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节

    “想好了告诉我,你那腿上和芘股上的红印子到底是怎么来的了吗?”

    那边就没有信息发过来了。

    王飞扬冷笑,顺手打开之前拍的视频来看。

    嫂子白嫩的芘芘扭动着, 细致的嫩肉不断晃荡,晃出一圈圈迷人的涟漪。

    非常杏感非常迷人,如果没有那密密麻麻的红印子的话。

    看着,王飞扬就非常气愤!

    恨不得把手机给砸了。

    手机里头还传出嫂子喊着不要和哭泣的声音。

    旁边的路人听到了,朝王飞扬投去异样的一瞥。

    他赶紧关了手机,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接下来打了电话给牛大壮,去他家里睡一觉。

    牛大壮的家也挺破落的,九十平方米不到的老套房,本来是两房一厅,后来硬做成了三房一厅。三个房间,分别是他父母、他、妹妹住。

    尽管牛大壮死活要他睡自己房间,但他不要。

    “你那房间到处都是蛋白质味儿,我特么怎么睡?就睡客厅的沙发!”

    牛大壮讪讪地:“我昨晚打的飞机,你现在还能闻出来?这鼻子厉害了。”

    王飞扬一翻白眼。

    接着牛大壮问他现在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谢谢各位读者兄观看本书,看得好的话,希望可以给一个五星好评。谢谢支持。)

    第40章 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就是那五万块的单子啊,你拉到多少了?有没有三万了?”

    “三万个毛毛,一万都没有!”

    王飞扬垂头丧气地倒在烂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他幽幽地说:“看来只能认输了,不再在家私城干了,我重新找个活去。”

    两天内拉到五万的单子!

    现在想想,真特么是天方夜谭啊。

    一打这么一个赌,确实就连老板娘都救不了,注定被那个该死的申月苓赶走!

    虽然有很多烦恼,但烦恼归烦恼,王飞扬凭着从部队里头学到的本事,很快就呼呼大睡。何以解忧,唯有梦乡。但尴尬的是,他又做了春梦。

    他梦见在出租屋里推开那扇门,看见周雪芮那赤条条的动人背影,禁不住走过去从背后搂住她。双手在她那滑腻紧凑的肌肤上用力抚嫫着,同时间脑子里又有一个声音在警告自己:“你丫的找死啊!那是未成年少女,你居然敢这样碰她?”

    吓得他赶紧松手。

    可周雪芮竟然扭过神来,紧紧抱住他。

    他赶紧把她推开。

    “不行!你还没成年,十四岁都没有,别诱瀖我,哥不想坐牢!”

    忽然,他发现周雪芮竟然变成了梁甜芬。

    他送了一口气,没有淤推开她了。

    这个是成熟女杏,迷人的少妇一枚,可以的。

    不对!

    他又赶紧去推:“不要不要啊!你是我嫂子,我们不可以的”

    然后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自己的双臂是酸软的,梦里头不知道推了多少回。

    牛大壮上班去,王飞扬当然不方便继续呆在他家里,也跟着他出去。

    路上,牛大壮说:“飞扬,要不我们一起回去,找申月苓,跟她好好求求情。也许她心一软,会原谅你呢?毕竟你虽然拉不到单子,干活是能手!”

    王飞扬叹口气说:“哥们,假设你把申月苓压在地上,你趴在她背上,还用你那家伙朝她的芘股用力挺了一下。你说,她会怎么对你?”

    “她一定会砍死我啊!砍死我!”

    牛大壮瞪大眼睛说,接着就不可思议地喊:“不会吧,你这是对冰块那个强堅未遂还是怎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