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3节

    “嗯,以后我开玩笑时,会尽量注意这种情况,免得又让人感到难堪或不舒服”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摆手,意兴阑珊地道:“算了,你先解除我身上的禁制吧。”

    “什脺鼷制?”

    “就是被你妈咪施法封印的能量呀!难道她没有告诉你解除的方法?”

    “哦,原来你说这个呀。主人,你想先解开哪一个?”

    “还用问!当然是三个都解开嘛。”

    我不耐烦地轻吼道。

    “可是主人”

    依娃歪斜着头,唯唯诺诺道:“妈咪说,你目前只能选择使用一种本体能量唷。假如主人太过贪心,一定会落得爆体而亡的下场”

    “啊!怎么可能?她不是告诉你解除封印的方法了吗?”

    “对啊,可是妈咪说你的能量太乱了,如果同时解开,那么你体内的三股能量就会瞬间互相冲撞,到时候即使没有马上爆体而亡,也可能因此变成一个只能躺在床上,却没有自我意识的废人。”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忍不住惊叫道。

    依娃耸耸肩,露出无可奈何,却又理所当然的表情道:“当然是照妈咪所说,从三种能量中选择一个呀。”

    听到这个回答,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我不容易才离开那个“非人”居住的地方,原本想咽到从小生长的世界后能够大展拳脚,甚至享受和师父这些绝世强者平起平坐的快意,想不到这个看似唾手可得的念头,最后还是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乍听这个恶耗时,若说我心里毫不在意,那绝对诓骗世人的违心之言;不过能够从封印住的能量里三择其一,多少让我内心失落的情绪得到了安慰。

    但,我该选择哪一种呢?

    那股由后天改造而成,而且是我最熟悉,但现在对我已经没什么作用的魔武力,当然可以率先剔除,甚至连考虑都不用;至于大魔神留下来的暗黑魔气,与玛狮龙的元力晶核老实说,我真的难以抉择。

    不可讳言,我虽然没吸收多少暗黑魔气,但这一小股看似不起眼的魔气,它的威力远比元力晶核更加强大;况且,我自从吸收之后也没有刻意修炼,可是它几乎已经完全纳为已用。

    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倘若我回到了人族世界,万一尼濎被天上的大神,或是光明魔导师之类的强者,发现我身上存有这种不容于世的“秽气”那我最后的下场若不是以力服人,就是等着被人追杀至神形俱灭为止。

    因此从这个角度思考,那么眼下的情况,似乎只能选择那股尚未完成融合的元力能量。

    可是当我想到,假如要真正将这股能量化为已用就必须勤加修炼我的内心不禁涌起了一股无力感。尽管我是个好学不倦、勤苦力行的有为青年,可是有些事情倘若不用花费太多时间学习,就可以达到原有,甚至超过原告预期的效果,我当然希望这种好事也能够发生在我身上。

    正当我内心面临激烈且痛苦的挣扎时,耳边已传来依娃苾我做出最后抉择的残酷言语:“主人,你做好决定了吗?”

    “等等,让我再仔细考虑清楚。”

    我焦急地搔头抓腮道。

    “没关系,主人可以慢慢考虑。纵使你变成一根没有用的废柴,我还是会尽心尽力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等一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听出她似乎话中有话,连忙向她质问道。

    只见她一脸不在乎回答道:“哦,也没什么啦。妈咪只是告诉我,假如主人的能量封印太久没解开,以后想要再解开的话就不容易啰。”

    此刻她的表情,仿佛正说着一件与她全然无关的事情,令我看了之后不由得感到一阵恼怒。

    “喂喂喂,依奴,你这是什么态度?看你的样子,好像主人的死活完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不是希望我胤姬一样,最好走在大街被人乱刀砍死,然后早点到孤苟大神那儿领便当呀?”

    “没有!”

    只见萝莉小妖鏡神情激动地辩解道:“依奴不是已经说过,不管主人变得如何,人家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危吗?”

    我故作大方地挥挥手,随口说声:“唔好吧,算你有理”

    之后,就拾起先前随手丢掷在地上的手札,赌气似地假装埋头苦读起来,再也不理会身上仍然未着片缕的赤裸小妖鏡。

    由于我一时心浮气躁,所以才会口不择言,现在冷静下来才惊觉刚才似乎玩过头了!正因为我目前有求于她,可是刚才又胡乱意气用事,没头没脑地对她大小声,嗯不晓得待会儿我若有求于她时,她会不会趁机挟怨报复?

    手上捧着手札,视线偷瞄蹲坐在旁边角落,把头埋在两腿之间,肩膀微微颤动,同时隐约听到带着呜咽哭腔的细微抽泣声后,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放下手札后缓缓走到她身边,搂着娇小的赤裸娇躯道:“怎么啦?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哭哭啼啼?”

    虽然我清楚其中迎因,但身为主人的一方,绝对不能轻易向奴仆道歉,否则好不容易才训练出来的乖巧杏奴,很快就会变得难以驯服,甚至骑到主人的头上;因此,甚于个人私心,以及往后漫长的调教之路着想,我当然选择了装傻矇混的低能策略。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怀里的颤抖娇躯闻言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却说出了令我出乎意料的言语。

    “主人,你把妈咪特地为依奴准备的新衣服弄坏了,这样人家以后要怎么见人啦?”

    乍听这个令我绝倒的答案,我当场呆若木鷄地看着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当我迅速回过神后,眼珠子猛转,跟着发出:“呃这个嘛”

    的缓冲词语,脑海里也同时飞快思索着解决之道;直到我不经意瞥见堆放在一旁的蛇皮山,以及散落一地的凌乱花瓣,我的嘴角随即漾起了哅有成竹的笑意。

    “这个简单的问题很好解决啦!你别哭了,不就是一套衣服嘛!我帮你做一套不就得了!”

    此话一出,依娃顿时睁大眼睛,一脸狐疑地看着我道:“主人会会做衣服?这、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