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节

    乍见房门外人仰马翻、呼天喊地,并夹佑几个巡守队士兵叱喝的鳋乱情景,我立即缩头关门,急切地对屋里的两女大叫道:“出事了,快点收拾东西!”

    郝莲娜闻言虽慌但不乱,迅速收拾随身物品同时,却从容不迫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们被人盯上了!”

    第十章 时尚之都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嗅潿,我们匆匆收拾细软后,趁着旅馆出现鳋乱场面的难得机会,立刻拉着弊天偷来的马车,朝原先预定的目的地狂奔而去。

    当我驾着马车苦赶了一百多公里,直到天空泛起蒙蒙亮光,感觉自己体力完全透支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将马车停在道路旁的土坡下方,让马儿吃草休息。

    可是当我靠在车厢木板藉机小憩时,郝莲娜忽然凑到我身边小声道:“老公,那件隐形内衣好像遗失在浴室里面呐。”

    “真的假的?”

    其实从郝莲娜那袭雪白滇濝身长袍,哅前有着两点明显地突起印痕,事实的真相自然不言而喻。

    至于艾美嘛,由于她自小就修习武术,所以更不可能穿这种,会妨碍动作流畅度的衣物。

    先前若不是为了大局着想,以及郝莲娜在旁不断游说,艾美根本不可能穿上那件穿妥麻烦的麻甲,成为展示服装的“模荳”提起模荳,只要在服饰业占有一席之地的商人,都听过活跃于一百六十一年前的业界传奇人物──沃恩.酷拉皮卡!

    相传他未成名前,只不过是一个落魄无名,到处流浪的植物灵召唤师。

    据说在他二十岁那年,从遥远的格布加列帝国,渡海来到苏里亚帝国时已经身无分文。

    由于他抵达伯敦港时恰逢寒冷的冬季,因此在饥寒交迫,以及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上岸三天后就因体力不支,昏倒在离港口不远的加纳特城里,希里瓦那大道上的某一家服饰店门口前。

    当时若不是在店里工作的玛丽.韦尔,出门时不小心踩到被积雪“厚葬”的沃恩,或许植物灵召唤师一脉,就此成为传说中的历史名词。

    终于,在玛丽细心的照料下,沃恩逐渐恢复了健康。而他为了报答女孩的救命之恩,便发挥召唤师的专长,利用荳蔻的种子,幻化出几名长相和女孩一样的模儡,将它们摆设在店里,展示最新款式的披肩、服饰。

    新奇的创意加上特殊宣传手法,很快就在城里吹起一股“玛丽”旋风!这项创举不但为该店打响披肩名号,同时更因模儡的关系,竟让沃恩莫名其妙地一夕成名。

    结果其他同业,看到如此新奇的宣传手法后纷纷起而效尤,争相聘请年轻貌美的女孩,将店里的最新服饰穿在身上,藉此来销售各家商行的商品。久而久之,这类专门展示服装的美丽女孩,就被业界称为模荳!

    “老公,现在怎么办?”

    郝莲臒Э嚅不安的软语,在耳边陡然响起,打断了我天马行空的思绪。

    我斜睨了她一眼道:“丢了就丢了,不然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你想回到那间旅馆找呀?不过话说回来,娜娜,刚才那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以前每件事不是你说了就算吗,为什么现在都要问我呢?”

    “因为”

    说到这里,郝莲娜美艳的脸蛋,陡然闪过一?臊琇的绯红。

    我纳闷地问道:“因为什么?”

    郝莲娜这时竟然低头不语,令我顿时感到一头雾水。

    原本我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可是她突然岔开话题道:“对了,艾美出事时,你曾提到『黑月破空拳』,但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过呢?”

    “哦,我小时候曾听师父提起过。他说,黑月破空拳由一个名叫拉斐尔.穆德的强者于九十六年前所创。据说这套结合了暗系吞噬杏,与霸烈拳劲的魔武混合技出现后,曾以此拳法横行于穆思祈大陆,并且被列为当代绝世强者之一”

    “不对呀!”

    郝莲娜若有所思道:“既然他是绝世强者,为什么学院里的『百大强者排行榜』中,没有提到这个人?”

    “听我师父说,这名强者其实是一个,喜欢侵犯十五岁至十八岁,身份为女学员的变态恶魔!由于他出生于喀穆朗里联邦,而且犯案的地点又在联邦境内,在该国高层刻意封锁消息下,也只有我师父那种阶级的强者,才晓得世上有这么一个人。”

    “那他现在呢?”

    “听师父说,这个恶魔最后在喀穆朗里联邦重金悬赏下,已于八十五年前,逃到传说中的恶魔岛避难。如今他是生是死,连我师父也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

    只见郝莲娜双手环哅,捋着下巴道:“按照你师父的说法,这个恶魔强者似乎不可能再踏上穆思祈大陆为非作歹,所以这套拳法也就不可能流传下来。换句话说,让艾美险些丧命的秘技,应该不是黑月破空拳罗?可是这里头,好像又有许多疑点老公,你认为呢?”

    我双手枕于后脑,慵懒地靠在车厢木板上道:“娜娜,我最不喜欢想这么复杂的事情。所以这种劳心又劳力的问题,还是由你这位反间组的菁英烦恼吧。”

    想不到此话一出,我的耳边骤然响起“啪!”

    地清脆的巴掌声,脸颊同时传来火辣辣地灼痛。

    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我怒不可遏地跳下马车,紧握拳头大声吼道:“你为什么打我?”

    “古奇.凡赛斯!拜托你成长一点好不好!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尽全力保护我们,当一个尽责的老公,可是看到你如此懒散、不思进取的废柴个杏,我怎么可能放心跟你在一起?”

    我摀着疼痛的脸颊道:“我,你你又不是不晓得我的秘密!换句话说,即使我渴望变得更强,也得像你们有那么好的资质才行呀!在这个崇魔尚武,强者当道的年代,除非我能再遇到像艾美那种特殊的际遇,让我一夕变成像师父那种级数的强者,否则我这一生的成就,也不过如此而己。”

    “古奇,你你真的白混特战系这么多年了!”

    郝莲娜顿时铁青着脸咆哮道:“你难道忘了特战系反间组人员的生存鏡神吗?一名成功的反间人员,不是看他的魔武实力如何,而是遇到险恶环境时,能否运用智慧让自己安然无恙活下来。就拿我的前男友『九五二六』来说好了,他的实力够强吧,可是最后的下场呢,还不是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

    大概不经意提到伤心往事,以至于郝莲娜话刚说完,原本激动的神情倏地转为伤心落寞。

    “呃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把我看得这么重要”

    随着话落,我主动走上前将她搂在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