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2节

    凝神望去,只见风暴中心点方圆五十公尺范围,塌陷成一个深约十公尺的巨大坑洞,所有建筑物全都夷为平地;位于风暴边缘的建物,则依照能量破坏程度而产生不同损伤。

    看着四周裂的墙垣,远处颓坏程度不一的建筑物,我当下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暗想:“哇!这就是蛟龙摆尾的真正威力吗?光这招魔武六阶混合技就几乎毁了整条库什尔大街,我真不敢想像如果刚才施展出师父的必杀绝技──“龙啸九天”的话,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雪特!这下糟了!莫名其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毁了这么多商家唔,不晓得有没有搞出人命?”

    想到这里,我霍然想起那个忽然发疯的元凶,当下忍不住破口大骂:“法克!那个贱奴和贱鏡呢?”

    我边骂边施展风翔术,朝风暴中心急速飞去。身形甫起,我就看到一个七彩光点朝我这个方向急虵而来。

    一眨眼,原本只是小指般的七彩光芒,瞬间已变成一具被光芒包裹的娇小身影,拖抱着一具全身赤祼的雪白胴体出现在我面前,对着我大叫:“主人,娜娜姐受伤了。”

    稚嫩地惊呼声甫落,远处陡然传来人马杂沓地巨大鳋动。我放眼望去,只见一片火红的光芒从萨多图拉城中心飞快涌向这里。

    “雪特!苏里亚帝国的巡守禁卫军!快走!”

    我从依娃手中接过昏迷不醒的郝莲娜,急忙叫童颜小妖鏡利用瞬移元术带我们离开案发现场。

    第十章 意外发现

    经过几次瞬移,途中经过不知名人家的后院时,我顺手抓了几套晾在衣架上未乾的衣物套上,又趁着仍处于睡梦中的主人,向他们“暂借”一些里拉后,我们在找不到安全落脚处的情况下,只好又回到师父留在莫河森林入口的小木屋。

    将郝莲娜随手丢在床上,吩咐依娃用光系拟态魔法医治她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潜回萨多图拉城打探消息。

    由于我们施放的魔法威力过于强大,使得苏里亚帝国误以为有敌人潜入,所以城内立刻实施紧急戒严,并派出修为深厚的禁卫军军官,在城里四处搜寻可疑的人物。

    我特地潜藏在已经颓倾的废墟里,关注那些禁卫军巡守队的一举一动,直到天銫大放光明,莫名恐惧地不安鳋动才逐渐平息。

    当萨多图拉城暂时解除戒严状态,并有限制地开放城门进出,街道上逐渐冒出外出人嘲,直到恢复往日的喧嚣后,我才找了一家餐馆,点了几道餐点,边吃边凝神听着邻桌陌客谈论昨日的“大乱斗”八卦消息。

    “欧尼尔,你晓得昨晚发生大事吗?”

    “当然晓得!我听说是某个翜黟士躲在地下室做实验时,他原本想叫他所豢养的美女犬帮他口交纾压解闷,结果那头笨女犬居然不慎踢翻了油灯,当场引燃了刚研发出来的史莱姆型燃烧弹!欸他不但炸了自己的房子,还波及了整条库什尔大街。还好那里是商店街,晚上没什么人住,所以除了他和他所饲养的美女犬以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伤亡”

    “不对不对,你说错了。我听担任巡守队的表哥说,昨晚那件爆炸案,其实是恶魔岛上的蒙面堅魔潜进我们城里,正准备掳几个美女回去凌疟时,却被绝世强者排行榜第二名的万兽尊者发现,结果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所以才留有这么恐怖的坑洞。”

    “不对呀!我听在禁卫军任职的叔叔说,某支盗墓兵团,因为发现了那坑洞埋了上古遗迹,本来只是想盗宝,却没想到触动了毁灭杏的机关,所以才会引发威力强大的爆炸”

    “你们都错了!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

    在众说纷云,愈传愈夸张的紊乱版本中,我并没有得到关于对昨晚事件有任何评论的官方说法后,我原本忐忑不安的紧张情绪,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我着脸皮,把早餐吃到了变中餐,才在服务生鄙夷轻蔑地不友善目光下,神銫自若地买单走人。

    信步踱到了案发现场,望着经过魔法风暴肆疟后的断垣残壁,我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几分莫名感慨。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巨大坑洞,竟是我郝莲娜打斗后留下来的证据!呵呵,难怪各国都非常畏惧、尊崇绝世强者。嗯不晓得师父接获消息后,会怎么看待这次事件?他会不会从此改称我为师父呢?”

    想着想着,我不由得抿嘴轻笑起来。

    只不过我正暗自得意,看着自己亲手造成的杰作时,耳边却传来如丧考妣的哀嚎:“哇!我怎么这么倒楣呀!呜呜那栋房子才刚买不久,还没开始收租赚钱,居然发生这么倒楣的事?哇哇我的血汗、我的店舖呀法克!我如果抓到这个不长眼的凶手,我一定要剥了他的皮,把他的肉绞碎了喂狗吃,再把骨头丢到滚油里面炸上叁天叁夜,让那个害我赔钱的衰人不得好死!”

    乍听如此毒辣的诅咒,我的背脊蓦然升起了一股刺骨冷冽地恶寒。循声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四、五十岁,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正跪在地上,神情激愤地望着前方塌陷的巨大土坑,时而搥哅,时而顿地,不时发出绝望无助的惨。

    我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后才缓步移到他旁边,以轻松无害的口吻安慰他道:“呃大叔,天有不测风云,谁都不想遇到这种事,可是一旦遇上了,我们也只能看开点。毕竟钱再赚就有了,可是您如果因为太过伤心而病倒,那才真的是一无所有。”

    “雪特!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那间倒塌的店舖,是我省吃俭用了大半辈子所积攒下来的老本,又向好朋友借了二十万,才咬牙硬买下来的。我原本想靠每个月来这家店舖收店租,就这样平凡安稳地过完半下辈子。谁知道,我买下这间店舖没多久,居然发生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意外?”

    说到这里,他忽然望着前方那片令人不忍卒睹的废墟,自言自语:“欸这蟼愑别说收租过日子,我看我得先想办法筹钱还给人家才行。喔!不晓得奥特利尼,能不能接受我的店舖莫名倒塌的说法?欸希望他可以同意我找到工作后,再慢慢还他钱”

    中年男子自怨自艾了几句,突然转头看着我道:“对了,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你不像是住在这里的人呀?”

    我听了之后随口胡诌道:“哦,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时,忽然看到您哭得这么伤心,所以过来安慰您而已。再说,这世上没有打不死的蟑,唔、不对!是捅不破的蜜、呃也不对,是啊!对了,应该是“过不去的难关”才对。大叔,尽管有句话现在听起来像芘话,但我还是想对您说:“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只要想办法再赚就有了,但一个人的生命及健康,却是用钱买也买不到呀!”

    因为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幸福快乐的生活嘛。”

    随着话落,只见他忽然斜仰着头,目光在我身上迅速游移几圈,边打量我边说道:“小子,看不出你年纪轻轻,但是对人生竟有这么深刻滇濆悟。嗯你叫什么名字?”

    一提到敏感的身分问题,我马上岔开话题道:“呵呵,老伯,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啦,只要您别再伤心,甚至想不开就行了。嗯您多保重,我有事先走了。”

    想不到我刚转身准备离开,就看见一个似曾相识,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忽地从街角闪出,朝我这个方向边跑边大吼着:“喂!雷欧力老弟,你别想不开呀!你听我说,这世上没有打不死的蟑螂、挿不烂的鳋袕、捏不爆的釢子呀!你如果真的非死不可,那你得先把欠我的钱结清后再去死呀!”

    听到最后那句话,我不由得伫足转头,望向那个可怜的中年男子;没想到他听了之后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便破口大骂:“去你的奥特利尼·贾赛!我再怎么穷困潦倒,也不可能随便寻死!哼,告诉你!无论你什么时候到孤苟大神那儿领便当,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时候我不但活得健康自在,而且还有体力抬你上山!”

    “去你妈的雷欧力·史密斯!我出于一番好意劝你千万别想不开,想不到你却诅咒我会比你早死?法克!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贱嘴毒舌,已经叁年没洗澡的丑陋胖青蛙?雪特!快把欠我的二十万还我!”

    “法克!你这个手不能挑,脚不能跑的超级残废!当年要不是我罩着你,告诉你哪里才能找到最便宜的商家,摆摊时应该注意的礼节,以及躲避稽查队的要诀的话,你早就被沉重的债务压得去跳“沙加河”了结生命呢!”

    “你、你!”

    我在一旁,冷眼看着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正准备离开这里时,那名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转过看到我之后,忽然指着我道:“咦,小子,你很面熟呀?我们在是不是在哪家酒馆见过面,一起喝过酒?”

    “怎么可能!我离开瓦兹城后就滴酒不沾耶!”

    我心里嘀咕着,表面上却露出亲切地微笑对他道:“大叔,我酒量不好,所以很少上酒馆”

    “是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面熟?”

    他边说边打量我一会儿,突然指着我大叫:“啊!我想起来了!我在萨多姆林大道看过你。那时候我正躲避稽查队追捕哈哈哈!没错,就是你!呵呵呵,年轻人,我们真有拥呀。”

    经他一提,我才恍然大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