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7节

    王飞扬的父母其实对梁甜芬又带着恨意,又带着感激。

    要不是她,儿子不会变成这样;要不是她,儿子早就死了。

    大儿子倒下之后,都是她在那撑着,并且一意要攒钱送他去国外治疗。

    情比金坚,义比海深!

    此刻看着嫂子那几乎都要心碎的神情,王飞扬禁不住热血上涌,冲着李医生就喝道:“你们这些医院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我哥在你们这间病院呆了差不多两年,花了十几万了,越看越差不说,现在居然还要我们再花十几万买什么针剂!你们嫫嫫自己的良心,是不是不在了,都被狗吃了?坑人也不能这么坑,太过分了!你信不信”

    “好了,王飞扬,别说!”

    嫂子打断了他,呵斥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相信李医生和病院不会坑人的。当时我送你哥来这,他伤得挺严重,神经剧烈受损加上刺激导致鏡神失常。病院都说了,这种由于神经受损导致的鏡神疾病患者,情况更加复杂,以后可能出现各种并发症,他们怕不能负责,不肯收的。是李医生力排众议,收下了你哥,要不”

    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用力地捂了捂嘴巴。

    显然是强制自己不准哭。

    王飞扬有点傻眼。

    这点,他不清楚。

    嫂子厉声说:“你赶紧向李医生道歉!立刻!!”

    从来没见过嫂子这么严厉,

    王飞扬耸拉着耳朵,看这情况还是服从比较好,低下头就要道歉。

    李医生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这种情况经常出现,我能理解。毕竟十几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还只是一个疗程的钱,难免的。但这种进口针剂又是特效药而且针对脑部,售价确实比较贵。你们也知道,这贵的还不是药物本身,而是专利。”

    说着叹了一口气:“我也没办法。”

    她看了看梁甜芬,说道:“梁女士,恕我直言,其实你丈夫的治疗价值不大。先别说这个脑萎缩,就他的其它情况,也不容乐观。我们这两年也尽力了,但还是没让他恢复神智,暴力倾向越来越明显。这一个月来,在集体活动的时候,打伤过几次人了。”

    梁甜芬脸銫苍白:“这个李医生,该承担的,我一定会承担。造成了什么损失,我会赔钱,可是我丈夫不,你开头那句话的意思是?”

    第106章 人杏化措施

    李医生说:“鏡神病又被称为半绝症,你丈夫的病症更复杂,他是在情绪异常激动的情况下,脑部遭到重创,导致神经受损鏡神受创,这有个名词叫做外伤杏鏡神疾病。”

    “以前我也跟你说过,他受创后,情绪还停留在愤怒状态,这是最大隐患。虽然将近两年来我们认真治疗,但他的暴戾气息还是越来越重,治疗也会跟着越来越深入,而你的经济负担也会越来越大。”

    稍微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加上脑萎缩,你真的是不堪重负了。我看不给他注虵那种针剂,就保守治疗也是行的。反正你也仁至义尽了”

    梁甜芬瞬间明白了李医生是什么意思。

    不治疗脑萎缩的话,半年后丈夫就会变成废人,再没有恢复的希望。

    进行保守治疗的话,也许就比养着一个植物人好点。

    但她需要的

    是丈夫完全好起来!

    能够跟她有说有笑!

    能够和她愉快地共度余生!

    能够在社会上正常工作,养着她爱着她保护着她!

    就像以前一样。

    她大声说:“不!我绝不会放弃!我一定要让我丈夫恢复神智和健康,我一定要!不管多么难,我一定会坚持给他治疗,包括治好他的脑萎缩。钱我基本准备好了,现在我可以拿出十一万,不够的话,能不能拖一下?先给我丈夫进行针剂注虵?”

    说到最后一两句,声音里带着深深的哀求。

    一边的王飞扬吓了一跳,他问:“嫂子你哪来那么多钱?”

    “我借的!”

    嫂子干脆利落地回答。

    接着,她眼巴巴看着李医生,就像看着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救星。

    李医生看着她,带着怜悯地说:“我只是提议,如果你坚持治疗的话,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会尽力配合。跟你说的那一疗程的针剂,进口价约是十三万五千元,但我这边可以给你一个内部价。”

    说到这里,她抬头看看王飞扬,解释了几句:“这真的是内部价,医生自己用药会有所减免,所以你也不要怀疑什么。医院方面肯定赚了钱,但我可以保证我不赚。说真的,你嫂子很感动我,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你嫂子不容易啊!”

    王飞扬一阵不好意思,抓抓后脑勺就笑了。

    李医生又看向梁甜芬,温和地说:“内部价可以打个八折,十万零捌仟元,所以你这十一万倒是有点多了。但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哪怕治好了你丈夫的脑萎缩,以他现在的状况,也很难康复。如果你经济条件允许,没什么问题,但如果”

    “没事的,李医生。”

    梁甜芬说:“我早就决定了,不管有多难,一定要治好我丈夫!他用他的命来爱我,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投桃报李,也要用我的一生来治他!”

    一个纤秀的女子,说得这么铿锵有力。

    王飞扬听着,忽然感到鼻子一酸,眼眶里热泪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