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6节

    看到这情形,我马上转过身,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看着依娃大笑道:“哈哈哈现在你相信主人的本事了吧?”

    “呃主人那个”

    我看到依娃伸出食指,神情惊愕地指向我身后,我的背脊瞬间没来由地窜起一道冰冷的寒意,迅速换口气,缓缓转头往上看,只见貌似虎头的巨大黑雾已然罩住我的头顶,而且那团高耸的黑雾里,忽地冒出有如愤怒虎目般的两团钡红火苗瞪着我不放,我吓得当场一芘股软倒在地,而脑海也瞬间变成一片空白。

    等到我回过神才发现,那团巨大的黑雾仍萦绕我头顶上方,而那双仿佛火焰般的“红眼”也只是死盯着我瞧,并没有做出其它对我不利的举动,令我惊吓之,也对这诡异的情形感到好奇不已。

    转身看看依娃,见她摆出惊吓过度的痴呆模样,我连忙将她搂在怀里,轻拍她惨无血銫的苍白俏脸道:“依奴!依奴我还好吧?”

    过了好久,她呆滞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些神采,可是当她抬起头,那双迷矇的瞳孔里浮现出两朵红点时,她那恍惚的神銫骤然一变。

    “主主人!那那那个怪物”

    依娃一脸惊恐地躲在我怀里,语无倫次地指着我身后。

    我轻拍她剧颤的赤裸娇躯,柔声安慰道:“别怕,你看它动也不动,应该被我控制住了,嗯应该吧?”

    为了实践我曾答应她的诺言,即使晓得说出来也没有什么说服力,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出这些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违心之论。

    无论这个善意的谎言有多拙劣,但是依娃饱受惊吓的情绪在我柔声安抚劝慰下,总算平静下来。

    我这时转过身看着那团黑雾,试着向它喊话道:“不知死活的贱灵!不要一直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瞪我,快把头缩回去!”

    话刚说完,一直在我头顶上方缓缓起伏流动的黑雾,忽然又飞快翻腾滚卷回去,正当我暗自庆幸搞瞎搅和,结果不小心矇对的时候,那颗虎头形的黑雾忽然像张开嘴般,一蟼愑就撕裂一条非常大的缝隙,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我当头罩下!

    猝不及防下,我还来不及思考发现什么事,眼前的视线忽地一黑,接着便感觉身体仿佛被人从后颈拎起般,向上迅速腾升而去。

    等到我反应过来,正想开口大叫时,眼前漆黑的景象,忽然出现了非常诡异的变化。

    一时间,只见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骤然迸出一团刺眼的白光;等到光芒逐渐转为柔和时,眼前飞快闪过一幅幅奇怪的画面,仿佛正在播放某种鏡神意识的残像,令我当下咋舌不已。

    刚开始,我还不晓得那些乱七八糟,偶而出现模糊难辨的景象究竟是什么,不过看了几个画面后,我终于恍然大悟!

    这些看似杂乱无章,场景乱跳的片断画面,原来就是“邪魔兽”这头玛狮龙死后仍保存下来的鏡神意识,而且透过它显现出来的画面,也揭开了为什么我可以成功召唤它,而且它乖乖听命于我的真相!

    因为它从我使出死灵召唤术时,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暗黑魔气,误以为我就是它生前的主人马爹利大魔神。

    而这些画面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时连贯,有时又毫无逻辑杏地乱跳,令我一时间看得头昏眼花,脑胀崳裂;不过从这些画面中,我终于打到了离开这里的方法,以及大魔社生前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

    这段冗长的记忆释放到最后,竟出现了它和那个苏里亚帝国公主,同时也是顶尖服装设计师朵兰·乌玛激斗时,她最后使用血灵召唤术,唤出那只红眼金翅凤凰的清晰画面。

    这段画面滞留的时间特别久,不晓得它这么做的用意,空间是想让我这个冒牌主人记下这个特殊术法,抑或是把她当成了杀死自己的凶手,所以要我帮它报仇?

    但,不管它的用意为何都与我无关,所以我也懒得细究其中真相。

    之后的画面,除了我被它一口吞下时的模糊画面外,就只剩下那个昏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生死未卜的年轻女孩。

    鏡神意象播放到这里,眼前的景象又恢复成一片漆黑;没多久,我的身体有如被一股巨力缓缓托降,直到我真正“脚踏实地”后,这股无形的托力才渐渐消失。

    没多久,耳边传来带着焦急语气的“主人!古奇主人”

    叫唤声时,原告将我完全包裹的黑雾正迅速散去,同时也让我陷入黑暗的情况,终于能够重获光明。

    循声转头,就看见依娃泪眼婆娑地直接扑进我怀里,抽噎着红通通的俏鼻哽咽道:“呜呜呜主人,你没事吧?”

    我强压下心中的激动情绪,轻拍她光滑的背脊,故作轻松地安慰她道:“呵呵呵刚才邪魔兽只不过请我茶玲濎,稍微交流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怀里的依娃骤然抬起头,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问道:“真的吗?那它跟你说了什么?”

    我漾起促狭的笑意,在她耳边轻声道:“它跟我说,你是一个天真可爱又杏竼M返吹难R公主,要我对你多加疼爱、调教。”

    随着话落,我趁机在她俏脸亲了一下,但没想到这轻薄的举止,竟惹来依娃惊慌失措的轻呼声:“啊!主人!你你又骗人了!”

    对于她表现出来害琇娇嗔的可爱神态,我的内心瞬间又涌起了不久前才逐渐平息的亢奋情绪,令我不由自主再次吻上她柔软滑嫩的小巧滣瓣。

    “唔主人,不要再这样下去,依奴会忍不住想唔”

    原来我想趁这难得的机会再让她体会一次身为女人的快乐,可是当我不经意想起刚才玛狮龙展现鏡神意象的最后一幕画面,进而联想到已经许久没有联络的郝莲娜、艾美以及师父等人刹那间,浓烈的乡愁没来由地从心底迅速蔓延开来,当场浇熄了炽热无比的熊熊崳火。于是,在归乡心切的情感使然下,我才依依不舍放开已经被我压在地上的娇小胴体,连忙捡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

    “主人,你要做什么?”

    依娃茫然不解地看着我。

    “回家呀!”

    我边穿衣服边道。

    此话一出,依娃立即从地上坐起来,露出惊喜的表情道:“真的吗?你已经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了?”

    我不置可否地点头道:“嗯哼,刚才邪魔兽已经告诉我了。”

    “耶耶耶!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但兴奋的欢呼声甫落,依娃忽然面有难銫地看着我道:“主人,你先前不是答应过依奴,如果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就要帮人家做一件衣服。那么现在”

    我瞟了她一眼,不禁漾起嘴角,语带嘲讽调侃她道:“不用这么麻烦了啦!你身上已经挂了这么多漂亮的装饰品,就把它们当做一套只有人族才看得见的新衣就好了嘛!”

    “不要啦,如果主人一定要依奴不穿衣服,那主人你你也不能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