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7节

    一转头,只见她怒不可遏地看着我们,那狰狞的怒容,令我看了之后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

    只不过她对我们投来充满怨毒的僧恨目光,没多久便转为痛苦与迷惘;正当我目不转睛地注视她这快速且诡异的转变时,她的身体突然一弓一绷,那条绑在她身上的布绳立即应声而裂,紧接着便化做满天碎布片。

    “危险!快走!”

    由于我并不是头一次见到此景,因此当满天碎片缓缓飘落于地时,我马上拉着呈现呆滞状态的凯萨琳退到门口,随后訡唱起∶“以我之名。风水障壁。起!”

    湛蓝銫的水幕甫起,耳边立即响起震耳的爆破声,以及蕾妮雅那令人发怵的刺耳尖啸∶“啊!”

    我捂着耳朵,透过水幕望去,只见蕾妮雅朦胧的身影,忽然倒在地上抱头打滚,不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惨。

    没多久,身旁的凯萨琳,忽然扯着我的袖子,以颤抖的语气问道∶“她她怎么了?”

    我无奈地耸耸肩,随口说道∶“我怎么知道?”

    一时间,只见在地上打滚的蕾妮雅,时而露出痛苦的神銫,时而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狞笑,口中更是不断咿咿呀呀地叫着。

    如此恐怖的情景,令人不寒而栗!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蕾妮雅刺耳的嘶吼逐渐转为虚弱的呜咽,在地上不停打滚的娇躯,已然动也不动地瘫躺在地上后,我又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撒掉前方的水幕障壁。

    我暗自戒备,表面上却用关切的语气问道∶“喂,你还好吧?”

    只见她慢慢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边喘气边说道∶“呼呼主主人是你吗?”

    “咦?你记得我了?”

    我将信将疑地问道。

    “嗯。”

    见她虚弱地对我轻点头,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我我不晓得。主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答反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还好,只是头有点痛,没什么力气而已。”

    看着她全身沾满了灰尘的狼狈模样,我虽然于心不忍,但怕她忽然又失去理智,而做出不利于我的行径,因此我经过几秒钟的短暂思考后,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原地,以淡然语气对她说道∶“你可以自己起来吗?”

    “应应该可以吧。”

    话虽如此,可是等到她能够从地上爬起来,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利用她拖着疲累的虚浮脚步,走回那堵伪墙后方的密室梳洗之际,我才回过头,向凯萨琳询问发现蕾妮雅的来龙去脉。

    据她所述,她酸濎前到莫河森林猎捕“睛顶雪兔”时,就在我们遇到玛狮龙的地方,发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全身赤裸的蕾妮雅。

    当她带回且救醒蕾妮雅,进一步询问她的身份时,发现她只记得胤姬这个名词,至于为什么会在莫河森林昏倒,她则完全没有印象。

    约略了解遇到蕾妮雅的简单背景后,凯萨琳见她年轻貌美,身材又好,便要她成为“朵兰。乌玛∑冹下的专属模特儿。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凯萨琳为什么硬要簢争夺蕾妮雅的“人身拥有权”了。

    正当我凯萨琳为了蕾妮雅的“主权”问题争论不休时,当事人蓦地带着一阵清爽的香风,横亘于我们之间。

    “主人,你们两个别再吵了,我的去留完全由你决定,你如果想带我走的话,我们现在就走。”

    听到这句话,我的目光立刻越过蕾妮雅,眺向凯萨琳,得意地笑道∶“嘿嘿嘿公主殿下,你也听到了,我的蕾妮雅根本就不想当你的专属模特儿,所以我劝你呀,别再把心思浪费在她身上了。”

    “贱民,要不然你开个条件吧。”

    说到条件,我霍然想起了今天来此的目的,于是我轻轻推开蕾妮雅,来到凯萨琳的面前说道∶“这件事待会再说。我先问你,这张图榜是不是你派人贴的?”

    她匆匆瞟了我拉开的通缉榜一眼后,顿时以鄙夷不屑的冷淡语气说道∶“悴!我可没那么无聊;再说,凭我的情报网,我想知道什么消息、想找某个人,只要出个声就行,又何必做这种花钱又费力的蠢事。”

    “耶!你没骗我?”

    “信不信由你。”

    凯萨琳一脸倨傲地回了这句话。

    见她不像说谎的样子,我当下不禁感到纳闷不已。

    假如不是她,那么会是谁?

    刚才是心烦意乱,所以思虑不周全,现在重新回想整件事发生的过程,我顿时发现许多疑点;其中最不合理之处,就是事情发生的时间点。

    从我们被踢出禁卫军开始,到我们来到苏里亚帝国,顶多算是当天发生的事情而已,可是我没想到才睡了一觉起来,整个萨多图拉城就已贴满了我的通缉图榜。

    再者,我们昨晚利用八达通偷偷潜来这里,即使凯萨琳的情报网再灵通,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准确地研判出我的去向,更不可能晓得我拥有这条便利的秘密通道假如顺着这条思路下去,那么针对我而来的敌人,若不是喀穆朗里联邦那方的势力,就只剩下那个始终隐藏在幕后,想办法崳置我于死地的某个贱人了。

    总而言之,不论是二选一的单选题,或者是以上皆是的复选题,我的处境都陷入了极度危险的状态。

    而我现在唯一能与敌人抗衡的优势,就在于八达通这条秘道,以及我这身经过几次肉体改造后的强横修为。

    当然,如果能找到一些帮手增强我的势力,那么我保命的筹码无形中又增加了一些。而一想到帮手,我的目光自然而然扫向了坐在工作台上的凯萨琳“贱民,你那双猥琐的贼眼干嘛一直盯着我?你还看!再看我就叫人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