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0节

    我故意瞪大眼睛惊呼道。

    “哼!臭小子,别忘了,现在是你有求于我耶!我如果不出面的话,这颗烂石头能够卖到三十万你就要偷笑了,你居然奢望它能卖到两千万?”

    师父居然敢对我坐地还价。

    “喂喂喂,死老头,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哼!”

    我把魔晶石放回储物腰带后霍然起身,对着两女大叫∶“娜娜、艾美,我们走!”

    “老公”

    郝莲娜一脸为难地看着我。

    “干嘛?”

    我茵沉着脸大吼。

    “那个皮大叔你们不是感情要好的师徒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怯!我没有如此贪得无厌的师父!”

    “哼!我没有这么窝囊又不孝顺的废柴徒弟!”

    我师父互瞪一眼后立刻别过头,而始终在一旁静观其变的艾美,这时突然一脸轻松地拍拍手说道∶“好了,既然师徒为利反目成仇,那么大家只好一拍两散啦。娜姐,我们快走吧,免得他们待会儿打起来时波及到我们。”

    (雪特!没良心的死艾美,好像非得看到我们师徒俩撕破脸,她才甘心!尽管条件谈不拢,但李奥纳多。皮卡丘好歹始终是我的师父,眼看彼此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僵持不下,我干脆放弃他这条线,自行另觅他路。

    只不过我刚移动脚步,身后却传来充满威严的声响∶“凡赛斯先生,你就这么走了吗?”

    我回过头,不甘示弱地瞪了他一眼,茵沉着脸说道∶“不然呢?”

    “你不是要藝魔晶石吗?”

    “我”

    我当下愕然地看着他,等到回过神后,立即掏出了两颗约拳头大,分别呈现青、蓝銫泽的魔晶石,气愤地丢掷在桌上,指着他大吼道∶“好好好!你要魔晶石是吧?拿去!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说完这句话,我便头也不回地迳自冲出大门。

    在欧里格那城里,漫无目标地闲逛了许久之后,我原本愤怒暴躁的情绪,才逐渐冷静下来。

    没想到,人称魔武剑圣的绝世强者,竟然如此贪得无厌!虽然他是传授我武术魔法的师父,但也不能向徒弟强索硬要这份谢礼吧?

    骤然想起我向他拜师学艺的过往,与他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我不由得感到唏嘘不已。

    忘了走了多久,直到街道两旁昏黄的魔晶灯光在我头顶陡然一兄起,我才发现竟在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那家挂着“添尝递酒”招牌的小酒馆。

    盯着酒馆招牌,原想进去大醉一场,纡解内心郁抑的心情,可是一想到那个鏡明能干,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娘,我不禁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后便转身离去。

    站在交叉路口,望着前方流动的朦胧身影,不晓得该何去何从的我,一时间竟莫名升起了怅惘的愁绪。

    夜幕低垂,伫立于街角的魔晶灯,流泄出暗淡昏黄的光晕,当下为这条熙来攘往的繁华大街,提供了正确的路标指引。

    位于交叉口的路标虽然清晰易辨,可是我却不晓得接下来该往哪儿走?彷佛这座欧格里皇朝首屈一指的都城,根本找不到一处可以让我栖息的地方。

    站在街角,伫足许久之后我然发现,我的人生似乎也正面临类似的情况。

    历经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回到我的国家,却发生了我的女人遭上级革职处分的情事;而我早在离开皇家军事学院时,就已经是个平民老百姓,所以根本不存在革职与否的问题。

    可是话说回来,自从我被不名人士想方设法踢出学院后,我的身份就变得异常敏感且尴尬。

    因为若说我是平民百姓嘛,我又得依照军方指派的任务行事;但若要说我是军方人员嘛,我从执行任务开始到现在,既没有一官半职,更没领过禁卫军发放的薪饷,以及动用禁卫军的任何权力由此看来,我应该算是皇朝禁卫军里,待遇最差的反间人员吧?

    我现在完全明白,要返回学院继续混吃等死的愿望已经不可行;而我刚才和师父闹翻,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回去低头认错,求他收留我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抬头仰望夜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晚秋的夜风,带着萧瑟的凉意,拂过我的脸庞,我当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咚嗦,同时也将我这紊乱的思绪,倏地拉回到现实。

    看着周遭那些紧缩着身子,从我面前匆匆而过的行人许久之后,我终于下了一个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沿着来时路折返,在“添尝递酒”的小酒馆门口,恰好遇上了正走出酒馆大门,神銫急切的郝莲娜。

    我快步迎上拦下她,道∶“娜娜,你怎么了?”

    “我艾美找你找了好久,你究竟到哪里去了?”

    “找我?发生什么事?”

    只见她语带埋怨道∶“你怒气冲冲地冲出皮大叔的家就不见人影,我怕你想不开而做出什么傻事,所以就和艾美出来找你。嗯你还好吧?”

    “哈哈哈我是欧格里皇朝最年轻有为的好青年耶;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国家社会的傻事呢,你想太多了吧?”

    “你没事就好,那我们到前面的巷口和艾美会合后,就一起回到皮大叔家吧。”

    听完她的话,我立刻严词拒绝道∶“不!我不要去他家!”

    “为什么?”

    她皱起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