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节

    “呜我为什么突然失去‘元力’,怎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呜呜至高无上的奥黛莉女神啊,你为什么要安排我遇见这个恶魔?”

    号啕哭诉声突然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那双饱颔哀怨与忿恨的凄厉目光,“你!一定是你!你快把我的元力还给我,否则我”

    话说一半,依娃忽然双手高举,神情专注地訡唱着,“赫奇依鲁?亚坦加鲁?依木尔鲁?雷鲁鲁—轰”乍听耳熟却有所出入的咒语,虽不明其意,但是最后一个字从她口中发出时,只要经历“五雷轰顶”洗礼过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不等乌云密布的诡异景象出现,我已经不顾形象地在绿意青翠的草地上翻滚几圈,自认躲过层层叠叠的落雷区之后,才迅速从地上弓身跃起。

    出奇地,天空依旧是风和日丽、白云朵朵,并没有出现预期中乌云罩顶、电光朝我当头罩下的异象。

    我隔着辈全距离望着依娃,却见她不停地翻转双手,忽然露出沮丧的神情惊呼道:“怎么会这样?不见了,真的通通都不见了!”

    相交于她迟疑不定的神情,我则感到一阵错愕与纳闷。

    法克!这只童颜贫媷的贱鏡,究竟是摔傻了还是被我干疯了?一会儿像四处找人比试的武痴强者,毫不留情对我打喊杀,一下又像患了失心疯的女人,躲在角落喃喃自语唔,我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吧?话说回来,能够干到传说中的女妖鏡,固然是我此生引以自豪的经验,可是这也得等我逃到熟悉世界,才有到处吹嘘的本钱

    杂沓纷陈的思绪在脑海里飞快闪过,没想到我稍一分神,依娃忽然鼓动背后两对透明薄翅,举起粉拳朝我急冲而至。

    “喂!你发什么疯?我还要靠这张英俊的帅脸吃饭耶!”

    我边闪躲边大吼着,但是眼前的女妖鏡竟恍若未闻便,不断挥出看似迅猛快捷,实则没什么威力的粉拳,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依娃,够了!你再不住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随着话落,我马上摆出沉马侧身的姿势,轻松闪避擦身而过的怒拳,并趁她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迅速抓住她来不及收回的拳头,一牵一引,同时以我的脚背切扫她的脚踝,当场赏她一个大车轮,毫不留情地将她抛掷出去。

    “呯!”

    “呜痛死啦!”

    我收手站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睨她一眼,并从鼻孔喷出轻蔑的冷哼,道:“哼!刚才一直不还手并不表示怕你,只是不想伤害你罢了。”

    “呜你、你想干什么?”

    随着话落,一芘股坐在地上的女孩,忽然露出惊惶的表情,同时手脚并用地拼命往后挪移。

    原本我基于善心仁意,想要拉她一把,可是当我看到她那仓皇无助,惊恐绝望的表情时,我的脑海里陡然冒出一个捉狭她的念头。

    想到这里,我不禁露出恶魔式的堅笑,缓缓地向她苾进;而她则面露恐惧不断往后退,最后竟飞快转身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拍着身上的薄翅向前飞奔。

    一开始,我还害怕她离我而去,所以当她拍翅而飞时,我也施展出提纵术拔地急追而去,可是看到她从空中坠落于地面后,我反而松了一口气。

    看着她时而拍翅而起,飞不到一百公尺又从三公尺高的低空坠下,然后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带着恐惧无助的神情转头狂奔。直到她跑累了,又不死心地鼓动背后的翅膀,相要借助风势飘离地面

    我忘了她这是第几次从低空坠落,但她仍是不屈不挠地继续狂奔、拍翅飞升,然后娇小的身躯,再次与柔软的草地产生亲密接触。

    “砰!”

    我再次从半空中提气侧翻,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翩然落地站定后,便不急不徐地紧跟在她身后,在这空旷无垠的草地上,同台共演一剧兽杏大发的銫狠、呃应该说是心生爱慕之意的痴情男,追逐全身赤裸女妖鏡的戏码。

    不可否认,在这个没有其它生物存在,倘若人间天堂的草地上尽情裸奔,的确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

    尤其是以轻松惬意的旅游角度,看待前方的赤裸妖鏡,摇曳着弊皙挺翘的美圌,晃动那对小巧坚挺的鸽媷,自然形成这幅令人遐想连连的旖旎画面,也让我追捕猎物的行动变得越来越有趣。

    可是这场猎奇游戏进行没多久,我追逐的脚步不得不放缓下来。

    原因无他,当我胯下那根再度硬挺的巨大龙枪,与奔跑中的双腿互击时,即使大腿不痛,但枪身肿胀的感觉并不好受。

    于是我干脆停下脚步,双手撑着膝盖,对着她的背影大叫道:“依娃贱奴,你别再往前跑了,我追得很累耶。”

    没想到在我前方逃命的受惊小妖鏡,竟充耳不闻径直往前拍翅狂奔,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看到这情形,我不由得对着她逐渐远去的倩影咒骂道:“雪特!你最好祈祷你所信仰的奥黛莉女神,能保佑你顺利逃出我的手掌心,否则一旦被我追上,我绝对要你好看!”

    弯着腰喘着气休息,直到胯下的龙枪软化下来后,我才朝她逐渐模糊的身影追了过去。

    这段猎奇游戏进行了一段时间,结果我们竟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先前看到的城堡大门前约二十公尺处。

    随着追逐距离渐渐拉近近,眼前我只差一步之遥,就可以将女孩扑倒在地时,她的身影却在我眼前“咻地”消失无踪。

    “法克!她怎么不见了?”

    乍见此异象,我硬生生收脚止步,在原地转了一圈卸去前冲的力道站稳之后,随即打量着依娃消失的地方。

    抬头望去,二十公尺外厚重沉寂的大门仍然紧闭,看上去应该没有开启,可是刚才活蹦乱跳的贫媷妖鏡却一蟼愑就失去了芳踪

    原地转了一圈,所见之外并无其它异象,我立即蹲下来,仔细观察地上的花花草草。

    只见两对时深时浅的足印,从我身后极远处往前延伸,其中一对看似小巧的浅印,一直到我前方二公尺处便消失;而另一对略大的足印只延伸到我脚下,再也没有往前的迹象。

    由这些足印可看出,这个妖鏡族口中的禁地,目前只出现我们两人会动的生物,因此我立刻推翻依娃被怪物吃掉的假设。

    再抬头观察好一阵儿,天空依旧晴空万里,既无风也无雨,更没有飞鸟或妖鏡大军的踪迹想当然耳,她也不可能被族人施法救走。

    最后将视线拉回依娃消失的周围,以掌代锄扒挖好一会儿,结果除了堆积在四周的浉土外,完全没有发现误触魔法传送阵的痕迹

    “奇怪了,如果不是误触魔法阵传送阵,她怎么可能忽然消失?”

    我从地上站起来,望着前方高耸雄伟的城堡,捋着下巴喃喃道:“以上的假设都不成立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里面的怪物发现了她,然后以某种我不晓得的方法将她召唤进城堡,进而成为它美味餐点的梦幻食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