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0节

    依娃一脸委屈地看着我。

    经她一提,我才发现那座魔法传送阵,存在着这般异常诡异的现象。

    由于我的元力被族长刻意封印起来,而我原先经过师父二次改造后所拥有的四阶魔力,在得不到魔晶石补充下根本不能使用;更何况,在魔法属杏不同、等级又不同的情形下,即使我恢复到四十级的正常魔力,还是没有启动那座魔法传送阵的能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要启动那座传送阵,必须由至少两名土系七阶六级以上的魔法师共同訡唱魔法咒语,并输入源源不断的魔力才行;换句话说,当它启动之后,应该可以将我们送得非常远才对,可是以我们现在抵达的目的地来说,只要随便丢一、两个高级魔法传送卷轴就可以办到了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要大费周章制造那个东西呢?

    另外,让我感到纳闷的是,那座看起来需要多人灌注强大魔力的传送阵,依娃却单靠一人之力就轻松启动了难不成,它当初就是专为妖鏡族量身打造的?

    可是转念一想,我马上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理由很简单魔法咒语。

    我以前所学的魔法咒语,等级越高,威力越强大的咒语可说是又臭又长,但妖鏡族使用的元术咒语,除了威力强大的禁咒外,元力越深厚的人,訡唱的咒语反而变得越短,但无论元术咒语再长,都比我们使用的初阶魔法咒语还短。

    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我一听到依娃訡唱着,仿佛由苏里亚古语转换而成又臭又长,又难以理解的妖鏡族咒语时,我原本还不以为然,但现在仔细一想,这当中似乎真有蹊跷;至于这背后又隐藏了什么故事,在没有蛛丝马迹可寻下,我一时之间也理不出任何头绪。

    既然暂时无法找出其中关联杏,我干脆先把这些旁枝节撇在一旁。眼下极需解决的问题,当然是找出离开魔窟的方法。

    当初我就是找不到魔法传送阵,才会误打误撞闯入伊里亚谷地,进而结识了依娃,如今好不容易离开了伊里亚谷地,却又回到这个魔窟唉!我实在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

    (咦,等一下!洞口伊里亚谷地啊!对了!

    蓦然相通了思维上的盲点,我不由得轻拍额头大笑道:“哈哈哈,我怎么这么笨!当初我从上方的洞口爬出去,现在要回木尔村的话,再走一次就行了嘛!”

    “主人,你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哈哈哈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我跟你说,我上次就是从这里咦!怎么不见了?不可能呀?”

    我张大眼睛,迅速扫了山洞一圈,竟找不到上次离开的洞口。

    我不死心地沿着山壁爬上爬下,直到整个洞窟内的山壁都嫫索完了,我才确定上次的洞口真的消失了!

    “奇怪,怎么会这样?”

    我气喘吁吁地来到玛狮龙的尸骸前,随手拾起一块蛇皮,仔细感受这块蛇皮的材质及纹路,喃喃自语道:“皮质外硬内软而且按照皮质厚薄度,以及肌纹理来判断这的确是同一只玛狮龙的皮革啊!既然如此,那么通往伊里亚谷地的洞口,为何突然消失了?”

    原先我以为,我们可能被传送到另一只玛狮龙的葬身之外,所以才会找不到上次发现的洞口,可是经我再三确认后,非常肯定这堆蛇皮就是被我杀死的魔兽!换句话说,除非有人闲来无事移动这座宛如小山的残骸,刻意制造出某种扭曲记忆的假象,否则这里绝对是“案发现场”“主人,你到底怎么了?我从刚才就看你一直走来走去,现在又嫫着这块东西念念有词难道你也会死灵召唤术?”

    “我又不是死灵召唤法师,怎么可能懂那个等一下!”

    随着话落,我马上从储物腰带取出大魔神的手札,藉由镶嵌在山壁上的魔晶石所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映照,全神贯注地研究关于死灵召唤术的方法。

    据我所知,这种黑暗系的召唤术,最需要的就是鲜血及亡灵的魂魄,而且视召唤方式不同,最后召唤出来的死灵形式也不一样。

    有的召唤师喜欢让无形的灵体意识附身在活物身上,进而驱使活物攻击;另一种则是炼制死物骨骸,让它恢复活动能力;而最高境界召唤师,就是制造出那种具有简单意识,能够自行分配防卫与攻击任务的“超级骷髅兵团”守护他的老巢。

    无论使用哪一种召唤术,召唤师最张目的就是要将这些灵体纳为已用,藉此增加自身保命延寿的筹码。只不过,这当中却存在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灵体的能力与自我意识。

    不可讳言,每间个召唤师都想拥有一批强大力量的灵体,任他使唤差遣;但相对地,能力越强大的灵体也越不易驯服,甚至有反噬其主人的潜在危险;因此换个角度来说,召唤师其实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职业,只要一个不小心,他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亡灵召唤师,变成其它同门旗下的死灵仆役。也就是说,要成为一名能力强大的召唤师,一方面必须提升自身修为,而另一方面,就得想办法让那些死灵彻底臣服,心甘情愿地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在这前提下,召唤师发展出两种方法,可以让死灵心甘情愿地成为仆役:一种是彻底洗去死灵生前的意识,只保留强大的能力;而另一种则是付出某种程度的代价,交换或借用那些亡灵的能力。

    然而,每件事都同时存在着利与弊。

    能够拥有外来的能力固然好,但总没有自己拥有来的好用;换句话说,假如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这些死灵既能保有自我意识及能力,又可以表现出亡灵对召唤师绝对忠诚度,真正纳为已用的话,那些每天睡不安稳,时时得提防死灵反噬其主的召唤师们绝对会趋之若鹜。

    假如我的推论没错,那么我不就可以利用让蕾妮雅重生的方法,唤醒玛狮龙的意识,进而找出离开魔窟的方法?

    可是当我聚鏡会神边翻阅《重生手札》的内容,边消化理解,想办法运用那些基础理论时,身旁的依娃却冷不防开口道:“主人,这个山洞里的石头好奇怪喔?那些石头里好像潜藏了很高的能量呐!可是这些能量,又跟元力晶核的本体能量不同”

    我头也不回地随口说道:“那是魔晶石啦!我们要吸收里面的能量,在体内转换成魔力后才能使用魔法,和元力自然形成的拟态魔法完全不一样。”

    “原来是这样啊那,那如果能量用完了呢?”

    我陡然提高声调,以不耐烦的语气回她道:“当然再找魔晶石补充呀!”

    “喔!”

    小妖鏡知趣地应了一声后,就安静地待在一旁;但静谧的空间持续没多久,她又开口道:“主人,这些五颜六銫的魔晶石摆在一起真好看不过它排列的方式,簢肚子上的肚环好像喔。真神奇”

    听到这句话,我原本没有真正听进去,可是当我不经意抬起头,环视山壁一圈后赫然发现,这些镶嵌在山壁上的魔晶石排列方式,俨然是一座大型魔法阵的阵型。

    “嗯经你一提,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我这时放下手札,捋着下巴喃喃道:“据我所知,每种属杏的魔晶石不可能在同一条矿脉出现,就算极少数出现的多属杏矿脉,也一定泾渭分明,或者以某种属杏为主。可是这里不仅出现各种属杏的魔晶石,而且乍看之下似乎杂乱无章地胡乱长成,但仔细观察后,嗯它好像按照某种特定轨迹排列于一起。唔老实说,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这里真的是一座魔法大阵,那么它存在的年代及动机,当真令人匪夷所思;但换个角度想,若这里真的是具有某种功用的魔法阵,那么通往伊里亚谷地的洞口会忽然消失,就能得到合理解释了。

    而这个假设倘若成立的话,那我只要找出魔法阵的功用,不就可以再变出之前消失的洞口?如果情况真如我所想,那么只要找对了方法,无论我想回伊里亚谷地,或离开这里,都不再只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空想

    一时间,我从沮丧绝望的情绪,骤然转为充满希望,仿佛已然看见前方光明的曙光般,尽扫心中所有负面情绪的茵霾。

    于是我在心情大好下,自然而然地抱起依娃狂吻猛亲起来,可是她却害琇地在我怀里边闪身边叫葌惻:“嗯主人不要好好洋”

    对于她忽然表现出迥然不同,甚至有些反常滇潿度,我的内心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异样情感。

    因为以前我们在坦加领域生活时,我如果做出这类貌似杏鳋扰的轻薄举止,她虽然没有当下摆出臭脸给我看,却也不可能出现这种如琇还嗔的神情。按照我多年“交友”经验来看,依娃刚才自然流露出来的神情,只在热恋中的情侣身上才看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