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3节

    杜轻轻有条有理地给他分析,接着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会儿,王飞扬已经手脚麻利地给她上完了药,贴上了创可贴,还小心翼翼地帮她把袜子穿上去,再穿上鞋子。

    他把杜轻轻抓着他手臂的双手扒拉下来,看看上边,脸銫一变。

    “我去!你还掐出我的血来了,够狠!”

    “我我刚才疼啊,又不是故意的!话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杜轻轻不死心地追问,

    王飞扬挺起身子,拍拍手,没有回答杜轻轻这个问题。他就看看四周,说道:“好吧,现在来谈另外一件事。老朱,你比较细心,你来盘点一下损失,医药费什么,还有劳工费。我们可不是雷锋也不是郭大侠,救了人要有回报。”

    顿时,杜轻轻有点傻眼。

    朱伶俐笑嘻嘻地算了起来:“我这有四个徒弟,都冲上去救人了,把那几个流氓打倒了,一人二百块辛苦费,就是八百块。他们不同程度都受了伤,有的还被刀子扎了,一共二千块医药费吧,到时候我再按伤情分配。我虽然没出手,但我指挥了嗯,这就叫管理费吧,给我五百块行了。对了!!”

    朱伶俐一拍巴掌,说:“还有老王你呢,你才是大头!要不是你,人家小美女都被抓走凌辱了,你起码也得有五万块绹费吧?我说美女,你的命可是很值钱的,救了你,给个五万块正常吧?哼,还害我们的英雄吐了一地,他太辛苦了。”

    “行了行了!”

    王飞扬摆摆手说:“我们要回报,但不坑人,五万块太多了,给十分之一行了,给我五千块。包括你刚才说的,一共多少?”

    第129章 为了芝麻丢西瓜

    朱伶俐麻溜溜地说:“八百加二千加五百加五千,一共是八千三。对了,还有一个,老王你吐出来的东西也得赔偿损失呀,我这还损失了几瓶啤酒呢,给个八千五!”

    旁边那烧烤档老板喊起来:“还有我呢,我损失也不小。椅子坏掉了几个, 吓跑了一些客人,钱都没来得及收,给我赔偿一千块!”

    王飞扬说:“给你赔偿一千五,凑够一万!”

    他朝杜轻轻伸出一只巴掌,掌心朝上,得意地摇晃着。

    女孩子有点傻眼,盯着那只不断晃动的巴掌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脸来,有点恼怒地看着王飞扬:“你把账跟我算得这么清楚,你知道我压根不把这一万块看在眼里么?我一个月的零花钱,都不止一万块!”

    王飞扬带着微微的嘲弄:“真有钱啊,那快给啊,别啰嗦!”

    “我觉得你很蠢!”

    杜轻轻说:“你看不出你救了我,我感动,很感激你么?你不这么急着讨钱的话,第一,不会让我看轻你;第二,你能从我这里得到更多!都不用你开口跟我要钱,我回去跟我爸一说,他起码能拿个两三十万给你。我是他的宝贝女儿,而且是唯一的后代,他再多身家都是我的!以后你要是知道讨好我,跟我做朋友,你没钱花,跟我要,我随随便便万儿八千给你的,而且可以经常给。”

    “行了你,啰嗦那么多,赶紧给一万块!懒得听你说这么多!”

    “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你脑袋进水了?你就一点都不会算?为了芝麻丢西瓜?”

    杜轻轻更加生气地说。

    “一万块!给啦!快点!千万百万不如现钱,给!”

    王飞扬把手晃得都疼了:“最好是现金!”

    杜轻轻真是要气死了。

    这个人真是傻子么?

    我说了那么多,他还不明白?

    就只顾着眼前的一万块,还以为自己很有范儿?我看你是犯二!!

    她越想就越不高兴,接着就喊了起来:“聂方达,你死哪里去了?赶紧过来,凑出一万块现金,快!”

    一帮富二代身上虽然没多少现金,现在是电子支付时代,信用卡都没落了但还是凑足了一万块。杜轻轻把这钱递给王飞扬,没好气地说:“给!没见过钱似的!”

    王飞扬笑嘻嘻地接过来,拿走属于自己的五千块,其它的交给朱伶俐去发。

    最兴奋的倒是他那四个徒弟。这帮家伙其实都是不务正业的小青年,小混混儿,甚至有一顿没一顿地。要不,也不会沦落为神偷集团的未来栋梁。一人有两百块酬劳,还有医药费,都挺开心的。受的是皮肉伤,没有弄到骨头,哪怕是被刺了一刀的,也没伤得多深。都不用去医院或诊所,自己搞点药治治就好。

    这等于是赚了一笔。

    烧烤档老板得了一千五百块,也挺开心。

    王飞扬招呼着:“走,我们去KTV唱歌!”

    居然就没理会杜轻轻了,几个人开上了摩托,呼啸而去。

    美少女还坐在椅子上,她觉得非常郁闷,甚至郁闷得想要杀人。

    聂方达凑过去,嘀嘀咕咕地说:“轻轻,那种货銫别为他生气,不值得!切,会救人很了不起么?目光短浅!明明可以赚到几十万,只要一万,我看他这人的大脑一定有问题!没准是个神经病!你不用理会他了,我们再去找地方玩吧,赶紧离开这里!”

    说着,他都有点不寒而栗。

    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

    “你懂什么?他才不是神经病,他这就是故意的!”

    已经想明白了,但又还有一些不明白的杜轻轻,紧蹙眉头地咕哝着:“他不可能不知道跟我认识下去,会得到很多好处,远远不止一万块。可他就要这一万块绝对不是他傻!是他想秱悺我,不想跟我认识!对,他就是不想跟我认识!我几次问他名字,他都不告诉我,什么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哼,里头他就对了一个姓,他姓王!那个猥琐的家伙叫他老王!奇怪了,他为什么不想认识我呢?认识了我,会给他带去什么麻烦?”

    聂方达说:“认识你,怎么可能给他带去什么麻烦?认识了你,好处多多呢!你可是白富美,家里很有钱!像他那种人,街头混混,屌丝巴不得认识这种女孩子。我看他就是神经病,总之这样也好,以后别遇到他这种货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