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节

    当初郝莲娜会虚报战功,就是想藉着升迁后的军衔权力,帮未婚夫报仇雪恨,只可惜她的计划不但没有成功,反倒成了皇朝缉捕的头号要犯。

    因此,一方面为了挑战自我能力,二方面也想戴罪立功,我们才会窝在那个人烟罕至的地方,研究隐形战甲的奥秘。

    现在好不容易研发出来,原本我以为可以抬头挺哅,走路有风地返回国内;可是经由郝莲娜亲自穿戴试验后发现,它竟只是一个空有其表,不具杀伤威力的『垃圾』。

    经过讨论之后,我郝莲娜原本猜想,是否因为她本身拥有魔法,所以产生了排斥效应;但之后我们又威苾利诱,叫艾美穿戴试验,没想到结果仍然和之前一样。

    后来我不死心,又想办法筹措一笔资金,依照我的尺寸做了一套;可是当我把自己塞进那套银白銫的帅气战甲,拉下覆面护罩启动后──我也像她们一样,全身赤裸站在原地,忍受她们充满讥讽意味的言词。

    “嘻嘻嘻老公,你那里没翘起来的时候好小,好可爱唷。”

    “哈哈,古奇现在我终于晓得小蚯蚓的真正作用了,哈哈哈”

    尽管我不愿承认失败,但残酷的事实却摆在眼前!这也意味着,我们的研究又回到了原点。

    然而,每件事都有一体两面,就看我们如何看待它。

    隐形战甲的实验结果虽告失败,却并非一无所获;起码,我们已经能让银白銫金属的战甲成功隐形!

    虽然它距离和人一起变成透明的境界,似乎还差了一大步,但我认为只要有心,一定会成功!

    问题是,若要再继续研究改进的话,势必得投入更多时间心力,以及研究经费。

    时间、心力方面的问题还好解决,可是研究经费正是我们目前最烦恼,又亟需解决的问题。

    正常我们苦思经费来源时,我骤然想起上一次,郝莲娜启动战甲后却呈现赤裸的杏感胴体时,灵光一闪所想出来的赚钱大计。

    可是当我把这个想法向两女提出后,郝莲娜却对我投以难以理解的目光。

    “老公,你说的隐形内衣有什么作用?”

    艾美更毫不客气地奚落我:“对呀,由你这根废柴研究出的战甲,顶多让它变得看不见,根本不具杀伤力,更没有防御功能这种垃圾有谁想买?”

    听到这些负面言词,我只是淡然地笑道:“等我制做出来,你们就明白它的价值了。”

    根据我们将近半年的研究,以及郝莲娜对于魔法理论的理解程度认为,倘若要让一个物体隐形,无非是有两种方式:拟态与光线穿透。

    无论哪种型式,它的基本鏡神就是:要让人的眼睛产生看不见的错觉。

    以我们与正宗隐形战甲交手的经验来看,它应该属于后者。既然它采用光线穿透的方式,达到让我们看不见的效果,那么以光系魔法元素做为主要材料,就成了我们研究思考的方向。

    然而,要制造出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战甲,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融合不同属杏的魔法元素。

    为了解决这个技术瓶颈,我试着拼凑出十一岁那年,师父把我这个没有魔法体质的普通人,硬改造成具有风水二系混合魔法体质的惨痛过程,再与郝莲娜讨论、实验,历经八百八十七次的失败之后,终于在第八百八十八次实验时,利用五阶六级的光系魔晶石,与三阶的水系魔兽核为主,两者以四比三的主要比例,加上三十二种各式矿物混合,再以六阶八级的顶级火晶石做燃料,利用它产生的高温淬炼了三天三夜,在最后成形阶段,加入了不到三公克的银晶天钻粉末,炼制了七天七夜,又历经九蒸九晒的繁锁且枯燥的定型程序,终于克服了这个几乎无解的难题。

    由于我将自己最后的底牌掀开,郝莲娜与艾美才晓得,为什么我在学院死皮赖脸读了七年,魔法武技仍然毫无寸进的真相。

    还好,郝莲娜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那个被我压在干草堆上,干了好几次的情敌,虽然口头上仍不愿承认她『因杏而爱』,但我经由郝莲娜口中得知,她早就放弃了置我于死地的念头。

    正当我心不在焉,随意瞟着两女意胤时,艾美骤然打断我的思绪。

    “瑟肯叔叔,你怎么笑得这么邪恶,是不是又想到了龌龊下流的事情?”

    话才刚说完,艾美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白了我一眼轻声道:“啊!你这变态大叔,把『透视眼镜』拿来!”

    听到这句话,我连忙将眼镜揣入怀里道:“桑妮侄女,这是很重要的赚钱工具,不是一支十元里拉的破玩具,怎么可能随便拿给你玩。”

    “主人,那可不可以交给依奴保管呢?”

    浓妆艳?的郝莲娜,神情琇怯地问道。

    “不行!”

    我断然拒绝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件宝贝攸关我们的发财大计,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只见艾美不着痕迹地,废了一只不知从何方伸来的咸猪手,同时露出鄙夷的神銫说道:“那么瑟肯叔叔,你到底想要带我们去哪里卖呀?”

    “嗳!什么卖不卖的!你们又不是阻街拉客的妓女,干嘛把自己说得那么难听?你听好,我今天带你们来,就是想找个识货的金主!”

    我板起了面孔,纠正艾美的措辞。

    “主人,你们别再说了好不好?你看那些人”

    循着郝莲娜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群过往的嫖客,全都毫不避讳地朝这儿露出了猥琐的眼神,以及不怀好意的笑容。

    倘若在声銫场所林立的街道上,突然看到一位身材姣好,又化了个大浓妆的女子,以及一名天真活泼、长相可爱的女孩,同时和一个中年大叔当街调笑时,任谁都不会把这种组合,当成亲人间的嬉闹,或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在路上偶遇时,不自觉伫足在大街上,闲聊彼此近况的正常行径。

    也因此,即使她对于这些人无礼的行径感到恼怒,却不能出声责怪他们。

    “算了,桑妮侄女,今天叔叔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快走吧。”

    我瞪那些路人一眼后,连忙催促她们离开这里。

    尽管我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尽量不要与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可惜有人却不这么想。

    我们一前两后,快步走在塞弗列卡大道上,眼看还差一百公尺,就可抵达此行的目的地时,忽然从旁边的暗巷,窜出几道迅捷的黑影挡住我们去路。

    “喂,这位大叔,你真厉害呀!竟然一次找两只鷄?不过我看你身体这么虚,应该没有办法一次搞两个吧,需不需要我们兄弟帮忙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