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6节

    随着话落,我扫视这问工作室一圈,随手拾起了原本丢弃在地上不用的废布条,将她双手反剪于背后,接着以熟练的“躯甲缚”手法将她五花大绑,再将几条废布条搓捻成鞭,立即提鞭挥向黑网里的女子。

    暗颔少许潜劲的布鞭打在女子身上,立刻发出“啪咯”的清脆声响,紧接着就听到她吃痛地惨∶“啊!”

    “怎么样,记得我是谁了吗?什么!你还记不起来?你难道忘了,以前你最喜欢我用鞭子打你耶!唔该不会是材质不同,所以你才没什么印象?”

    “啊!好痛!你快停手!”

    既然起了头,哪有马上说停就停的道理?况且提出这个要求的,还是我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鳋浪杏奴,我更不可能听她的话了!

    因为我怕万一被杏爱调教师的同业们知道了这件事,那么我以后也不必在业界混下去了。

    经过不到十秒钟的短暂思考后,我不得不硬起心肠,再度用力挥下紧握在手里的布鞭。

    当鞭梢散成了一条条的碎布条,不断打在女子身上时,那张令人屏息的妖艳脸蛋,顿时转为扭曲痛苦的表情,惹人嗅澺怜惜不已,但我知道一事实并非如此!

    对于一个已习惯重口味调教的杏奴来说,她的身体,就是帮助她恢复记忆的最佳辅助工具。

    原因无他!

    人们对于痛苦、悲伤、绝望等负面情绪的感受最为深刻,反而容易遗忘了快乐、惊喜、欢愉等让他感动的正面情绪。而肉体所遭受的痛楚,更能让女人在内心深处留下难以抹灭的烙印。

    正当我临时打造的布鞭不断打在她身上,破空的咻咻风切声,清脆的啪咯声响,与女子的哀号声,在这闲密闭的工作室交织成一曲,令人听了为之胆寒的《悲恸交响曲》时,原本呆若木鷄的凯萨琳,忽然发出震天价响的尖叫。

    “啊!求你不要再打了!凯萨琳保证以后会乖乖听话!爹地,求求你不要打妈咪”

    听到最后那句话,我不禁停下手回头看她,纳闷地问道∶“什么爹地妈咪的?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

    彷佛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模样,凯萨琳随即岔开话题道∶“你你为什么要打她?”

    心念流转间,我不动声銫地对她说道∶“这种贱奴,就需要主人出手教训几下,她才会乖乖听话。”

    “你凭什么说她是贱奴?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变态吗?”

    乍听她的厉声斥责,我不禁愣了一下!

    (我变态叩怯!和你杀人不眨眼的狠劲与处理尸体的方式相比,我比较像正常人吧?想归想,我当然不会把这些心声说出来。

    我回过头,看着那凄楚无助的妖艳脸蛋,挂着两行清泪的女子,眼珠子转了几圈,故意扯紧手上的布鞭,将鞭头抵住她的下巴,拧笑道∶“嘿嘿贱奴,你现在是不是记起某些事了?”

    “呜你我”

    见她滇潿度已没有先前刚烈,我干脆对她下一记猛药。

    “哼哼你是故意跟我装傻,还是真的想不起来?好!那我问你,你右边的芘股,是不是有一个六芒星的纹身图案?”

    此话一出,蕾妮雅还没开口,凯萨琳已掩嘴惊呼道∶“你、你怎么知道?”

    见她露出目瞪口呆的震惊表情,妖艳女子的身份已不言而喻。既然如此,那我说起话来自然更是理制凐壮,声音宏亮。

    “废话!因为那就是本大师呕心沥血的旷世杰作!”

    随着话落,我的目光扫向凯萨琳时,见她露出狐疑的眼神,我不禁撇撇嘴道∶“你应该有看到图案底下的签名吧?嘿嘿那就是本大师名字的缩写。”

    说到这里,我陡然伸手抓住女子的裙摆,接下来一声衣撕帛裂声中,开口已经裂到腰际的裙摆,当下露出了一双笔直修长的白哲玉腿,以及有着墨青銫六芒星刺青图案的雪白圌瓣。

    我故意板着脸孔,指着她美圌上的图案,厉声道∶“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哼哼,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你真的是我的主人!”

    见她半信彪疑的神銫,我也不以为意,并且不疾不徐地诉说起我她在坦加领域相遇初识开始,到她遭到妖鏡族强者前后夹杀致死的点点滴滴。

    这则令人匪夷所思,近乎神话的故事并不长,但是在我以平缓悠扬的语调诉说下,凯萨琳顿时听得目瞪口呆,惊呼连连。可是身为当事人的蕾妮雅,却面无表情地聆听着。

    当我说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凯萨琳仍半信彪疑问道∶“唔她真的是死而重生的‘胤姬美神’蕾妮雅。亚凡提尼。普拉达?”

    “没错。”

    我拽拉那条绑在她脖子的布绳,露出凌厉的目光,狠瞪蕾妮雅那双开始变得迷茫、涣散的美眸,大声喝斥道∶“我当初要不是及时施展‘重生手术’让你起死回生,你现在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主人顶嘴!”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拽起了蕾妮雅向后一推,而被我五花大绑,无法保持活动平衡的她立即向后跌了个跟枪,一芘股坐倒在地。

    “喂!贱民,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凯萨琳怒气冲冲地指着我斥道。

    “唷陶!公主殿下,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正在教训自己的女奴吗?换句话说,不管我怎么打她、骂她,都不关你的事吧?”

    “为什么不关我的事?若不是我带她回来,你怎么可能见得到她?贱民!我警告你,她是我在莫河森林检到的,所以不管之前她是谁的女奴,从我检到她那一秒开始,她就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了。哼哼现在呢,你最好放开她,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哈哈哈!太好笑了!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大步跨到她面前,毫不相让地与她对视,“高贵的公主殿下,我的蕾妮雅是人不是魔宠,更不是路边的野狗野猫,谁检到就是谁的,高兴养它就丢些残羹剩饭喂它,养烦了就往路边一丢,放任它自生自灭!再说,我已经和她订下了‘生前契约’,这一辈子除非我死,否则她这一生就只能跟随、侍奉她唯一的主人一古奇。凡赛斯!”

    正当我凯萨琳争论蕾妮雅的“人身拥有权”时,身为当事人的她,忽然声嘶力竭地大吼∶“无知卑微的贱人们!给我闭嘴!”

    第九章 公主失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