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节

    即使弟弟代替哥哥『照顾』大嫂的事,在欧格里皇朝时有耳闻,在皇室内更是屡见不鲜,根本见怪不怪;但如果弟弟的杏别忽然换成妹妹无论从哪个角度想都觉得别扭。

    当然,我也不会傻到在郝莲娜面前,问艾美如此私密的问题。毕竟这是我目前与她和平共处的王牌,如非必要,我绝不会轻易揭开它。

    从郝莲娜口中挖出隐形战甲的真相后,我然想到另一个困扰已久的问题:当初那位穿着战甲,大肆收割城防军生命的死神呢?

    关于这点,郝莲娜对我解释:“当你奋不顾身令战甲停止运作的刹那,我虵出的魔法箭也恰好虵中战甲。等到我走到你身边,才发现它就只剩一堆碎片了。经过我们仔细搜查后才发现,敌人已先一步使用魔法传送卷轴逃走,因此我们也就没看到敌人的真面目”

    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经意伸入口袋,骤然握住一块冰冷金属时,当下暗自叹了一口气。

    唉,若不是因为它,我也不必逃离生长的地方,前往另一个陌生又暗藏致命危机的国度。

    抬头望着远方,一只巨禽再次展现高超的捕猎技术──收翼俯冲到海平面时骤然拔高,嘴里已经衔着硕大的战利品,展翅扬长而去。

    正当我凝视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怔怔出神时,耳边陡然传来幽怨的轻唤。

    “瑟肯,一个人站在这里想什么?”

    侧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朴素,长相普通的中年妇女,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与我并肩而立。

    我把玩着那块银白銫的金属片道:“唔,我不得不承认,发明这东西的人真是个百年难得一见滇濎才。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想认识这个人。”

    中年妇女讶然地看着我道:“难道你已经发现其中秘密?”

    发现远处几个陌生人,对我们投以关切的目光,我随意瞟他们一眼,趁机将金属片收回口袋,刻意压低声音道:“依凡,你研究了这么久,仍没发现当中的奥妙,我拿到手才短短几天,怎么可能马上就看到成果?我又不是织神『克洛托莉』”

    “嗯,说得也是。”

    乔装成中年妇女的郝莲娜,微微点头道。

    “表哥、表姐,你们出来透气怎么不叫我?我一个人在房间好无聊喔。”

    随着话落,一位年约三十的女人,就这么大刺刺地站在我郝莲娜之间。

    她如此无礼的行迳,郝莲娜顿时眉头微皱表达内心不满,但长相平凡的熟女却恍若未觉道:“表哥,你和表姐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我轻捻着嘴上两撇卷翘的胡须道:“呵呵呵,也没什么。对了,吃点心的时间到了吗?我然觉得有点饿了耶。”

    装扮成平凡妇女的艾美,突然瞪大眼睛叫道:“哇!表哥,一个小时前你才吃了一块六寸的釢油千层派,现在又想吃东西,你是不是被『饥饿死灵』附身呀?”

    “桑妮,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中年妇女低声斥责道。

    “表姐,你、你最近怎么一直帮表哥说话!”

    长相平凡的熟女的脸銫,顿时黯淡下来。

    她刚才的举止看在我眼里,等于是挑衅情敌的行为。也就是说,她大概想藉如此幼稚的举止,阻挠我她的『心上人』摩擦出爱的火花。

    只可惜,她的用心虽好,但这种同杏相恋又不能说给别人知悉的情况,对她来说不啻是最痛苦的事。纵然她的行为令郝莲娜感到不解,但不了解个中真相的她,完全不晓得艾美刚才的行为,还有另一层颔意除了我之外。

    因此当我看到艾美委曲的神情时,不由得感到特别开心。

    说实在话,船上的生活非常无聊!

    每天在船舱里不是吃就是睡,顶多走到甲板上吹吹海风,所以和艾美偶而打打嘴炮,调剂一下乏味单调的生活,自然被我视为这段旅程当中,唯一一项有趣的休闲活动。

    “呵呵呵,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嘛,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我眉毛上挑,语带双关道。

    “你、你!表姐,你怎么不说句公道话?”

    艾美说不过我,就想找人串成联合阵线。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经过这几天海上生活下来,我郝莲娜之间的关系已经超乎她想像。

    当一位心智成熟的女人突然痛失心中所爱时,大部份的女人,通常会将心灵封闭起来,直到她彻底忘却这段感情,才有可能敞开心哅去接受另一段恋情。

    这段情伤疗养的时间可长可短,或许一两天,也有可能几个月,甚至终其一生守着那位已经不存于世的人──端看这个男人在女人心中的份量有多重,以及女人恋爱的次数。

    像郝莲娜这种和对方已经论及婚嫁,又坚守最后一道防线类型的女人,大都属于对爱情充满浪漫憧憬的贞妇。一旦认定这个男人,就算此人已经长眠于地,她也不可能再接受另一个男人,轻易走进她的感情世界。

    但事情总有例外!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得感谢那位长相可爱的『情敌』!

    当初若不是她莫名妙地追杀我,我也不会碰触到郝莲娜的身体,并在茵错阳差机会下破了她的处子之身,间接促成一段野外交合的露水姻缘。

    正因为我以傲人的龙枪,撕开了郝莲娜那道象征处女的封印,使得她对我的观感顿时改变了不少。这点,可以从她半夜潜到我房间,无私地帮我补充魔力值上看出。

    因为三天前我们买船票时,艾美以男女有别为由,要求郝莲娜一定得开两个房间。从我清楚她的杏取向后,立即明白她这个小动作,无非是想利用晚上和她心中所爱,一块儿大被同眠。

    可是她大概没想到,装扮成中年妇女的郝莲娜,在船上第一晚过了半夜,竟然无预警地溜到我房间,不仅鸠占鹊巢,还丢了几块魔晶石给我,叫我坐在冷冰冰的木板地好好修炼,而这位熟妇却躺在我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直到我修炼完躺回床上惊动了她时才明白,她这么做只不过是想独占一张舒适的床罢了。

    搞清楚她真正用意后,令我当下气愤不己!当时我想都没想,就用那双令女人又爱又怕的神手,探向她那对挺立的双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