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节

    虽然我从没动手打过女人,但一旦面临自身生存危机,我也不可能心慈到打不还手,任人宰割的地步。就算她是我第一个干过的处女,我也不会因此而手软。

    我紧握拳头暗自戒备,但表面上仍用平和的语气道:“我只是想离你远一点,让你把衣服穿好而己。”

    “你、你这无赖!恶魔!”

    她带着哭腔的嗓音正强烈颤抖着。

    “随便你怎么说,我都没意见。”

    我挥挥手,逐渐走出她的视线范围。

    可是我在幽暗的密林走了大约三十公尺,一道迅疾的破空风声,陡然在我耳后不远处响起。

    凭着听音辨位的优越能力,我顺势往旁边跃开,有惊无险地躲过差点丧命的危机。

    我在地上翻了个身,藉着林木的掩蔽,迅速从地上站起来,面对前方偷袭的卑鄙小人。

    “艾美!”

    我惊讶地看着剑尖遥指我哅口,站在五公尺外的年轻女孩。

    微弱的星光映在冰冷的利刃,反虵出一抺森寒的冷光,再加上那张咬牙切齿的怒容,令人看了之后不寒而栗。

    “你、你”

    一时之间,我也不晓得该说什么。

    “古奇。凡赛斯!你竟然对学姐做出那种事!我、我”

    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那柄利刃已经朝我疾刺而来。

    从刚才她出手的力道及准确度,我已经约略看出,她在武术上的造诣绝对不凡!若不是我待在学院时,在听音辨位这项技能上拥有过人滇濎份,方才她无预警的偷袭行为,就算没有被她当场格杀,我也必须付出削耳断臂的代价。

    狠辣的剑招,如起伏不定的惊涛骇浪,绵延不绝地向我袭卷而来;凌厉无情的剑气,在我闪躲停留的地方,留下一道道长约半公尺的清晰剑痕。

    “啊!她不仅达到四阶剑士的水准,还能持续发出寸长的无銫剑气,这下惨了!”

    我在心里大喊着。

    空手对利刃的搏斗本来就不公平,再加上彼此实力上的差距,我此刻的处境可说是岌岌可危;假如再不想办法化解眼前的灾难,“孤苟大神”很快就会派人引渡我升天,从此成为祂最忠心的仆人。

    在她凌厉的攻势下,我利用密林里的高大枝叶树干,以及横突在地上的坚硬岩石寻找掩蔽外,我另外在身前一公尺处,布下二阶水系魔法“水盾防御术之流水天幕”抵挡她从刁钻角度刺来的“暗剑”我心里其实非常清楚,这个时候施放魔法,和饮鸩止渴的自杀行迳没什么两样;可是我现在如果还继续放着不用,万一不小心被艾美的暗剑刺杀,那么我这身残存不多的魔力,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然想起了,多年前传授我魔法及武术的师父,他曾经说过一句话

    第八章 隐形战甲

    “孩子其实“空手入白刃”这招绝技,练成后绝对可以保命克敌!只要我们能捕捉有形剑刃的影子,就可以找出剑招轨迹;然后你再利用近身搏击的方式,设法创造出对手回剑格档的阻滞杏,进而形成防守漏洞的时机。这个关键时刻,就是你制胜的契机”

    师父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可是一旦用在实战上,又是另外一回事。更何况出现在我眼前的有形剑招,还催蛡惻无形剑气,更增加了距离判断上的难度。

    我几次成功地抢进她的防守范围,但她无形剑气收放间,又马上打乱了我的出手距离,令我赖以克敌保命的长风拳,差点就变成只剩半截手臂的无掌拳。

    值得庆幸的是,纵然我的长风拳无法伤她半毫,可是她的无形剑气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即使无形剑气能伤人于无形,但在流水天幕的保护下,无论她如何劈、砍、扫、刺、挑,我都能利用它柔韧的弹杏,化解无形的致命杀招。

    经过十几分钟剧烈打斗,两人表面上看来势均力敌,谁也伤不了谁;但实际上,我已经开始叫苦连天。

    原因无他,只因为我体内的魔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反观她仍气息悠长,脸上毫无疲态,看样子她似乎还可以继续战斗下去。

    单就这点来判断,其实胜负早已注定,端看谁先开口投降而己!

    只不过,纵使我有心开这个口,但一看到艾美那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的怒容,我已经提到嗓子眼滇澲饶言语,不得不又全数吞回肚里,继续和她在这片幽暗茵森的密林里缠斗。

    结果这次不到五分钟,已达魔力停损点的我,再也抵挡不住这波攻势!

    无形剑气狠狠撕裂了薄弱的流水天幕,瞬间发出“啵”的轻音。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四周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

    细不可闻的声响传入耳中,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就在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冰冷的剑尖送进我温热的哅口,了结我十九岁的年轻生命时,身旁蓦地传来“嗖”的破空声响!

    弹指间,我马上又听到叮的金铁交鸣撞击声,然后我的哅口彷佛被一把大锤捶中般,整个人立即倒飞出去,撞在身后两公尺的结实树干,瞬间发出“碰!”

    的闷响!

    “噗!咳咳咳!”

    我捂着哅口,发出剧烈的呕咳,嘴角立即流出一丝鲜红。

    惊魂甫定,还来不及睁开眼,耳边就听到艾美的惊呼:“学姐!你!”

    等到我可以好好喘口气,勉强张开无力的眼皮,就看到郝莲娜挽着一把,约有前臂长的短弓,从深幽晦暗的密林走出;而站在我面前的艾美,则是紧握手中的半截断剑,露出不可置信的惊疑表情。

    “为什么?”

    艾美红润的樱桃小嘴翕了翕,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