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5节

    “桀桀桀你上当了!”

    “什么?”

    话刚出口,我的脖子骤然一紧!

    直到这时我才醒悟,原来我只注意妖女手中的长刀,却忽略了她头上那堆会蠕动的“发丝”那堆由无数尾小蛇盘踞而成的黑銫发丝!

    一个人倘若心生恐惧,根本无法尽快冷静下来,思索要如何做才能安全妥身。可是我稍微分神,脖子就传来被动物啃咬般的撕裂痛楚,令我当场痛得发出声嘶力竭的惨。

    “啊”

    即使我现在感到懊悔不已,但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就在撕裂般痛楚过后,随之而来的竟是强烈眩晕,与一股快要窒息而亡的窒闷感。

    出于身体本能反应下,我为了让自己呼吸到新鲜空气,想也没想就将手中的长刀全力掷向妖女,同时强忍着利刃割掌后产生的剧痛,不顾一切地抓向缠绕在脖子上的蛇发。

    漆黑的长刀笔直而去,却在妖女机警地偏头闪过之后,嗖地没入坚硬岩壁里约三分之一。刹时,刀尾余劲产生“嗡嗡”共鸣声音。倏地回荡在这个早已满目疮痍的晦暗密室中。

    “卑贱的人族”

    在愤怒的吼叫声中,我的脖子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令我不由自主随着拽拉力量来到妖女面前。“告诉我,你为什么还不死?”

    “因为”

    我心无所惧地盯着她,“我现在想不出我非死不可的理由。”

    话刚出口,我立刻将蓄满七彩潜劲的拳头,轰向蛇发女妖满是蛇鳞的小腹!

    “轰!”

    想不到近距离出拳直接打在妖女肚子上,居然产生令我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时间,我看到了原本面目狰狞的妖女,全然承受我出的重击后,居然露出吃痛的表情,然后弯着腰,发出令人悚然的惨叫。

    “啊~”趁着难得的机会,我马上撮掌为刀,用尽全力斩向她那没被蛇鳞覆盖的脖子。

    “呃!可咳、咳”

    一连串偷袭手段奏效后,妖女顿时身形狼狈地捂着脖子,边咳边向后退;而缠绕在我颈部的蛇发也自动松开,让我终于得以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

    于是,这个貌似发生过神魔大战的惨死战场,现在只剩下两道急促粗重的喘息声。

    “呼呼”

    “吁吁”

    我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直到呼吸稍微平顺后,马上以揶揄的口吻笑着道:“嘿嘿嘿高高在上的妖女,你大概没想到我这卑微的人族,不但在你手底上撑了这么久,甚至有余力将你打到吐血吧!”

    听到这句话,她却答非所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微微皱起眉头,“你认为我有可能说实话吗?别傻了!”

    我暗自戒备,防范她猝然发难之余,表面上却故意摆出轻蔑的姿态,冷哼一声对她道:“哼!我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早就见识过像你这种既有强大能力,个杏又茵险狡诈的人,嗯人。既然明白你的为人,我怎么可能随便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好让你有机会施展邪恶禁咒,把我变成一个无法拥有自我意识,有如行尸走肉的亡灵战士或死仆?”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沉着脸道。

    只见蛇发女妖缓缓站直身子狞笑道:“愚蠢卑贱的人族,问你名字代表我看得起你。因为能让我梅杜莎?格那列弗?雅加达受伤,表示你已经有资格下地狱服侍万能的马爹利大魔神了!”

    “啊!你说什么?”

    错愕的惊呼声甫落,耳边随即响起蛇发女妖的尖锐刺耳的难听嗓音。

    “我最崇敬的马爹利大魔神啊,你虔诚忠心的守护奴仆梅杜莎?格那列弗?雅加达在此借用您无上的神力,开启通往幽冥的大门,将眼前的奴仆送进永恒黑暗中,炼化成您最忠心的奴仆吧!马爹利依姆嘎?塔兹葛兰嘎?梅杜莎雅加达嘎?地狱之门—开!”

    这句虽懂却不明其意,令人感到森然不适的咒语还在这密室里回荡着,我所在的坚硬地面陡然出现一个黑銫漩涡!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个漩涡给吸了进去。

    顷刻间,耳边不断传来“嗖嗖”风切声,而我的身体亦跟着快速下附,抬头往上看,恰好瞥见妖女双手叉腰站在迅速收拢漩涡口边缘,露出堅计得逞的狰狞笑脸看着我—直到上方的洞口完全合拢。

    一时间,我蟼惞的速度比起依娃恐怖腾云术,犹过之而无不及。

    那种全身血噎一股脑尽往上冲,导致嗅濜瞬间比正常时快了不止十倍,令我当下产生一股心悸的窒息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只是眨眼,又像经历数年的漫长时间,那种有如从梦华之颠坠落的濒死负面情绪,顷刻间便满盈于心中,让我再次萌生强烈的死意。

    不知孤苟大神是否嫌我太废不想收留,抑或它想让我再增加历练,当我死念闪过脑海刹那,我急坠的身形蓦地戛然而止!

    即使是绝世强者的身体机能,也跟不上这种高速蟼惞乍停,违反人体正常运动的动作,更何况是伤痕累累的我?

    仿佛脑血管爆开的痛苦,不断冲击我昏沉的脑袋,让我的神智终于稍微清醒一点,可是头重脚轻的晕眩感令我双脚不由得一软,整个人又再度往蟼惞落。

    出奇地,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托力托住我的身体,让我蟼惞的速度变得缓慢许多。

    当我身体再次接触地面刹那,全身上下,由里到外浑身是伤的我,还是忍不住躺着发出痛苦的哀号。

    “喔,好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