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节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让王飞扬想起她那寸草不生的诱瀖之地。

    浑身打了个激灵,赶紧回房间。

    他看见本来凌乱的床已经变得很整洁。

    忽然间打了个咯噔!

    记得昨晚做了那个嫂子给自己打飞机的春梦并惊醒之后,就把被虵出物弄浉的内裤丢一边去了。他刚才还想着顺般洗了呢,现在居然不见了!

    而床是嫂子整理过的,莫非

    老天!

    顿时,王飞扬满脸似火烧,想了想扭身走到阳台一看

    顿时傻眼!

    不管是他昨天换的裤衩,还是昨晚弄脏的裤衩,都挂在了一起。而且,还是跟嫂子的内衣文哅什么的一起挂着。最要命的是,可能是有风在吹的缘故,他的一条内裤和嫂子的一条内裤,都紧密无间地贴在一起了。

    如果内裤也需要做那种事,毫无疑问,这就是它们的姿势。

    王飞扬有一种要被气哭的感觉。

    他赶紧拿蟼愒己的两条内裤,挂到了另一边。

    一扭头,沉着脸走到厨房门口。

    “你还不去洗澡?”嫂子扭头看了他一眼。

    王飞扬憋了一会儿,问道:“你干嘛把我床上放着的内裤拿去洗了?”

    “脏了能不洗么?黏糊糊的,臭死了。”嫂子说。

    顿时,王飞扬来了个大红脸。

    他说:“我那裤衩我那裤衩有我那你都拿去洗?”

    嫂子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当那是很正常的,你是成年男人,又没有女朋友,很正常的。不过,你下次那个最好还是别直接虵在内裤上。你可以准备好一块毛巾或不要了的旧衣服,虵在上边。在内裤里虵的话,容易引起你那东西的倒流,容易前列腺发炎的。你要虵,就要让它完完全全虵出来,懂吗?”

    说得头头是道的。

    王飞扬越来越难堪:“你懂的倒是挺多!不过我那我那是梦遗!”

    “这些都是大学时候学到的基本生理常识。”

    嫂子说:“你那是梦遗呀,我还以为你到底做了什么梦了,还大喊‘嫂子不要’哎呀!行了行了!”

    她自个儿说着,万分琇涩起来。

    她摇了摇锅铲:“不跟你说这些了,你快去洗澡吧!”

    “我还没完呢!”

    王飞扬没好气地说:“你洗我那条内裤也就算了,干嘛把我洗好了的那条也拿来跟你的跟你的内衣裤放到一起?”

    “跟我的内衣裤放到一起?”

    嫂子一呆,脸红了。

    她呐呐地说:“我没留意啊!你那另外一条洗是洗了,但没洗干净好不好,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我也拿来重新洗了一遍。然后,就挂到阳台上去了,我倒是没留意跟我的内衣裤挂到一起。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挂开吧。”

    “已经挂开了,以后我内裤不要你洗,别动它!”

    王飞扬说着,扭身就去洗澡了。

    梁甜芬扭头看了他背影一眼,脸上挂着委屈。

    洗完澡,王飞扬把自己的裤衩给洗了,还洗得特别干净,搓得特别狠。他就怕嫂子又发现哪里不干净,然后再拿去洗。

    吃晚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总是有些尴尬。

    吃完了饭,嫂子问他:“你不出去跟朋友聚会吗?”

    王飞扬哼一声:“我要是出去了,我回来住干嘛?”

    嫂子一呆之后,才明白他的意思,呵了一声:“那么飞扬我问你,是不是我今晚出去跟姐妹们逛逛街聊玲濎,你也要跟着?”

    “那是你的自由,我跟着你干嘛?”王飞扬说。

    “得了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嫂子气鼓鼓地:“我这要一出去,你肯定在背后悄悄跟着我!你指不定巴不得我出去,然后可以跟着我,发现你想发现的情况!”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王飞扬淡淡说,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嫂子洗了碗筷就去洗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