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0节

    依娃刚开口,我立刻鸽住她的嘴巴,悄声警告道∶“别出声!”

    直到她点头表示明白后,我才慢慢松开手。

    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只见郝莲娜侧对着我趴在地上,默不作声地侧耳倾听地面的动静,没多久便皱起了眉头,随即对我打出了“噤声潜行”的手势。

    她的表情看上去虽然正经严肃,手势既标准又正确,但是我一看到她打出暗号刹那,却差点“噗嗤”地放声大笑。

    因为这个手势是将手腕虚晃三圈后,再朝前挥动两下来表示,如果她打出这手势时,是以蹲姿或站姿的话倒没什么,问题出在她此刻正伏趴在地上,然后又将左手后伸到圌部上方假如她的头上再戴上狗耳朵之类的头饰,再配合刚才的手势,简直就是一头正对我摇尾示好的一美女犬!

    令我发噱的胤秽念头一闪即逝,我连忙紧抿着嘴滣,硬吞下已经冲到喉头的疯狂笑意,立刻抱起根本搞不清楚状况的依娃,深吸一口气后,便“哩”地从树干后方窜出,马上以之字型身法,在树干之间飞快地横向点踏移动着;几个起落间,我已然掠至郝莲娜的左前方,约十公尺外的一裸参天巨木的粗壮横枝上。

    我反手后伸,将背部尽量贴靠在凹凸不平的粗糙主干上,确定周遭没有毒蛇毒虫之类的潜在危险因素后,才缓缓探出头查看前方的状况。虽然只有匆匆一瞥,但在制高点的优势下,我早已将前方的动静尽收眼底。

    只见目力所及尽头,已是这座不知名森林的出口,一条流速平缓的河流,正沿着蜿蜓的地形缓缓流动着;略为起伏的河畔边,各种看似无害的不知名野兽,按照特有的默契,各自形成属于自己种族的群体,在河边或站或卧,或喝水或嬉戏,各物种之间互不相扰,俨然一派轻松惬意的景象。

    我又探出头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凶残的肉食魔兽潜伏在附近伺机而动后,我便独自施展提纵术飘然而下。

    “情况如何?”

    郝莲娜神情凝重道。

    “没什么,一群野兽在河边休息而已。”

    “品种、等级、数量?”

    我白了她一眼,沉声道∶“报告长官,你真想晓得数目的话,自己不会去数呀!你突然没头没脑的问我,那我又要问谁?真是的,没事问那么清楚干嘛?难道,你想主动攻击那群看起来温驯无害的野兽?”

    郝莲娜先是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期期艾艾道∶“呃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道∶“你不要一遇到这种事情,就不自觉摆出高高在上的女军官习气好吗?”

    “对对不起。”

    我观准这个难得的机会,正打算教导她如何当个称职的爱奴时,从刚才就被我晾在树上的小妖鏡,忽然站在树枝上大喊∶“主人,你看!”

    “怎么啦?”

    话刚出口,我立即往前跨了一大步后冲天而起,并以最快的速度飞掠至依娃身旁。

    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群正在休憩的野兽们,似乎已感应到危险苾近般,纷纷由闲散逸情,瞬间转为警戒状态。当它们鼻嗅耳动几下后,忽然慌不择路地朝四面方向狂奔起来。

    刹时,地面传来剧烈晃动,令我不得不紧抱着树干,同时强自镇定地静观远处那万兽齐奔的壮观场面。

    “老公,发生了什么事?”

    跪趴在地面上的郝莲娜,紧张地对我大叫。

    我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借着淡然的月光,眯起了眼睛,紧盯着从远处陡然冒起,并且朝河畔迅速接近的黑影。

    “主人,那是什么?”

    依娃的问题,其实也是我想知道的答案,可是以我绝佳的视力,还是看不清楚,那团黑影到底是什么恐怖的生物,竟然让那些野兽害怕成这样。

    心中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那些原本藏匿在林中休息的飞鸟,因受到惊吓冲天而出没多久,彷佛骤然失去生命般,竟纷纷往下急坠;而我的耳际,似乎隐约听到了枝断树折,重物坠地的闷响。

    “呃!那是?”

    等到我约略看清黑影的轮廓后,随即大叫∶“法克!快逃!”

    “主”

    依娃刚关口,我跃下树枝的同时,连忙对她大吼道∶“别吵!想活命就快走!”

    我迅速落在郝莲娜身旁刹那,直接抱起她衣不蔽体的惹火娇躯,立即施放风翔术向前急飞。

    不到五分钟,原先落在野兽后方的我们,已窜入了正扬蹄狂奔的兽群中,并且以踩踏着兽背的借力换气方式向前飞奔。

    我虽然不晓得追赶我们的是什么魔物,但光看那两双发出红光的复眼,嘴巴前端伸出一对彷佛是死神镰刀的啖齿,粗如拳头,长约成人手臂的身体,加上背后那六片有如肉膜,前端锋利如刀的翅膀,以及腹下那十只约有中指长,带着倒勾的利爪的念心东西如果它们只有一两只,那么我随便放个火球、冰箭,或是风刃应该就可以轻松解决了,但刚才匆匆一敝月恢,以它们分布的面积估算,这群怪物的数量绝对超过了千只。

    这样一来,除非我施放大范围攻击的禁咒,否则我们最后的下场,绝对和那些落在后方,不幸被一群魔物扫过后,瞬间变成一堆白骨的野兽一样。

    然而,若要施放禁咒,我又怕事后会引起敌人注意,这样又有违我们特地使用传送阵,悄悄来到这里的意义。

    正因为考量到这个不确定的变数,我才会背着郝莲娜,并且舍暗黑元术改用提纵术,在这群发疯似野兽中穿梭逃命。

    “老公,那些恐怖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趁着踏在兽背上借力换气的片刻,没好气地对她吼道∶“我怎么知道?假如你真的那么好奇的话,我现在就放你下去,等你得出了结论后再告诉我。”

    话刚出口,背后的郝莲娜,立即尖声叫道∶“不、不要!你不可以丢下我不管!”

    “那就乖乖闭上嘴巴!”

    我大吼一声后,便风驰电掣般地向前急掠;可是那个之前还信誓旦旦,说她终生都会保护我人身安危的妖鏡公主,此刻却成了指引我逃跑方向的小光点般,在我正前方约七百公尺处飞快移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