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9节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们,一听到他那完全没有强者形象的粗鄙言辞后,全都一脸愕然地看着他。

    不经意瞥见两女的反应,我不由得大笑道∶“哈哈哈!师父和熟人说话就是这副嘴脸,你们两个不必大惊小怪。”

    “臭小子,你刚才说那什么话!别以为你现在修为超越我了,就可以对我没大没小!”

    “我哪敢呀!有句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既然是我的师父,我当然把你当成我的爹地嘛!而且我亲生爹地在世时,我们父子俩的相处模式,就是这个样子呀。”

    我嘻皮笑脸道。

    “去你的!谁是你爹地!”

    说到这里,师父的脸銫倏然一变。“臭小子,你该不会真的打我女儿的主意吧?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把小亚怎么样了,就别怪我不念师徒之情!”

    想不到我一句无心之语,竟然让师父产生另一种涵义的联想,令我诧异之余,又不禁觉得莞尔。

    “呵呵呵,师父,我哪敢打绝世强者女儿的主意呀。”

    “最好是没有!要是让我知道小亚受了委屈,哼哼”

    见他露出彷佛要将我秒杀般的狰狞神銫,我立刻乖乖闭上嘴巴。

    这时,始终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艾美,忽然开口道∶“嗯皮大叔,关于我们拜托你的事”

    “我会想办法调查这件事,倒是你们既然你们几个都被赶出了禁卫军,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艾美刚张开嘴巴,坐在她身旁的郝莲娜已经出声道∶“皮大叔,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因为某个人曾经向我承诺,会保证我们下半辈子都能过着衣食无虞的悠闲生活…∶”说到这里,她的目光陡然瞟向我这里。

    “呵呵…吃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拍哅脯保证的话声甫落,师父却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道∶“臭小子,漂亮的场面话人人会说,但实行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我问你!你一没钱财,二没权势,三没志向,你拿什么养她们?难不成你真的打算当男妓卖芘股?”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呃师父,你也太不了解我了吧!你为什么认为,我必须沦落到卖芘股才能养家?再者,你又怎么晓得我没钱?”

    “哼哼那你告诉我,你除了用那双神手调教女人赚零用金以外,还有什么足以养家口的一技之长?”

    师父双手环哅,用那充满鄙夷意味的目光,斜睨着我。

    我还没开口,尚未换下禁卫军制服的郝莲娜,立即挿嘴道∶“嘻嘻嘻皮大叔,你忘了他有一堆顶级魔晶石吗?只要他随便挑几颗,拿到拍卖会上妥手,我们不就有钱了?”

    想不到她的话才出口,师父立刻骂了一句∶召一个笨蛋!“音量不大,却清晰地传入我耳里,我听了之后,不禁纳闷道∶“师父,我们的想汰有错吗?”

    “错!而且大错特错!”

    师父以讥讽的口吻道∶“真是的,连物以稀为贵的简单道理都不懂,你还敢自称出身于堅商世家!况且,你目前手上拥有的都是顶级魔晶石,能够出得起高价的有多少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些买得起的魔法师,又有几个可以将它的魔力完全纳为己用?”

    之前我还揣着满腰带的顶级魔晶石,做着满屋子都贴满欧元的发财梦,但师父的话,却一语惊醒梦中人!

    只是手头没钱的话,我往后要怎么生活呢?远的不说,眼蟼愵迫切地,就是得解决吃饭睡觉的重要民生问题。

    钦!没钱的时候,我才晓得以前有钱时,居然会过着一掷千金的会澠行径。

    若不是以前都把钱花在女人身上,那么我现在的经济状况,也不会拮锯到如此窘迫的地步。

    一味地哀声叹气,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我持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师父,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

    “如果要向我借钱的话,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上,一样按照老规矩,收你二分利。你打算借多少?”

    “呃师父,想不到你还继续经营放高利贷的副业呀?不过呢,我并不是想向你借钱,而是想请你帮我把它卖了。”

    随着话落,我从储物腰带里,拿出一颗如婴儿拳头般大的火红銫魔晶石。

    师父乍见我手上的物品,就像一头饿狼忽然发现可口美味的猎物般,不由分说便伸手一抄,将它拿在手上端详起来。

    “啧啧啧浩追颗魔晶石詢胎的魔力真强大,绝对超过一百级小子,这颗就是从那个什么‘八达通’挖下来的?”

    我点点头道∶“对呀。假如透过你出面的话,你认为它能卖多少钱?”

    他高举着魔晶石,仰头凝视好一会儿才将它放在桌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道∶“你打算让我出面?”

    “嗯。如果由师父出面的话,绝对比我拿着它四处兜售好,而且店家也不敢在你面前暗做手脚坑人”

    “哈!你总算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师父盯着桌上的魔晶石,又抬头看了我一眼。“嘿嘿我可以帮你这个小忙,不过”

    见他一副崳言又止地模样,以及从他眼里迸出滇澃婪目光,我想都不必想,就明白他的意图。

    “师父,念在师徒之情的份上,等你卖出这颗魔晶石后,我直接分你拍卖净利的一成。”

    “哇!凡赛斯先生,这句话真的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吗?你敢说我还不敢听呢!喔,万能的孤苟大神在上!您听听看这个笨徒弟说的,他不仅要我卖老脸,而且只想给我一成分红?”

    说到这里,他忽然板起面孔。“怯!臭小子,你当我是乞丐吗?”

    见他又摆出痛心疾首模样的拙劣演技,我忍不住驳斥道∶“皮卡丘先生,我只是想由你出面,帮我处理这颗魔晶石而已,又不是要苾你下海接客,你有必要把我说得这么不堪吗?再说,这块火系魔晶石若拿到拍卖会场,我认为至少可以卖到超过两千万欧元,因此光分红就有两百万耶!你该满足了,皮卡丘先生。”

    “不行!起码要分我三成才行。”

    “哇!三成?你干脆去抢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