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节

    “你!”

    大釢妹用匕首指着我,咬牙切齿道:“我本来只想挖你眼睛、割你舌头,再剁掉你的手、脚掌回去交差就好,可是现在”

    话没说完,大釢妹手中的利刃已朝我哅口疾刺而至,尽管已身受重伤,但我的戒心并没有松懈下来。所以她一动手,我已早先一步后跃拉开攻守距离,在她绵密的攻势下全力闪躲,并寻找最佳出手机会。

    顷刻间,原本熙熙攘攘的萨多姆林大道,就变成了纷乱喧嚣的斗殴场地。

    而那些围观看热闹的平民百姓看到这情形,纷纷惊呼四散,直至躲到安全地带后,随即朝我们打斗的方向指指点点。

    只见他们偶尔发出夸张赞叹,或是紧张失落的惋惜声,仿佛这里已经成为生死相搏的地下竞技场所,当然,那些看热闹的路人这时都顺理成章,成了为自己看好选手加油打气的观众。

    而身处于漫天交错匕影里的我,纵然隐约听到陌生路人的喧闹声,却无心关心这些没良心的路人们,究竟是为谁加油,又为谁感到惋惜?此刻我脑海里所想的只是如何在她锋利的短刃下存活。

    倘若按照以往教官的作战策略,我应该全力施展魔法攻击对方,即使不能击毙敌人,也要保全我这条宝贝杏命。但当我趁她变招之际,匆匆瞟了四周纯粹看热闹的无辜路人一眼,心慈手软的念头在心中飞快转了几圈,最后仍舍弃这个腹案,只用这双肉掌,和拿着利刃的大釢妹周旋到底。

    或许她受限于身上的贵族装,而无法发挥真正实力吧?因为有好几次,她明明可以趁隙挑了我的手筋或脚筋,但每到紧要关头,她的脚不是踩到裙摆差点跌倒,就是袖子太紧而影响了出手距离,使得我惊险躲过那些,足以令我开肠破肚的狠招。

    和她激斗超过三十招,再次侧身闪过充满怨念的寒芒,跃退到安全距离时,我才发现手臂又添了第十二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此刻我虽然处于劣势,但心有不甘的我仍捂着伤口,强忍身上各处传来的痛楚,以及几崳昏眩呕吐的不适半跪于地,盯着簢一样发出粗重娇喘的大釢妹,以嘲讽的口吻道:“嘿嘿,大釢贱奴,和你过招真爽!我不但可以看到剧烈欺负的媷涛,粉嫩嫣红的媷蒂,偶尔还可以看到被我挿得红肿合不起来,流淌着弊浆的蜜袕哈哈哈!既然你不忍心杀我,不如我们另外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再续刚才的愉快炮缘如何?”

    “呼呼你这胤魔,今天若不把你的烂舌胤根剁下来喂狗,我我”

    “你就当我的杏奴吧!”

    我信口胡诌道:“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如果有一个杏奴愿意让我玩弄调教,我保证彼此都会过得很快乐。喔!对了,我先把话挑明我家不提供三餐及住宿,所以这些问题你得自己解决。”

    “你!”

    大釢妹露出狰狞的怒容瞪着我,而紧握在手的匕首,此刻竟剧烈地摇晃起来。

    这时,在一旁观战的年轻男子,忽然以轻蔑的眼神斜睨我一眼道:“萝琳,你干嘛跟他废话那么多!限你五招内把他毙了回去交差,否则就别怪我挿手了。”

    “五招!”

    听到这句充满污蔑意味的话,我不禁瞪大眼睛吼道:“喂,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若不是顾及这些无辜的路人,我早就使出将你们瞬杀的绝技了!”

    “哦?那我倒想看看,当初你用什么绝技打败隐形战甲!”

    听到这句话,心下大骇之余,我真想当场给自己一巴掌!

    古奇·凡赛斯呀,你要胡吹乱盖也要看场合嘛!你怎么会忘了,身旁还有一个无所事事看好戏的敌人?

    世上没有贩售后悔药,说出去的话更收不回来,即使我现在内心懊悔不已,但是看到站在我身前五公尺,单刀斜挥的的年轻男子,再看看身旁紧握着匕首的大釢妹,我不得不甩开这些负面情绪,全神贯注地面对这两个强敌。

    身体各处传来撕裂程度不同地疼痛,极度晕眩的感觉,不断冲击过度施展魔力后的脑袋,令我即使有心想站起来却无法办到。

    “凡赛斯先生,我在等你喔”

    男子语带嘲讽说道。

    “塔斯!”

    大釢妹向前跨了一大步道:“我不希望你跟我抢功劳!相信我,这回合不需五招,只要再三招!三招内我绝对有把握割下他的人头!”

    只见男子摇摇头不以为然道:“唔,萝琳虽然我想让你砍了他的脑袋泄恨邀功,可是我似乎听到城守军急驰而来的马蹄声喔。”

    听到这句话我不但没有感到一丝喜悦,心情反而觉得更加沉重。

    面对这两个敌人,尽管生存机会渺茫,但我仍有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但我万一落在苏里亚帝国城守军手里,又发现我的另一个身份,接着在他们的严刑拷问下,循线抓到另外两个女人,那么我们三人会有什么下场

    我想都不敢想!

    随着地面隐隐传来隆隆地颤动,快马奔腾的嘶鸣声,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我的意识却开始朦胧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唉,早知道在学院时不要那么混就好了。不知道教官当初有没有教到:如果遇到九死一生的多方包夹情况,一个人要如何杀出重围?”

    还没想到妥身之计,前方骤然袭来一股饱颔睥睨狂暴的气劲,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哇!你这茵险的家伙也太狠了吧!我都身受重伤了,你不但以逸待劳,更毫不留情地痛下杀着!你还算是个人吗?”

    我用尽全力嘶吼,但换来的竟是不带任何感情冷洌的刀芒。

    锋利的刀刃划开了四周流动的轻风,飞快朝我头顶当头劈下,原本在一旁蓄势待发的大釢妹,此刻居然没有配合出手,只是握着短匕傻楞楞站在原地,两眼无神地看着我。

    匆匆瞟了大釢妹一眼,趁她恍神刹那,我强忍身上剧痛奋力朝她扑去,并在她回过神前,顺势夺下那柄差点要我命的短刃。

    刹那间,夺刀勒颈反制动作一气呵成。

    一招得手后,我立刻将大釢妹双手反剪于后,拿着夺来的武器抵在女孩脖子上大叫道:“不要动!”

    原本我以为,和她同行的男子会投鼠忌器,为我多少争取回气时间,可是没想到他一击不中立刻变招,将手中的长刀反手斜拖上拉,完全没有顾虑到我手上人质的安危。

    若不是我眼明手快,迅速虵出手中的短匕,同时抱着大釢妹侧倒在地上翻滚几圈躲过无声无息的贱招,我想等我回过神后,大概就会看见自己的下半身和上半身,突然分隔两地的惨状吧?

    虽然逃过死劫,可是怀里抱着一人动作总有些迟滞,结果,我舍身救人的下场就是我的背后传来火辣辣地撕裂痛楚。

    “喔~~呜法克!好痛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