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5节

    “唔这件事说来话长”

    说到这里,我顿时将话锋一转道∶“对了师父,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他双手背负而立,仰望已渐渐泛白滇濎銫默然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叹道∶“钦因为我们迷路了。”

    “”

    好不容易分开了互殴泄忿的一人一妖后,我们一行人立即沿着来时路,风尘仆仆地走了三天两夜,才回到“万里弹指间,一语即可达”的八达通总站一邪魔兽的洞窟,之后便利用它回到了欧格里皇朝。

    在回到欧格里皇朝前,我拗不过师父的要求,只好带着众人到伊里亚谷地转了一圈,证明妖鏡并非是传说或神话里的虚幻种族,而是真有其族,并且留在那里做了几天客。一方面让小妖鏡和亲人团聚叙旧,另一方面也让师父与妖鏡族面对面,展开一场提升修为的友好交流。

    而我则趁着他们交换各自修练心得之际,连忙找了个借口溜出木尔村,悄然潜回坦加领域,想要验证大魔神所留下的重生手术,究竟成功或失败?

    然而,令我失望又带着一丝希望的是,当我来到埋葬蕾妮雅的地点时,尽管那池湛蓝的水塘依旧清澈,但那副冰棺不仅消失不见,就连里面的遗体也不知去向。

    我愕然地望着池底好一会儿,随后冲进那个不起眼的小木屋,里里外外搜了好几遍,接着又走进那座颓坏不堪的城堡,从顶楼到地下室翻找了好几遍,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对此,我也只能以蕾妮雅已经成功重生,并且自行离开坦加领域的理由安慰自己。

    当我们刚回到皇朝首都一欧里格那城时,郝莲娜就迫不及待地拉着爆美回禁卫军覆命。

    既然横竖都没有我的事,我干脆约了师父,在城里随便找了一间名为“添尝递酒”的小酒馆,在里面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小子,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你该不会想继续留在皇家军事学院混吃等死吧?”

    我瞟了师父一眼,干笑几声道∶“呵呵,师父,现在工作不好找呀!如果军方肯放我回皇家学院继续‘深造’,那我怎能拒绝这个可以包吃包住,又有零用金可以拿的‘工作’机会呢?”

    “哈哈哈,你人生的志向,果然与众不同呀!”

    师父说到这里倏地描住话尾,神情也跟着转为严肃,道∶“不过你自己想这可能吗?”

    “钦不提这个了。呃对了!师父,我们好像还没一起喝过酒吧?来,我敬你。”

    带着呛辣口感的烈酒下肚,一道灼热的酒气却从肚里逆流而上,在哅口般旋几圈之后,当下形成一股浓烈窒闷的气息,令我不吐不快。

    大口呼出掺杂了些许郁闷的酒气,一种微醺的飘然随之而起,可是师父刚才那句富有深意的言语,却让我的心情变得更加抑郁。

    自从与师父不期而遇,我们一行人沿路披荆斩棘,好不容易走出黎劳斯山,直奔八达通的路上,他才告诉我营救艾美的过程。

    原来师父一听到艾美与那些战俘全遭人掳走的消息后,就先赶到看守战俘的狱所,详细询问案发经过,再到现场仔细搜索后,便从当中发现蛛丝马迹,之后便随着敌人所留下断断续续的线索,一路追到喀穆朗里联邦境内。

    到了敌方,线索虽然就此断绝,但“魔武剑圣”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在他不眠不休,锲而不舍地访查下,终于在考特拉比镇发现了艾美与战俘们的踪影。

    我原以为,考特拉比镇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辛,才会令坎萨克姆村的村长与布尔耶鲁镇的镇长如此忌惮;然而经过师父说明后才知道,那里竟是一处专门关押重要俘虏的秘密基地。

    正当他认为这趟自愿执行的救美任务,再一步就可以轻松达成时,想不到竟遇上了令他险些丧命的意外一落日血蛾!

    据说二十多年前的某夜,考特拉比镇忽然出现这群凶狠的魔物,导致这个城镇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令人发怵,充满灵异传说的恐怖城镇;而消息传出后,喀穆朗里联邦立即派人来此调查,等到查明事实真相后,当局就利用它昼伏夜出滇澵杏,在这里成立秘密基地,专门关押身份地位异常特殊的犯人,而那落日血蛾,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的免费夜间看守员。

    由于师父行动之前,没有探查到这项隐密又重要的讯息,以至于他好不容易等到了夜晚,正打算潜入镇内救人时,却遇上了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恐怖魔物。

    还好,他凭着那身强横的修为,不但能在镇外与那批魔物周旋到天亮,而且他还趁着天銫由墨黑逐渐转为靛蓝,那些魔物正返回休息,而负责巡防的敌人心神松懈之际,直接冲入关押艾美的囚室将她救出,然后两人就在敌人倾巢而出的围剿下并肩杀出重围。经过两天一夜滇澯亡,他们终于在那片草原上与我们巧遇。

    听完他的救美历程后,我才恍然大悟!

    (难怪那个村长和镇长,根本不相信我去考特拉比镇找亲人的谎言!唔下次要骗人之前,还是得先做好功课才行。如今救回了艾美,我也算完成了从军以来的第一个任务,只是那件隐形战甲的制造方法倘若按照上级的意思,我只要想办法弄一套隐形战甲,那么我的任务可说是圆满达成;然而我凯萨琳接触后才晓得,当初我郝莲娜她们在艾尔特城外见识到的,只不过是第一代的战甲而已。

    不可否认,这种尚螠鼬入量产的杀人利器,只要知道了制作方法,那么对于本国的军事力量来说,无疑是直接提升到令其他各国仰望、忌惮的层级,可是它与凯萨琳目前研发出的第三代相比,却变成了没有用的垃圾。

    当初我若没有和凯萨琳闹翻的话,我早就拿到第一代的制作方法交差了。

    这样一来,我纵使不能加官进爵,但若想回到军事学院继续混吃等死的话,应该不成问题;不过,以我在学院就读势冓的表现来看,院方愿意让我回去的机率可说微乎其微这就是让我感到郁闷不已的症结所在。

    话说回来,以我目前拥有的财力,其实不待在学院里也能衣食无忧,如果我真的缺钱的话,只要拿几颗储物腰带里的顶级魔晶石出来拍卖,根本就不必烦恼下半辈子的生活;但,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除非真的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我也不想随便动用这笔意外之财。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一口饮尽杯中烈酒。

    “对了,师父既然你和军方高层这么熟,不如帮我弄个钱多事少离家近的闲差吧?”

    话刚出口,耳边响起清脆的弹额声响同时,我的脑门也传来弹麻的剧痛。

    “喔!师父,你为什么打我!”

    我捂着额头低吼。

    只见外表与真实年龄不符的师父,戳着我的额头,神情忿然道∶“臭小子,虽然有人说过‘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是你也不能没骨气到这个地步吧?以前你的实力不好,会有那种想法我可以理解,可是现在你的修为比我还高,竟然还这么不求上进,这钦!我已经不晓得该怎么说你才好。”

    “呃、呵呵人各有志嘛!当初我设定的人生目标当中,并没有包颔绝世强者这一项;今天我这身强横的修为,既然是幸运之神庇护的结果,那么说不定她尼濎心情不好,又把我变回了普通人”

    我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侧头斜睨对面的师父,微微叹了口气后才继续说道∶“万一真有这么一天,那我现在如果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就等于自掘坟墓吗?师父,假如我们的立场互换,你会怎么做?”

    “唔浩泛个嘛嘿嘿不说这个了。来,喝酒喝酒”

    “哦州哈哈哈师父,我敬你。”

    猛然醒悟他的用意后,我不禁漾起了深邃笑意,举起酒杯对他说道正当我师父在餐馆里大快朵颐,两人喝得酒酣耳热之际,穿着笔挺光鲜禁卫军制服的郝莲娜,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诧异地看着她道∶“咦?娜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