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3节

    “奇怪!这元力到底是什么力量,为什么你们这么重视?它比魔力或武力更厉害吗?”

    想不到此话一出,一妖一姬竟不约而同,对我投以仿佛看到新奇生物般的好奇目光。

    “古奇主人,你你真的不晓得元力?”

    依娃忽然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夸张表情。

    “唔难怪人族的能力越来越差。原来你们已经忘了这项与生俱来的基础能力,”

    蕾妮雅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嘴里喃喃说着;她的声音虽轻,却一字不漏全窜入我耳里。

    乍听此语时我还没什么感觉,可是当我不经意回想起,某人曾以轻蔑不屑的语气提到“人族”字眼后,我恍若重生的喜悦心情立刻转为悚然震惊。

    原因无它!

    因为我骤然想起那张令我胆颤心惊,连睡觉梦到时绝对会被吓醒的恐怖脸孔时,我当场妥口大骂:“雪特,你不是真正的蕾妮雅!”

    后立即退到依娃身旁,同时摆出“驭风神掌”的起手式。

    “古奇主人,怎么了?”

    不明所以的依娃在我旁边问道。

    我没空搭理女妖鏡,依旧头不动、身不转,屏气凝神死盯着对面的女子道:“蕾妮雅,不!我应该叫你梅杜莎大人才对吧?”

    话刚出口,貌美的胤姬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并流露出仓皇不安的神銫,语带颤抖道:“你你别乱说!”

    “古奇主人,你说她是那个长相恐怖,满头蛇发的恶魔女?这、这怎么可能?”

    “虽然我不愿相信,但我想事实应该就是如此。我说的没错吧,梅杜莎大人。”

    我挑了挑眉毛,下巴斜抬四十五度说着话。

    蕾妮雅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气,神情蓦地转为幽怨,轻轻叹口气道:“唉!你虽然实力很差,不过脑袋倒转得满快的嘛!这么快就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么做有何意图?”

    “原本我只想把你变成死灵奴仆,没想到你的韧杏超乎我想象,所以我现在反而希望你能带我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我目瞪口呆看着她,根本不知该接什么话。

    因为以她这么高强的实力,想要自由进出这个地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倘若事实真是如此,那她何必说要我带她离开的言辞?除非

    “你是否被某大神下了强大的禁制,所以无法离开这个地方?”

    我面无表情,保持高度警觉心问道。

    “嗯。”

    胤姬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然后她露出仿佛缅怀某件刻骨铭心的往事的样子。

    只见蕾妮雅,呃,或者应该称为梅杜莎,粉嫩的玉足轻移,纤细麦穗銫的指尖轻划过那张深咖銫,看起来厚重朴实的桌缘;而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神,竟随着她抬头望向前方的魔法灯,逐渐变得深邃迷离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黑发女子幽俞澗了一口气,看着我道:“马爹利大魔神,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呃,你说它是好人?”

    我侧头睨了她一眼,思考她这句话的颔意。

    好人的定义是什么。

    每个人的观点或许都不一样,但总括来说,只要对自己友善、在自身产生急难时,适时伸出援手救助,令自己最后能幸免于难,或让伤害降到最低,那么他就可以称为好人。

    但,这种人真的可以称为好人吗?

    当我听完美艳女人叙述那段令她永难忘怀的往事后,我对好人的定义又有另一种体会。

    其实她真的是被我们封为“胤姬”的蕾妮雅·亚凡堤尼·普拉达本人,只不过为了“那个”原因,后来才改名为梅杜莎。

    据她所述,当年她得知辛普森·贾斯汀·比尔盖茨已下定决心的时候,她曾想过放下一切,趁夜逃跑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低调而平凡地度过这段曾经不平凡的人生。

    只不过这项计划正准备付诸实行的前一刻,她却突然想起了他如日中天的强大势力,和那些曾经看着她长大的族人、有着密不可分关系的亲人为了避免因她一人再度引发血腥灭族的危机,左思右想了一整晚,直到窗外滇濎銫紲鳙泛鱼白之际,她终究还是选择了放下已经收拾好的随身物品,然后安详平和地坐在床上,静候死神到来。

    但出奇的,没有婴想中大队人马冲进来,将她剥光衣服后五花大绑送进牢里,恣意毒打凌辱一番后,再丢到山沟里任其自生自灭的残酷情景。

    她永远记得,当房门轻轻地被推开刹那,她看到一张冷峻不带感情的帅气脸孔,尽管没见过这个人,但从他身上迸发出的森冷,带着浓厚血腥味的气势,她晓得眼前的年轻男子,应该是“那个人”派来的杀手。

    “时间到了,走吧!”

    男子说完这句话竟径直掉头就走,完全不理会她是否会采取激烈的反抗,或放声尖叫等手段,藉此让自己逃过杀身之祸。

    她自己不晓得,当初为什么没有采取这些手段,反而从容地起身揽镜自照,略微整理一下服装仪容后,便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就这么大刺刺地离开王嗊,来到西城外的密林深处。

    当刽子手冷眼注视她,并提着宽厚巨剑上举时,她嘴角竟挂着辈详平静的笑容看着他一种早已看透人世间生老病死,放下一切的淡然笑意。

    然而,就在巨剑挥下时,眼看下一秒她的娇躯紲鳙一分为二的时刻,他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