老板娘, 就这么胡作非为!”

    说着说着,这家伙就有点发飙了。

    旁边听着的王飞扬有些愤愤不平。

    不管怎么说,老板娘毕竟是你的老婆。你不问青红皂白,听到她要炒店长,不问原因就劈头盖脸地骂,你还有老公的样子么?这一刻,王飞扬更加爱怜老板娘。

    回头一想,心里头也挺矛盾。

    毕竟他跟老板娘确实发生了暧昧,美女店长的抓堅没抓错。

    只不过她倒霉,被提前发现。

    老板娘一字一顿地说道:“杜豪,我告诉你。你的这个店长,深深侮辱了我,深深侵犯了我的底限。我端端在办公室里头练瑜伽,她忽然就像疯子一样闯进来,完全不把我当成她的老板娘,在办公室到处翻。疯了一样说我里头藏着男人。她这是抓我的堅吗?她就算要抓堅,也要有真凭实据,干嘛这样污蔑人?如果你觉得这样子还不足以把她给炒掉,那么也也充分说明你完全没把我当你老婆!”

    “现在是你老婆受到侮辱,你还帮着那个侮辱你老婆的人说话!那么,我也不想在这店里做下去了,你另外找老板娘吧!总之今天我就死磕到底。”

    越说,老板娘就越委屈,让周围的人听着都禁不住有点同情。

    他是把这几年来在申月苓身上受到的委屈,甚至包括在丈夫身上受到的委屈,都一股脑儿地倾泻下来。

    “什么侮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豪吃惊地问道。

    老板娘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接着说道:“你也没需要单方面听我的一面之词,你还可以听听申月苓她是怎么说的。或者,你现在有空,过来,我们对质,总之,今天这件事情深深伤害了我,你说的那些话进一步伤害我。你也看得到,这几年我嫁给你之后,也一直是在委曲求全,不管对你还是对你女儿,甚至对你的这个店长!但不管怎么样,我的委曲求全都有限度!绝对不可能让人爬到我肩膀上拉屎。这样的话,我也会爆发!”

    “等一下,我现在过去。”

    杜豪沉声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来虽然在开会,但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能抽出空罍麾决的。

    会议室陷入了寂静当中。

    老板娘坐在一张椅子上,气鼓鼓地不说话。

    申月苓就木然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飞扬说:“这到底干嘛?干嘛把我扯上,难道看我比较帅气?觉得我比较好欺负?”

    完了他又摆摆手。

    “行了,我在外边还有活要干呢。老板娘,还有店长,你们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叫我。大伙也别站在这了,该干嘛干嘛去。不觉得站在这里挺尴尬?”

    他扭头就走。

    其他伙计觉得有理,纷纷出去干活。

    偌大一个会议室,就剩下了两个女人坐在那里,气氛非常紧张,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15分钟左右,杜豪就到了,大步走了进来,脸銫茵沉,周围的员工对他打招呼,她也爱理不理。看到了王飞扬,盯了他一眼,沉声问道:“那两个女人呢?”

    王飞扬有点无辜他指了指办公室说道:“在里头呢。”

    “你也给我进来!”

    杜豪茵冷地说道,就朝会议室走了进去。

    王飞扬耸了耸肩头,也跟着走过去。

    他也确实有点心虚,毕竟刚才跟老板娘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必须硬着头皮上。反正老子就是喜欢老板娘,就想跟她在一起!怎么样?反正,现在你们也没捉到什么把柄。

    王飞扬心里头还抱着另外一种意思。

    杜豪,既然你已经不爱你老婆了,那还不如把她给让给我呢。

    这么想着,跟着杜豪走进了会议室。

    杜豪看见里头剑拔弩张的气氛,感受到了火药味,也不由得微微一征。

    但这家伙毕竟是当大官的人,一愣之后,也潇洒自如地拉出一张椅子,坐在上边,还翘起了二郎腿,随手把一盒中华烟丢到桌子上。抽出一根,点了起来,抽了一口。

    王飞扬有些没好气地说:“老板来了,我先声明,这事儿我被店长赖上了。店长你到底怎么回事,前两天刚对我下手,今天又这样,居然把我老板娘都给牵扯上了。我倒是希望能跟老板娘发生一些什么,店里头哪个男的不这么想?这要是真的也就算了,没发生过的事,被你搞得有鼻子有眼的。说真的,我都嗅澺老板娘了,被你这么冤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