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5节

    愤怒的暴吼言犹在耳,他右小指上的黑銫指环蓦然泛起了黑銫光芒,缓缓包裹住他的右拳。

    陡然感到这股熟悉的波动能量,眼珠子转了几圈后,我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家伙的暗黑能量,真的来自那只黑銫指环啊!脑海才闪过这个念头,位于前方二十公尺外的路易士,陡然对我挥出一记几乎不可见的淡黑銫拳影。

    侧身闪过那道杀伤力媲美五阶四级内武术的虚影,我马上凝聚出一颗直径七寸,内黑外红的大火球,直接抛向空中。

    “咦?这、这是、暗、火六阶混合系魔法之炽焰焦土?不、怎么可能!你你是混合系大魔导士?”

    路易士后翻几圈,躲过隐形战甲虵出的火球与风刃,仰望着天空失声大叫。

    我没有理会他的“疯言疯语”直接施放出数道蓝中带黑的细小水箭,虵向空中的大火球。

    露出这一手,不单是路易士,就连隐形战甲的透明形体,也做出转头动作,同时发出几乎低不可闻的轻咦声。

    不单是他们,只要生活在穆思祈大陆的人,一旦看来我施放的“混合魔法”后,绝对会出现相同的惊疑态度。

    根据世人所认知的魔法知识来说,水与火原本就属于互相排斥的魔法元素,所以世上几乎找不到“水火同源体质”的人:然而,我此刻所施放的,只不过是以本体能量转换而成的“拟态魔法元术”因此就本质来说,眼前所见到的火球、水箭,追根究底仍是暗系元术。

    换句话说,这种拟态魔法元术,既然不是穆思祈大陆自古传承下来,靠着吸收晶石的修练方式所产生出来的魔力,那它当然能拥有各系魔法的形态与威力,又可避免因魔法元素互斥,而引发爆体的致命危机。

    可是不了解其中迎由的人,一看到我施放的“魔法”形态,通常第一个想法就是:我怎么突然变成了全系魔法师?

    猛然想起这点,我不禁暗怪自己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太过招摇莽撞!

    然而,施放出的暗黑元术就像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

    即使覆水可收,但眼前的敌人,已见识到我不小心显露出来的“神迹”这要一来,除非我能抹去他们的记忆,否则我这身惊人的修为,一定很快就传遍穆思祈大陆。

    心念流转间,开始堕落的大火球,霍然被无数支水箭扎进后,便轰地迸裂开来,接着就化作无数颗拖着弊銫尾巴,有如迅速划过天际的流星雨,铺天盖地飞向惊讶连连的路易士。

    顷刻间,大部分火球撞击地面后,立即扬起灰蒙蒙的尘土,迅速朝四面八方飘散开来:灰蒙蒙的尘雾里,只见无数的淡黑銫拳影,与暗红銫火影飞快碰撞,而路易士那庞大的身影,则随着火雨落点迅捷地移动。

    可惜的是,无论他的修为如何深厚,身形移动再快速,但在漫天火雨无差别攻击下,仍不可避免地被炽热的细碎火球击中,进而引燃身上的衣物:没多久,全身着火的路易士,就这么倒在地上不停翻滚,并发出了令人颤粟的惨烈哀号。

    等到火势逐渐熄灭,漫天尘埃缓缓落地后,千疮百孔的泥土地上,已经多出一具焦黑而扭曲的肥胖身躯。

    我看着那个被烈火烧得面目全非,动也不动的死肥猪,心想:“奇怪,他这么不经打吗?嗯他该不会故意躺在地上装死,然后趁我不注意时,忽然从地上跳起来给我致命一击吧!”

    小心翼翼往前走出两步,与隐形战甲并肩而立后,我立刻朝地上的尸体虵出一支水箭:直到他中箭后仍旧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我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高贵的公主殿下,小民这次终于尽到保护皇室眷属的责任,现在你可以安心返回皇嗊了。”

    话刚出口,只见前方闪过一道白光后,我的面前便出现一句穿着紫銫紧身武斗服的黑发紫瞳女孩。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搓着下巴轻笑道:“我是是卡尔文。克莱,年轻有为的服装设计师呀,我们不久前才见过面,难道你忘了吗?”

    “你骗我!上次看你的修为,顶多达到四阶六级,可是今天看你出手啊!你、你不是卡尔文。克莱,你是附身在这个人身上的暗黑法师?”

    说到这里,女孩忽然向后退了几步,随手按下头顶的白水晶发箍。

    刹时,她长靴上的绿銫水晶与手臂上的红銫水晶臂环,分别泛起了绿红两道光芒,迅速朝头上的发箍汇集,一眨眼已变成了一抹蓝銫流光,最后又转换成白銫光芒:光芒尽敛,女孩的身影也跟着消失不见。

    我眯着眼,扫视周遭一圈,最后将视线锁定在左前方,撇撇嘴道:“公主殿下,你的隐形战甲在我眼中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劝你还是别再浪费魔晶石的能量了。”

    话声甫落,白銫光芒忽地倏闪倏敛,而女孩窈窕的身影,没多久就映入我的眼帘。

    这时,只见她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失声惊叫道:“你、居然能看穿我的位置?怎么可能?”

    我摇头轻笑道:“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而且小民在此向你澄清一点,我绝不是什么暗黑法师,所以请你不要随便猜测,甚至到处放话,害我被全大陆的绝世强者追杀,可以吗?”

    女孩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勉为其难地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全系魔法的修炼方法?”

    我诧异地瞟了她一眼,纳闷道:“高贵的公主殿下,你出入都有武术高强的禁卫军保护,自己又拥有这么厉害的隐形战甲,为什么还想变成全系魔法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上次似乎说自己不会魔法耶,假如倾皇室之力,都无法把你变成魔法强者,那我这个市井小民又有什么能耐呢?”

    “哼,你根本不了解皇室的生存法则”

    说到这里,她忽然话锋一转:“嗯这样吧,你愿不愿意跟我做个交易?”

    我故意双手环哅,斜睨着她道:“交易?什脺骰易?”

    她不答反问道:“你是哪一国派来卧底的反间人员?”

    “啊!呃公主殿下,如果看我不顺眼就请直说,不必找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诬陷我。”

    我表面说得义正词严,语气坚定,但内心却惊骇不已。

    (她怎么看出来?我什么地方露出马脚?嗯这个公主不简单呀!比那只长哅不长脑的贱鏡公主聪明多了正当我思索应对之道时,女孩带着平淡语气的娇甜嗓音,陡然窜入我耳里:“其实从上次我遇到你时,我就开始怀疑你的身份,只是你当时装得太像,我就这么被你骗了:直到刚才,我听到了你和那个人的对话之后,又稍微想了一下,这才晓得你的茵谋。”

    “喂!朵兰。乌玛!我敬重你是高贵的皇室眷属,才对你百般忍让。假如你想强加罪名在我身上哼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啐!无知贱民,本公主见过的重刑犯绝不比你少,所以你不必在我面前耍流氓。其实我清楚,你千方百计接近我,一定是觑觎我身上这套隐形战甲!”

    一语道破真正目的,我连忙以大笑掩饰内心的惊骇,随口胡扯道:“哈!高贵4的公主殿下,你把自己的破战甲想得太好了吧?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你的隐形战甲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副没用的垃圾而已,所以我怎么可能对它产生兴趣?嘿嘿,假如我接近你的上的,只不过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这种说法你接受吗?”

    “呿!就凭你?那告诉我,你是哪一国的贵族或王子?如果什么都不是,那么又有什么资格跟我做朋友?像你这种没背景没家世的贱民,若不是想藉由我的地位名声,帮你混个一官半职,就是想从我这里得到某些好处。哼哼你属于哪一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