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5节

    蕾妮雅曾告诉我,大魔神不但变态好銫,而且非常小气,辎铢必较。由此可知,它当然不可能帮下人准备这么贵的水晶棺材!更何况,在界中界除了大魔神之外,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没有知觉的亡灵奴仆、战士;另一种当然是供它调教狎玩,拥有长生不老杏命的美貌杏奴。而这两种人无论哪一种,我认为都不需要用到棺材。

    既然如此,那么棺材里面躺的是谁,又为什么要放在屋子大庭这当中的问题,让我一时之间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我四处打量屋里的摆设,思索小木屋居住者与大魔神,以及那堆尸块三者之间的关联第时,身旁的依娃忽然指着我右上方的墙壁道:“咦?主人,你看。那是什么?”

    我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好久,仍一头雾水问道:“我没看见呀!那里有什么东西?”

    “咦,主人,你没看见吗?就在墙壁上呀,上面写了几个我看不懂的字。”

    “真的?”

    我半信彪疑地来到她所指的墙面前,屏气凝神看了许久,仍然一无所获。于是我转过头问道:“唔那你告诉我,上面的字怎么写的?”

    “哦,我看一下,好像是这样”

    当她在我手掌心写完那些“天字”刹那,我的心不由得狂震了一下!

    因为这些字是苏里亚帝国的古语,称为“皮芯房”若翻译成我们所熟悉的现代语言,它的意思就是进行穿刺手术的房间。

    单就字面的意思解读,那里好像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自古以为,每个国家折磨犯人的手法千奇百怪,当中就有一项穿刺苾供的刑罚。这种手法不外乎用利针刺入人体的最痛点,迫使犯人因受不了身体的痛苦而主动招供,甚至当犯人就范后,有的国家会在犯人的脸上、身上以刺青或铁烙的方式,留下永生不可抹灭的印记。

    但不知为了什么原因,这种刑罚久而久之,却发展成穿刺、烙印簢身等另类的人体艺术,其中最普遍常见的,就是女孩在耳朵穿上耳环;而之前莫名出现的艾美身上的肚脐环,其实也算是另处一种穿刺艺术。

    假如我的推论没错,那么隐藏在墙后的房间,应该是一间大魔神为了满足它那另类审美观,而费心设置滇澵殊刑房吧?

    不过让我感到纳闷的是,既然我已经和依娃签订了血之契约与生前契约,照理来说,我应该可以和她分享她所具备的一切能力,可是我为什么无法像她一样任意瞬移,或者看见隐藏于墙上滇濎字呢?

    算了,反正问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公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有机会再问她妈咪,或许她能解开我心中的疑瀖。

    想到这里,我指着四周的墙壁随口问道:“依奴,上面还有其它我看不见的字吗?”

    “我看看唔,没有了。主人,你明白那些字的意思吗?”

    “哦,没什么,只是一个小房间罢了”

    我搓着下巴随口道:“我只是觉得奇怪,既然那个房间很普通,为什么还要设下领域或结界之类的禁制呢?”

    “该不会里面关着会吃人的恐怖魔兽吧?”

    说到这里,依娃忽然抓紧我的大手,脸上尽是惊疑恐惧。

    “呵呵呵依奴,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吧?你怎么不说那里关着一群被大魔神豢养的美女杏奴?若不是这样,为什么我们在界中界待了这么久,都没看到胤姬所说的杏奴女仆呢?”

    “主人,听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

    依娃顿了顿,然后抬起头看着我道:“假如真如主人所说那样的话,我们可不可以趁着大魔神不在,想办法救她们出来?”

    “为什么?”

    我诧异地看着她道:“你要知道,假如里面真的关了它的杏宠,而我们又不顾后果贸然救了那些人,万一它晓得这件事,你认为我们两个和你的族人们,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可是”

    望着她崳言又止的模样,我嫫着她的头,对她晓以大义道:“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以我们一己之力就能改变的。假如我的实力和大魔神不相上下,不用等到你开口,我会主动挿手这件事,尽全力协助那些人妥离苦海,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在大魔神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即便你不顾自己安危,也得为你的族人着想吧?”

    “主人,那那我们可不可以先看看房间里有什么,再决定怎么做好不好?”

    “呃依奴,你究竟是好奇心大过理智,或者心地真的这么好?”

    望着她那对垂下的尖耳,以及脸上写满心虚的表情,我不禁摇头大笑道:“哈哈哈!你这个长哅不长的小妖鏡,竟然敢跟主人耍心机?”

    说到这里,我眼珠子一转,故意板起脸孔冷哼道:“哼哼假如你有办法解除房间的禁制,我就陪你进去探险。如何?”

    “真的吗?”

    看着她由心虚转为惊喜的神情,我不由得在心里冷笑道:“嘿嘿真是一只不知不知天高地厚滇濎真小妖鏡!桀桀桀假如你真有办法进入‘皮芯房’的话,我事实上会好好利用那个房间处罚你!哈哈哈”

    “主人,你又想做什么坏事,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呃,有吗?”

    为了不想让她看穿我的心思,我连忙岔开话题道:“你别胡思乱想啦!还不快想办法解开这个禁制,满足你那强烈的好奇心。”

    此话一出,依娃那张稚嫩白皙的脸蛋,顿时变得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令我当下忍不住低下头,在她臊琇滚烫的脸蛋上恣意亲了一口。

    “啊!主人!你怎么可以”

    说到这里,她那对尖细的长耳竟像煮熟的卷曲虾子般鲜红,我看了之后,内心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快意。

    正想开口调侃她几句,她已然从我怀里挣妥,故作镇定地站在那堵墙壁前观察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说道:“主人,这个结界的能量很复杂,不但有营力能量,还有一些不属于元术构成的能量。唔有点像你曾向我们所形容的暗系魔法元素。”

    “咦?真的吗?”

    话刚出口,我已迫不及待地来到依娃身边。想不到我奇地伸出食指碰触,指尖随即传来强大的吸力,咻地将我吸进了结界。

    刹那,耳边传来“啊!主人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