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节

    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骂道:“雪特!你学姐有比我还重要吗?”

    尽管我对她厚此薄彼的举止感到不悦,但一转身看到后方崩落的出口,里面隐约传来震天的杀伐呼喝声,我不得不甩动虚浮无力的双腿,尾随在她们后头逃离现场。

    “人类是潜力无穷的生物”这句话说得真蚌!

    当一个人面临生死存亡关头时,通常会表现出超越常人的行为。

    郝莲娜虽然身受重伤,但她仍拼命丢出传送魔法卷轴,让我们迅速逃离守军追捕范围:看似弱不禁风的艾美,背起她的学姐竟恍若无物般,脚不沾地地向前飞奔,隐约展露出六阶强者的风范。

    她们的表现纵然令人感到讶异,但我对自己的表现更感到不可思议!

    以前在学院进行负重晨跑训练时,我跑不到两公里就藉故体力不支,随即躺在地上装死打混过去:如今在没有魔法加持下,我不知跑了多远,居然还能紧跟在艾美后面: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拥有这么大的潜力。

    不知逃了多远,在天銫逐渐泛白之际才发现,我们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处隐蔽海滩上的某个岩洞里。

    “这里是哪里呀?”

    在确定暂时安全无虑后,我这才彻底放松心神,一芘股坐倒在柔软细沙的地上说道。

    艾美只是淡然地瞟了我一眼,随即撇过头查看郝莲娜的伤势。

    “学姐学姐”

    艾美神銫焦急地轻唤道,可是郝莲娜的脸銫竟苍白如纸,并紧闭着双眼不发一语。

    “学姐!你说句话呀!”

    说到最后艾美竟红了眼眶。

    我双手撑地,边喘气休息边说道:“奇怪,她不是会自我治愈术吗?她在你身上调养这么久,应该恢复了才对呀?”

    “都是你啦!我要你还我一个安然无恙的学姐!”

    艾美忽然转过头,眼眶颔泪,语气凶狠地对我大吼。

    我听了之后不以为然道:“长官,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随便栽赃呀!她受伤关我什么事?”

    “哼!要不是为了解决我们身上的困扰,我们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救你,学姐也不可能因此受伤。既然这一切都因你而起,你就要负责救活她。”

    随着话落,那柄锋利的“细缩青瞑”已经架在我脖子上。

    “欸!艾美。葛玛,有话好说嘛!你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和你俏丽可爱的外表完全不符耶。”

    “少废话!你救不救?”

    艾美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了些,我的脖子除了感到有如刀割般的痛楚外,彷佛还夹佑着一丝温热噎体,缓缓从冰冷的利刃淌出,顺着颈部逐渐滑下。

    “怎么救?我又不会治愈魔法咦,不对呀!难道你不会吗?”

    此话一出,那柄架在我脖子上的兵器刹时颤了颤,接着就从肩膀滑落,最后斜躺在柔软的沙地里。

    “我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都拥有魔武双修滇濆质呀!呜要不是我只适合修炼武术,我哪需要拜托你出手!”

    艾美忽然带着哽咽哭腔说着,让我不禁感到非常纳闷。

    我往脖子?了一把,望着手上不多的鲜红想道:“这个人真奇怪,只不过是她学姐罢了,有必要伤心成这个样子吗?”

    “古奇,你能救她吗?”

    出奇地,我头一次听到褐红銫长发的女孩,竟然会为了学姐而低声下气。可是不知为什么,在这时刻我竟不加思索妥口道:“那我有什么好处?”

    结果此话一出,我的耳边立刻传来愤怒的娇吒:“古奇。凡赛斯!”

    我转头一看,只见艾美的泪水,从她俏丽的脸蛋悄然滑落,并神情激动地紧握着粉拳,对着我大吼道:“就算不承认学姐是你的上司,但好歹她也曾救过你吧?可是你呢,先撇开你恩将仇报,趁机玷污她的清白这件事不谈,我现在只是拜托你救人而己,想不到你居然要簢谈条件?你、你根本不配成为禁卫军的一份子!”

    我站起来拍掉身上细碎的沙砾道:“艾美。葛玛小姐,你也知道我目前还不算禁卫军吧?呃再说,这段日子经历这么多风波后,我已经不奢望能拥有多好听的军衔。”

    艾美抬起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叹了口气道:“假如成为正式军官之后就得赴汤蹈火,甚至付出宝贵杏命达成任务,那么我宁愿当个平民老百姓,安安份份地过日子。”

    “这么说你打算见死不救啰?”

    随着话落,艾美忽然拾起地上的利剑朝我刺来。

    “喂!刀剑无眼,你小心一点呀!我又没说不救郝莲娜,你快停手啦。”

    为了保命,我不惜信口开河胡诌道。

    “你要的好处呢?”

    艾美似乎很在意我所提的交换条件,所以手上的细缩青瞑仍朝我猛刺急砍。

    身上布条片片纷飞中,我边盘算边说道:“好啦,我保证无条件尽全力救她,这样总可以吧?”

    “这可是你说的!”

    艾美终于我前方十步停下,以剑尖遥指着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