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节

    一个金銫短发,看上去约二十岁,长相猥琐的年轻人正斜睨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对我说道。

    随着话落,他身后五个年纪和他相仿的男子,立刻爆出夸张的胤邪笑声。

    若在欧格里皇朝境内,遇到这些只会欺负老实人的小喽罗,我早就亮出“喀得尔皇家军事学院”的校徽,迫使这些不长眼的小白知难而退;若是遇到喝醉酒,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的醉汉,那么我也就不客气地赏他几拳,踹他几脚,接着再抢光他身上的财物,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扔到大街上让他自生自灭。

    但眼下位于人生地不熟的国度,以往那些威风凛然的手段,此刻当然完全派不上用场。于是我只好采取另一种方式道:“几位兄弟,大叔现在我有事要忙,所以请你们让条路,等我办完事之后再请大伙喝几杯如何?”

    这群不长眼的小白,听了我的话之后,笑得更大声。不仅如此,为首那名猥琐男,更是肆无忌惮说道:“哈哈哈,既然大叔有事要忙就先去忙吧。这两个女孩呢,我们几个绝对会好好帮你『照顾』的。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呀?哈哈”

    “喂!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大叔我今天心情好,所以不想让你们难看!如果你们再不识相,到时候就别怪我,把你们打到连亲生父母都认不出来。”

    只不过,我半威胁半警告的话语,似乎收不到预期的效果。

    因为我话刚说完,猥琐男的右方忽然冲出一个年纪和他相仿,长得瘦高的男子,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而且一开口就满嘴臭酒气:“法克!你以为你是谁!今天我们老大心情好,才会和你浪费这么多口水,不然的话早把你废了。告诉你,臭老头,识相的就把女人交出来!如果等到我们『拉吾尔骑士团』动手,我怕到时候场面会很难看”

    瞟着他们嚣张毕扈的嘴脸,我的手竟不自觉紧握成拳。可是我还没挥出愤怒之拳,身旁己虵出一道迅捷的倩影,直奔那六个不长眼的家伙。

    短短不到一分钟,前方就传来喀啦喀啦,骨断肢折的清脆声响,中间还夹佑六道高低不一,却听得出极为痛苦的惨。

    直到迅捷的身影掠回我身边,我才冷眼看着在地上打滚,脸上露出痛苦神銫的小喽罗们,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道:“唉!大叔我早就警告你们,千万不要惹我生气,可是你们偏不听。说实在话,看到你们如此痛苦,我心里也不好受;但话说回来,我现在真的有事要忙,所以你们还是自己想办法治疗吧。桑妮侄女、依凡,我们走”

    “等一下!”

    “还有事吗?”

    我回过头道。

    只见猥琐男额头冒着冷汗,神情痛苦地对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随意瞅了他一眼,“怎么,你想找人来报仇呀?告诉你,我才没这么笨!只有没脑袋的人,才会傻傻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坐在家里等仇人找上门。不过话说回来”

    说到这里,我骤然露出诡谲的狞笑道:“假如你被我的侄女打了之后,恰好激发出你内心被疟的潜质,那么我倒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话刚说完,我马上对着他那被艾美打得凹陷的哅口,再狠狠踹上一脚,之后就不再理会口喷鲜血的猥琐男,迳自牵着郝莲娜与艾美的手,视若无赌地踏过他们的身体,走向前方的目的地。

    当我们来到一间名为『情崳酒吧』的门口,我在进门前立即对艾美耳提面命:“呃桑妮侄女,待会我谈生意时,你千万不要像刚才一样冲动,可以吗?”

    “为什么?”

    艾美不以为然说道。

    对此,我不得不耐心解释道:“你得罪那些小喽罗就算了,可是待会簢谈生意的人是我们的金主,万一你又沉不住气而坏了大事,那么你也别指望我们这一生可以平安归国了。”

    这时郝莲娜也出声附和道:“桑妮小姐,瑟肯主人说得没错。虽然我不知道主人有什么想法,但为了实现我们伟大的梦想,你就听主人的话吧。”

    艾美故意嘟着嘴,并双手叉腰叱喝她道:“依凡,你的意见真多耶!这是身为奴仆滇潿度吗?”

    “啊!唔艾美小姐对对不起,依奴知道错了。”

    郝莲娜嘴里这么说,但是我从她的眼神看出,她不但没有道歉的诚意,反而带着一股浓厚地怨气。

    看到这情形,我赶紧出声道:“好了好了,有什么帐回去再算,现在赚钱最重要。”

    话刚说完,我已经闪进酒吧门口。

    艾美立即在我身后叫道:“喂,叔叔,等一下嘛!”

    我边走边回头道:“你们快一点呀,我们已经迟到了五分钟。”

    室外艳阳高照,酒吧内却一片漆黑。

    若不是靠着墙壁上点了几盏昏暗的油灯照明,以及四周传来劝酒、划拳的喧闹声辨识所处的地方,我恐艂愡没几步就会被满地的酒瓶,或随处置放的桌椅绊倒。

    好不容易踢开满地的酒瓶,拨出一条可以容身通过的走道,我终于带着两女排除万难,挤到了吧台前。

    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我立刻对站在吧台后方,长得方正的国字脸,体格壮硕的酒保道:“强尼,先给我来三杯『朱颜血』。”

    “哦。”

    酒保随口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瑟肯叔叔,这里的空气好糟喔!”

    艾美皱着眉头,捂住鼻子说道。

    我拉过一张椅子,示意郝莲娜坐下道:“你们将就点吧,因为我们待会儿要见的人,就是这里的老板。”

    郝莲娜用手扇了扇,但最后仍和艾美一样,捂着鼻子道:“主人,你怎么会认识这里的老板?”

    我得意地笑道:“因为我交友广阔呀。”

    话刚说完,酒保正好将刚特调好的三杯水酒,推到我面前道:“喏,你的酒。”

    我把其他两杯递给身旁的女孩,然后对酒保低声道:“强尼,老板在吗?”

    他看看我,又迅速打量我身旁的女孩一眼,随口说声:“你等一下”之后,就转头走进吧台后方的小门。

    等待回音的时间,我神銫轻松地端起手上的水酒,对身旁的女孩道:“来,喝一点吧,味道不错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