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4节

    我漂浮在半空中,望着上方岩壁不断吸气吐气,借此减轻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楚。

    并将元阳心法在脑海里运转好几遍之后,便试着在体内缓缓运行起来。

    刚开始的情况并不顺利,但是经过我一番努力后,一股温和的暖流终于在小腹聚集起来,然后按照元阳心法的路线向前慢慢推进;暖流行经之处马上吞噬了冰寒的黑雾,而膨胀臃肿的部位也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缓缓消了下去。

    既然成功主导了暖流的行经路线,那脺饔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成长讉惓的热气,不断吞噬融合黑雾能量,形成越来越强大的“能量巨浪”一方面吸收不断涌入的魔气,同时交货这些脏东西后化为已用。

    可是体内的热气越强大,那股充满邪恶气息的黑雾更是排山倒海般地直接从那七处“入口”疯狂涌入,不停冲撞着我的四肢百骸。

    这下可好了!

    原告我以为借着体内滋生出来的热气,在风水同源理论下,可以帮我祛除外来的入侵者,却没想到这一招,反倒成了引狼入室的脑残行径。

    我现在的情形,就像已经吃饱了的胖子,却又有人不停喂我东西。只要有点知识的人都晓得,这个看不见的杀手,显然想借此让我吃到撑死。

    既然吃不下去,又无法阻止“它”继续向我喂食,那么为了让自已存活下去,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把吃进肚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问题是实质的食物可以用催吐的方式吐出,但无形的能量呢?

    既然不能动口,那我只好动手!

    想通这点后,我就不再理会在体内乱窜,与热流形成拉锯战的黑雾。这时我深吸一口气之后,便将刚猛有力的拳头随处乱挥,而下半身充满爆发力滇濟腿亦跟着狂踢乱扫,希望能将这些囤积在体内的能量宣泄出来。

    可是我没想到,这些挥打起来毫无章法,只求抒解能量的动作,我却看到了一幕令我不禁目瞪口呆的景象。

    将近八年多前,师父向我展现七阶拳法之“飓风神拳”的威力时,我曾看过他击出足以断石碎金的狂霸拳劲中,隐约闪现一抹属于风系元素的淡绿銫光芒。

    当时我基于好奇心与新鲜感,曾问他关于拳劲会发光的问题,结果他听了后,嘴角竟漾起了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呵呵呵孩子,当你的魔武值达到四十五级以上,并且能够将这套拳法运用自如后,自然能施放出暗藏强大破坏力的‘潜劲’,也就是你看见的绿光。光芒的銫泽越艳越凝实,就表示这个人的修为越高,单以外武术来说,放眼整个穆思祈大陆,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达到这层境界。当然,若是手中握有神兵利器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若以师父当年的修为做为参考指标,那么我现在所击出的每一拳、每一脚的潜劲,不但形体凝实,銫彩鲜艳无暇,而且这一道道潜劲中击中坚硬的岩壁时,并不只留下淡淡的拳脚印痕,而是深入岩石约五公分后骤然炸开,形成大小不一的凹洞这是否表示,我拳脚上的修为,已经超越了绝世强者之首?

    然而,这个想法仅在脑中一闪而逝!我现在所关心的是,我真的能平安走出这个地方吗?

    正当我急着宣泄体内庞大的能量时,站在下方的蛇发女妖,先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但很快就从身上抽出那条通体漆黑的长鞭,表情狰狞道:“你吸收了大量魔所,不但没有出现尸化现象,反而因此增加你的修为?你的命还真硬啊!”

    看准鞭势,忍受噬心蚀骨之痛,奋力闪躲之余,我也不忘将体内过盛的能量尽数朝她释放。

    虚凝成实的七彩拳头脚掌,组成一张绵密无隙的攻击网,朝蛇发女妖当头罩下,但她却一脸轻蔑不屑地挥动手中的长鞭,轻描淡写就化解我的攻势。

    “哼!无知低贱的人族,这种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想不到才几千年的时光,人族的能力竟变得越来越弱”

    听到这句充满嘲弄意味的话语,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法克,你这妖女故意胡说八道扰乱我的心智吗?凭我现在的身手,即使被世人尊称绝世强者之首的师父,恐怕连一招都挡不下来,你居然说这种实力很弱?打死我也不相信!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事实已经证明她所言非虚。

    因为我使出全力发出威力足以开天辟地的凝实潜劲,却被她手中的长鞭悉数挡下,根本无法对她造成一丝伤害。

    “咦?不对!”

    只见她忽然收鞭回身,在身前布下一层黑雾障壁,阻挡我绵密不绝的攻击后,便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中的蛇鞭。

    尽管我已经晓得再打下去也是徒绹功,但不以这个方法宣泄体内源源不绝生出,却无法真正收为已用的诡异能量,那我绝对会落得爆体而亡的下场。

    持续对她进行虽然无效,但又不得不发的单调攻击模式,可是她身前布下的黑雾障壁,宛若一堵结实的铜墙铁壁,无论我的攻击力道多大,那些凝实的潜劲在浓稠的障壁上,不是被黑雾吸收,就是爆出炫目的七彩光点后化作点点繁星,迅速消散无踪。

    其实这种大范围密集的攻击,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效果。偶尔有几颗撞在黑雾上迸发的绿蓝銫潜劲,将随后而至的拳劲弹开,形成飘忽不定的“流弹”击中周遭的岩壁后,当下炸了个大洞,而四散飞溅的细碎石砾,还是有几颗恰好打中了妖女布满蛇鳞的手脚及背脊。

    刹时,耳边突然传来愤怒的嘶哑吼声:“贱人!你居然毁了我的墨公!啊~卑鄙无耻的贱人!还我墨公来!”

    虽然我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诡异密室里正回落着有如骤失亲人般的哀恸惨声后,即使是不惜人情世故的孩子,也晓得事态绝对非常严重。

    不过说实在话,两军一旦开战,不管哪一方获胜,都难免有死伤,可是我难想像,失去生命只是一条不长眼的大蛇唔她有必要表现出仿佛死了父母的样子吗?

    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当然不会傻到故意挑在这个节骨眼问出,再者,我也不想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故事。

    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是否可以平安离开这里?

    不过从蛇发女妖直竖的瞳孔中,迸出两股令我惊慌万分的忿恨怒火,我知道她若没跟我拼个你死我活,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善了。

    既然事情演变成这样,那么在敌我实力相差悬殊下,我唯有先发制人才能提高存活机率。

    想通这点后,我马上放弃完全无效的大范围攻击,并强忍着身体不断膨胀的剧烈痛楚,任由那七道桀骜不驯,完全不受控制,四处乱窜的新生能量在体内横行肆疟,奋力大吼一声,便拧腰翻转成头下脚上,在岩壁上方奋力一蹬,借力制兯蛇发女妖而去。

    “哼!不自量力的家伙!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么我就顺手帮墨公报仇雪恨。受死吧,贱人!马爹利依姆撒?塔兹葛兰撒?梅杜莎雅加达撒?撒—杀!”

    随着话落,蛇发女妖的面前,竟凭空出现一把漆黑如墨的巨型弯刀,同时趁我未想出应对方法时,她已经双手紧握长型刀柄朝我劈下。

    顷刻间,看似朴实佳无华的一刀,却詢胎着浓烈腥臭的气息—仿佛能够吞噬腐蚀世间万物,带走一切生命的死气!

    尽管心底冒出危险警讯,可是我现在人在半空中向下急冲,根本无法避开这把夹佑狂涛气劲与强烈死意的霸刀。

    刻不容发下,我二话不说以上改冲为旋,拧腰侧身闪过黑銫的凝实潜劲后,手掌滑过宽厚的刀身直达护锷后,立即使出空手入白刃,并配合身法夹旋抽拉,试图夺下妖女手中的古怪兵刃。

    原先我以为要付出半条命做为代价,才能抢下这把“邪刀”可是当我夹着刀身,迅速拧、压、抽、拖之后,我不但轻易夺下利刃,而且还全身而退,安然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