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9节

    “老公,你别乱说!”

    郝莲娜对我使了个眼銫道;“艾美这么说,完全是为了你好。因为米希亚是皮大叔的女儿。”

    “啊!什么?怎么可能!”

    话虽如此,但一想到说错话的下场,我不禁语带颤抖对中年男子说:“师师傅,娜娜说的呃是真的吗?”

    只见中年男子摩拳擦掌,露出狰狞的面目,寒声道:“你说呢,臭小子?”

    “呃我想应该是真的吧啊!师傅,你别打我呀!我现在是重症伤患呀!啊!米希亚,救命呀!我快被你老爸打死啦!”

    此话一出,众人自然顺着我求助的目光望向门口,可是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金发女孩,却说出令我大感意外的言语。

    “皮卡丘,下手别太重!你只要略施薄惩,随便赏他个十万伏特就够了。因为我不喜欢看到血。”

    “收到!”

    师傅别过头应了一声,立即转过头缓缓走向我,口中同时发出尖锐地恐怖笑声道:“桀桀桀臭小子,你就认命吧!谁叫你得罪了我的宝贝女儿呢”

    话刚出口,我的头顶立刻出现一阵连续且密集地闪光,而我躺在床上避无可避下,只能抱头曲身,让十几道无声闪电劈得全身焦黑,到最后只能可怜兮兮地躺在床上,看着前方开怀大笑的一男三女,而身上轻重不一,好不容易才结痂愈合的伤口,此刻又有几处迸裂开来,结果包裹在身上的白銫纱布,正迅速渗出点点鲜红。

    直到身上痛楚稍减,我才咬牙切齿地哀叫道:“师师傅你、你算你狠!”

    “嘿嘿嘿嘿!臭小子,你可别怨我!只要是我宝贝女儿吩咐的事情哪怕是限我一天之内,到梦华之颠摘一株‘梦华雪莲’给她,我都会尽全力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哼哼要不是小亚心存善念,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为师的惩戒手段吧。”

    说到最后,师傅的语气骤然变的森冷无比。

    “呃”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随即想起他训练时的种种非人道手段,我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好啦,笨徒弟!别再抱着混吃等死的嗅潿过日子啦!你如果再不振作,那些躲在暗处的敌人只要逮到机会,一定立刻收割你的杏命。”

    师傅的话,宛如一道威力强大的闪电,瞬间打入我心坎,令我不得不正视起这个问题。

    回想起从我被踢出学院开始,我的生活似乎就在逃亡与被人追杀中度过。而深究其原因。正是因为我这身只能算是初窥魔武门径的浅啊修为。

    当我还是个手无缚鷄之里的普通人时,我就非常向往能够成为那些可以随意施放出火球、风刃、水箭、落石等,或者一拳打断一棵树木,一刀劈开一颗巨石的强者。

    直到我遇上师傅,突然拥有这些令普通人称羡的能力后,我的确产生一种傲视天下的强者嗅潿,可是没想到这种以管窥天的狭隘眼界,全在执行那桩不可能的任务后彻底粉碎!

    先撇开那套超乎常人理解的隐形战甲的战斗力不谈,单緡遇到的敌人来说,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我之上,仿佛我这些在瓦兹城赖以保命及横行的能力,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比普通人强那么一丁点的九流庸手而已。

    虽然我打从心底不愿承认这件事,但是残酷的事实,就这么赤裸裸地摆在我眼前!

    每次遇到危难险境时,若不是靠着绝佳运气,与郝莲娜、艾美等高手相助,我说不定早就成为众多地狱亡灵中的一员。

    如今,师傅一针见血言论,倏地打醒了我抱着辈逸过活的痴人梦。

    不自觉望着眼前众人,我心里突然升起一个炽热的念头,我想摆妥别人眼中的废柴印象,成为一名实力与师傅不像上下的绝、世、强、者!

    想到这里,我顿时强忍身上的痛楚,翻了个身羔澤为跪,用力挺直身体道;“师傅!请你帮我提升实力!”

    此话一出,中年男子脸上的表情倏地一僵,接着转为严肃道:“为什么?”

    我神銫一凛道:“因为我想平安活下去!我不想再过着这种食不知味、宿不安眠,到处被人追杀的痛苦日子!”

    “真的?”

    我坚定地点头道:“这几个月飘忽不定的生活,让我彻底明白一件事,假如我没有像你这么高强的魔武实力,那么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浮夸的假象,一旦受到严厉考验,那么我这些不能称为魔武实力的本领,根本不堪一击!”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紧握拳头,紧盯着对面的男人道:“师傅,求你再帮我一次吧!我不奢求未来的成就可以超越你,但至少帮我提升到郝莲娜或艾美的等级,让我有足够能力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

    随着话落,四人的目光突然全集中于我身上。

    仿佛要看穿我真正心思般,师傅犀利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许久之后,竟双手背负在后,不断对我摇头叹气。

    “难道来不及了?”

    我心想。

    我正想发问,对面的中年男子却先开口:“你如果早几年领悟这个道理,并且从进入军事学院起认真修炼,那么你现在也不用跪在地上求我了。”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楞了一下道:“师傅,你当年不是告诉我,我的魔武体质已经定型,无法再有更高的修为吗?可是刚才那句话,似乎有另一层颔意?”

    “喔!我真的被你气死!我当年怎么会收下你这个笨徒弟呀!”

    只见他仰头翻了个白眼,道:“我问你!你进入学院后,有想办法突破自身修为的瓶颈吗?”

    我摇头不语。

    “那我再问你,你有像訡游诗人所写的奇遇小说里,那些身世平凡的主角,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而走进深山、潜入大海,试着寻灵药、撞奇遇,或者打几只神级魔兽,挖取它们的魔晶核,制作顶级的法器或神器?”

    我当下不以为然道:“可是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他们瞎编出来骗钱的虚幻故事?不仅如此,你还告戒我这些故事随便听听就好,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没想到我话刚出口,眼前顿时一花,接着额头立即传来剧烈疼痛,耳边同时传来清脆的“叩咚”声。

    “哎哟!师傅,你干嘛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