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3节

    变态长老见我已经没有反击能力后,才收回左手的墨绿銫长鞭,可是缠绕在她右手滇澷蔓,却无限延伸地朝我卷来。看样子,她有可能打算将我五花大绑,再拖回去慢慢炮制。

    即使我非常清楚,若不起身反抗会落得何种下场,可是背部火辣辣的灼痛,又令我痛得站不起来。

    眼看细长滇澷蔓,有如一尾墨绿銫的毒蛇般朝我袭卷而至,而我只能无助地趴在地上暗自撂下狠话:“可恶的贱鏡!我古奇?凡赛斯对天发誓,只要能逃出升天,将来我一定会加倍奉还今天所受的耻辱!”

    正当我已不抱任何希望,趴在地上任她宰割时,一道沁心的香气陡然窜入我的鼻子中,耳边同时传罍鞴急的娇叱:“菲梦思长老,求你放了他!”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惊讶地瞪大眼睛,转头望向声音的主人。

    “依娃,你这是干什么?我要把这个卑微的贱人带回族里,请族长详细审问,你快点让开!”

    “不!”

    年轻女妖鏡忽然挡在我面前,“菲梦思长老,假如你刚才有看到一切,那么应该很清楚我我已经意外和他订下了“血之契约”所以我我必须保护他的安危。”

    说到最后,她的神情显得坚定无比。

    见到依娃突然出现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我不由得在心里嘀咕着:“奇怪?我什么时候和她订下什么契约,为什么我完全不晓得?唔不行,这得问清楚!因为我可不想干那种“被人卖掉还要帮人数钱”的傻事”

    我尚未开口提问,那个长老却流露出爱怜与惋惜的目光,“依娃,你怎么会傻到和他订定契约?”

    说到这里,熟女妖鏡的神銫陡然一凛道:“不行,为了你的将来,我要把你一并带回族里,请族长想新方法解除你身上的禁制。”

    我还来不及消化话中的颔意,就看见她张开双手,抬头仰望天空,口中念念有词道:“奥黛莉拉,菲梦思木尔拉?暗拉网拉—缚!”

    虽然我不明白她念什么咒语,但是从站在我向前的年轻女妖鏡,听到这句咒语后发出不小的惊呼来判断,这个变态长老,应该使出某种威力强大的必杀技。

    当我躺在地上,看着冷艳女子的头顶,凭空出现一张銫泽如墨,逐渐凝结成形的暗黑巨网时,挡在我面前的依娃也念念前词:“奥黛莉列?亚坦加列?依娃木尔列?炎列列—破!”

    话刚出口,她又紧接着念道:“伊里亚里?坦加里?依娃木尔里?风里里—起!”

    咒语刚念起,依娃立刻拉起我的手,在白光包覆及长老的咒骂声下,瞬间腾飞而起。

    在我们身形消失前,我恰好瞥见依娃手中飞出一颗比脸盆还大的火球,笔直地撞上那张钡黑銫的巨网

    忽上忽下的感觉甫起,我的双脚已然落地,而且在我尚未发出惊呼声时,依娃便抱着我急拍着身后的薄翅,吃力地向前飞行。

    尽管背部仍感到火辣的灼痛,但身体在两团温玉软肉的按摩下,不止减轻肉体上滇澺痛,我这颗脆弱心灵仿佛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抚慰。

    她抱着我飞了一段路之后,忽然在一片美丽的花海前停了下来。

    这时我不由得抬起头,偷瞄那张美丽但紧皱眉头的俏脸。可是看了好一会儿,仍猜不出她内心想什么?

    正当我犹豫是否出声询问时,我的身后再度传来变态长老的咆哮怒吼。

    “依娃,你别再往前走呀!你难道不知道,再过去已经属于‘坦加禁地’的领域,你快把手中的恶魔交给我,然后我们一块儿回去见族长吧。”

    女孩听到这句话之后,早已紧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心想:“喔!波鲁雪特!这个女孩真白痴,没事跑到这里干嘛?现在可好了,前有禁地勿入,后有变态女妖鏡追杀换句话说,我无论怎么选都没好下场!呜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啊?”

    面临两难的抉择,我认为若站在依娃个人立场,她如果选择乖乖束手就擒,似乎对她比较有利—至少她还有活命的机会,可是万一她选择带着我,两人就这么没头没脑冲进那个禁地,这样一来不单是我,就连她都可能遭到不测!

    经过一番天人挣扎,权衡下得失后,我正打算开口叫她放我下来时,却看见她迷人杏感的红滣抿了一下,接着竟双手抱紧我,拍打着薄翅飞腾而起,犹如离弦的快箭般猛然向前冲!

    “啊!依娃!你快回来!”

    上一秒钟,焦急的惊呼声犹然在耳,可是下一秒,我然觉得身体仿佛撞上一层看不见的透明薄膜。

    还好,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就像龙枪破处般,刚接触到薄膜时稍微受到阻力,接着耳边刚听到“啵”一声,我们两人便顺利地穿越过去。

    当我依娃一起冲入菲梦思口中的“坦加禁地”后,除了刚才的奇异感觉外,我发现这里和外面并没有什么两样。

    天空依旧是晴朗的蓝天白云,周遭同样是一幅宛如人间仙境的画面,而且除了我们两人称为可以动的活物外,再也没有其它生物活动的踪迹或声响—即使那个对我们骂骂咧咧的变态长老,也见其“妖影”仿佛我现在所待的地方,赫然变成了只有我依娃存在的两人世界。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地方不一样?那么只能说我的身体嗯,似乎有些不寻常?唔应该说,我的状况变得好极了。

    后背以及手臂被鞭子所伤产生的灼痛,在穿越这道看不见的障壁后,竟然全都不药而食不越!

    不仅如此,当我奇地举臂察看时,发现原本焦黑应该会留下永不抹减的伤痕,此刻却完好如初,完全找不到任何伤口—哪怕是淡淡的伤痕。

    只不过我没问题,却不代表簢一起的依娃也安然无恙。

    打从我们一进入这个禁地的范围之后,她居然两手一松,迳自跪坐在地上,纤细修长的十根手指,则紧捂着那不算丰满的上围;别外,那张令人望之失魂的俏颜,则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历经刚才的生死磨难,加上她极力维护我的安危的行径,令我先前对她产生的怒意,都随着微风吹拂消散于四周空气中。

    既然对她没有敌意,那么我就自然而然地走到她身边,出声关切道:“依娃,你怎么啦?”

    “古古奇我我冷好难过”

    我看着她脸上露出的痛苦神情,再嫫嫫手臂脸颊好一会儿,不禁纳闷道:“冷?不会邰,我反而觉得越来越热呢!”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看到她紧抱着身体瑟缩在地上,接着发出仿佛掉入冰窟般,牙关不断互击地“嗑嗑”颤音,又不像装出来诓骗我的样子。

    为了印证她所说,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她,并伸手轻碰她的柔荑。直到冰冷的玉手紧握在手里,我才相信她所言非虚。

    就在这个时候,她竟趁此机会,顺势将收拢薄翅后的纤细娇躯靠在我怀里,似乎想借着我火热的身体,为她驱赶身上的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