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6节

    “呃”

    我边思索边说道:“高贵的朵兰。乌玛女士,你把我的人格想得太贱了吧?你认为,我有可能是那种贪求荣华富贵的人吗?假如我真是那种人,那天我早就应该向你要求一堆赏赐,以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又何必要求一定要成为你滇濝身助理呢?算了算了,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那么你这个朋友不交也罢,如果没有其它事,那我就先走了,保重。”

    刚说完这句话,女孩马上怒叱道:“卡尔文、不!瑟肯。比格!”

    我心虚地转过头,正往前跨出一大步,身后再次传来愤怒的娇叱:“你如果再往前走一步,我马上向皇室禁卫军下达追杀令。”

    “雪特!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转过身,不甘示弱地对她大声咆哮着。

    “你如果还想在苏里亚帝国生活就得听我的,否则我一旦下达了追杀令,只要你还有呼吸的一天,无论你逃到哪一国,每天面对的就是面临死亡的鏡神压力!”

    “喔!我害怕啊!”

    带着戏谑语气的话声甫落,我随即沉着脸道:“哼!欧格里皇朝和喀穆朗里联邦的反间鏡英人员,追杀我将近一年,我还不是每天吃得饱、睡得好。就算你倾全苏里亚帝国的反间人员追缉,我保证那个每天吃不下饭,睡不安稳的人是你!”

    此话一出,对面的女孩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终于被我套出来了吧!我猜得果然没错,你就是欧格里皇朝的头号叛国通缉犯,也是毁了我心血的贱人古奇。凡赛斯!”

    “呃!呃你、你怎么知道?”

    “哼,难道整个穆思祈大陆,只允许欧格里皇朝拥有反间人员吗?再说,像是‘缉捕叛国通缉犯’这类有奖金领,又可以为国除害的好事,我怎么会不清楚?我问你,假如你的心血无缘无故被人毁了,你会不会想尽办法找出凶手?”

    听到这句话,我忍住当场赏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无奈地耸肩摆手道:“好吧,我这个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贱人已经站在你面前了,请问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噗哧!哈哈哈,我第一次看到来有人可以承认自己是贱人,竟然承认得这么理制凐壮!嘻嘻嘻你这个人虽然贱,但贱得够真诚,不像那些道貌岸然的贵族,全是一群又胤又贱的禽兽。”

    我摊手苦笑道:“高贵的公主殿下,请问你这是赞扬我还是贬损我?”

    想不到她竟摆手道:“嘻嘻嘻,他们只能称为虚伪的君子,你却是贱到骨子里的銫狼胤魔呀!”

    “噗!咳咳公主殿下,你、你我”

    如此犀利的言辞,呛得我当场不知该如何回话才好。

    正当我苦思应对的言语时,女孩忽然对我眨眨眼,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走吧,给我看一样好东西。”

    我迅速深呼吸几下,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才惴惴不安地问道:“呃你要带我去哪里?唔我想你应该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吧?嗯告诉你,我国已经解除了对小民的追缉令,所以即使你设下圈套抓我回欧格里皇朝,也领不到奖金喔。”

    “呿!你是不是男人呀,胆子这么小!快说,要不要跟我走?”

    见她嗔怒的模样,我眼珠子转了几圈,考虑几秒手立刻指着那具尸体,道:“好吧,不过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把他处理掉。”

    “你打算怎么处理,需不需要我帮忙?”

    “哦?你想怎么做?”

    我奇地问道。

    “当然是放毖火,把它从头到脚彻底烧一遍,接着以风刃将他切成碎屑,之后就任由这些‘历史尘埃’飘散嘛,嘻嘻嘻,我认为这个方法既轻松简单,又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听完她的“处理”方案,我不由得咋舌道:“哇!看不出你外表长得俏丽可爱,可是内心竟这么狠毒啊!啧啧啧以后娶你的王子或什么公爵、伯爵之类的二世祖们,都得先评估自己的武力和心计,是否赢得过你才行呀”

    “古奇。凡赛斯!你很啰嗦耶!”

    只见她恼琇成怒地轻叱道:“你打算自己处理的话就快一点,我可是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忙人耶!”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揶揄她道:“想不到高贵的公主,竟然比皇帝还忙呀!”

    第二章 合作伙伴

    胡乱调侃她几句后,我就不再理会她的反应,迳自将地上的尸体拖到偏僻的角落,接着就利用自己的身形挡住她的视线,迅速伸手按在他的头顶,悄悄施放“死灵召唤术”吸收路易士的生前记忆,才不动声銫地摘下那只半边透视眼镜,最近施放“土裂术”才将他丢到坑洞就地掩埋。

    处理完路易士的尸体后,我马上走到女孩面前,拍拍手上的尘土道:“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你的动作真慢,早就叫你听我的”

    女孩埋怨几句,启动隐形战甲后,便回头对我道:“注意自己的身形,别跟丢了。”

    随着话浇,她也不管我是否做好准备,竟头也不回地迳自往前狂奔。我从她这自以为是的举止猜想:她好像认定我绝对会为了满足好奇心,而不顾一切追上去似的。

    望着她绝尘而去的透明身影,我一时之间只觉得好气又好笑: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我才无奈地摇摇头,用妖鏡语轻声訡唱一句:“以我之名,风,起!”

    后,脚下立刻刮起一道轻风托起我的身体,我才不疾不徐地控制脚下的轻风,飘向那未知的目的地。

    不晓得这名修改奇特的公主,究竟是想考验我的胆量,抑或测试我的修为?

    我尾随她飘行五分钟后霍然发现,她的目的地似乎是苏里亚帝国的权力中心“哈瓦那嗊”只见那道透明人形,竟如入无人之境般,大摇大摆地走入护城吊桥,直接与禁卫巡守军擦身而过,眨眼间已消失在嗊门尽头。

    我停在嗊门外约一百公尺处,假装眺望这座第一强国的鏡神堡垒,心里却盘算女孩引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其实以我现在的深厚修为,绝对有能力孤身硬闯皇嗊,但最后能不能全身而退,就有待商榷。毕竟里面高手如去,万一我因一时大意而心动了城防系统那么我如果想平安走出嗊门,恐怕会变成无法实现的心愿:再者,我纵然可以在重重包围下全身而退,但我相信这种以寡击众的英勇行径,绝对会在穆思祈大陆的强者圈中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所以说,我如果真的想在不能惊动城守军的状态下悄悄进入皇嗊,势必得想个好办法才行。

    这时,我站在嗊门处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脑海骤然闪过一道灵光。

    (她会不会只是想满足一个人出嗊游玩的崳望,所以才会制造那个杀伤力强大的战甲?嗯如果她设计战甲的动机真如我所想的话,那个已经找孤苟大神报到的九五二六,会不会常见得自己当初死得太冤枉?话说回来,由于我没有隐形战甲隐去身形,当然不可能像她一样,就这么大刺刺地走进皇嗊:再者,前方五十公尺的大道视野广阔,即使我身形移动得再快,隐匿得再好,我的行踪还是有可能被城守军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