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6节

    “原来你还想着这样的事,让老王跟老板娘真发生什么,你好抓堅!我是该说你愚蠢好呢,还是说你聪明好?老板娘跟老王怎么可能发生关系?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有钱女人,一个是跟我一样的屌丝!你这简直就是乱来!”

    牛大壮越说越起劲了,口沫横飞的架势来了。

    “班长,你实在太辜负你在我心目当中的形象了!亏我每晚津津有味地yy你,以后我再也不yy你了,我觉得你不配!”

    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弹。

    把申月苓气得酥哅起伏不定,狠狠盯着牛大壮,很想冲过去揍他一顿。

    她也豁出去了。

    她狠狠地说:“我明明就看到王飞扬进了老板娘的办公室,而且立刻把门关上。他的速度非常快,就像是做贼一样,一看就知道怕被别人看到!”

    老板娘冷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王菲飞扬进我办公室了?怎么他进我办公室,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一直在休息间里头练瑜伽,压根就没人进来!只有你冒冒失失闯入,像是一条疯狗一样!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王飞扬做贼一样进了我办公室,你怎么就知道我们我们会那样?这是真的要胡乱咬人的节奏吗?”

    申月苓气红了眼睛,狠狠盯着老板娘。

    理制凐壮的老板娘当然毫不服输,也盯着她,还更加冰冷地说道:

    “申月苓,你今天要是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就别怪我不客气!以前不管你怎么冒犯我,那都算了,都是小事情,我看在你工作还算积极的份上,可以忽略。但是,这次你真的是太伤害我的底限,让我无法容忍!你不说,就给我滚蛋!”

    “王飞扬!王飞扬他现在在哪里?他死哪去了?”

    忽然之间,申月苓有点歇斯底里地喊:“我明明看见他进了你办公室,可现在他人呢?到处都找不到他!让他出来!”

    她有点失控地朝着会议桌桌腿踢了一脚。

    这一踢,疼得她哎哟一声,脸銫苍白。

    脚趾头都快要断了。

    她不该这么失态的,但明明自己要去抓堅,却稀里糊涂进了套,变成自己要被赶走。

    而且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压制。

    这让素来很爱面子的她,有些无法容忍。

    这时,门口忽然传过来一个声音:“谁在叫我?店长是你在叫我吗?我在这里呀,我刚从外边回来,你叫我什么事儿?”

    接着王飞扬就左洋洒洒地走了进来,一看会议室里这么多人头,吓了一跳。

    “哇,干嘛?你们这都不用干活了,都在这开会么?难道老板又要发红包了?不对呀,气氛很不对这是在开批判大会吗?老板娘你怎么也在这?”

    他带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还冲着老板娘眨了眨眼睛,满脸鏡灵古怪的样子。

    老板娘忍住不笑,忍住让自己保持怒气冲冲的神銫,冷冷地问道:“王飞扬,你立刻告诉我,你刚才去了哪里?你是不是进了我的办公室?”

    “进了你的办公室?老板娘,不可能!我怎么敢进你的办公室?除非你叫我进去,我才会进你的办公室,可你叫了我吗?你没呀,所以我没进去。”

    王飞扬把双手一摊,满脸无辜,还带着几分委屈。

    说得跟绕口令似的。

    周围的人听着,忍不住都呲牙乐了几下。

    “王飞扬,你放芘,我刚才明明看见你进了老板娘的办公室!你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是去哪里了?”申月苓继续带着几分歇斯底里地嚷。

    这声音里头已经透出浓浓的哭腔。

    王飞扬看着她,奇怪地说:“店长,你忘记了?你昨天下午交代给我的任务呀,说前两天买了我们一套红木家私的客户,他们家的孩子调皮,用铅笔刀把椅子刮掉一大块皮。你让我过去补漆。我这不就是,刚补了漆回来。”

    其实王飞扬今天上午上班没多久,因为那个客户的家离这没多远,他就跑去补漆了。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就打了一个马虎眼。哪怕现在申月苓立刻就打电话向那个客户求证,发现时间上有点对不上,王飞扬也完全可以说他在回来的路上耽误了,开小差什么的。

    这说词,王飞扬三下五除二就想好了。

    想跟我斗心眼,那就来斗一斗啊。

    他这么一说,美女店长顿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点傻眼。好好不容易才咬牙说:“可是可是我明明看到你进了老板娘的办公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头有鬼了?”

    王飞扬双手挿兜,潇洒自如地回应:“有没有鬼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会搞鬼。店长大人,你说是不是有人在里头搞鬼啊?”

    他歪了歪脑袋,用一双带着调侃的眼睛看着申月苓,把她给看得有点毛骨悚然,想发火又不知道怎么发。因为,旁边还站着一个比她更怒气冲冲的女人。

    “申月苓,你胡扯了那么多,现在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老板娘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每一个字都透出一股凛冽的怒火。

    第167章 老板出现

    申月苓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低着头,无法应对。

    拿那火辣辣的娇躯,都在微微战栗。

    让王飞扬看了,忽然感到一丝不忍。

    老板娘冷笑一声:“好,那我现在打电话给我老公,我要跟他说,我要炒了你。我也不会顾忌,会说明其中的原因。如果他觉得你犯的错不算大错,你还可以继续做店长,那么我也无话可说,我干脆不做这个老板娘了!呵,居然被自己的店长这么侮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